首页 > 支付专题, 统计研究, 银行卡 > 中国银联:当垄断外衣褪去之后

中国银联:当垄断外衣褪去之后

2014年11月3日

在我国的银行卡市场中,中国银联的身影可谓无处不在,它已不是单纯的清算转接机构,而已成为一个业务线庞大的支付帝国。面对银联,各方既爱又恨,这一切恰恰源自其垄断之身。不过,目前情况正在发生变化。

内外“交战”

这是注定要发生的一幕,只是比外界预想来得更早一些。

10月29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放开银行卡清算市场,符合条件的内外资企业,均可申请在我国境内设立银行卡清算机构。

尽管相关细则还不明朗,但多位业内人士对新金融记者表示,这意味着中国银联在国内银行卡清算市场一家独大的好日子将要终结,“无论是国内新建机构还是国外银行卡组织,未来都可能冲击银联现有模式”。脱离政策的保护,不少人戏称,银联就此将要“裸泳”了。

中国银联是我国目前唯一的银行卡联合组织,通过银联跨行交易清算系统,实现商业银行系统间的互联互通和资源共享,保证银行卡跨行、跨地区和跨境的使用。而正是得益于这种垄断地位,中国银联就此建立起了庞大的支付帝国。

按照2004年开始施行的《中国银联入网机构银行卡跨行交易收益分配办法》,持卡人在他行ATM机上成功办理取款时,无论同城或异地,发卡行均按每笔3.0元的标准向代理行支付代理手续费,同时按每笔0.6元的标准向银联支付网络服务费。尽管POS跨行交易商户结算手续费针对不同类型商户的收费标准有所差别,但发卡行、提供POS机具和完成对商户资金结算的收单机构,以及提供跨行信息转接的中国银联之间的利益分配比例则保持在7:2:1。

客观来看,中国银联曾为我国银行卡产业发展作出较大贡献,但为外界所不平的是,银联不仅可以获得银行卡组织的收益,还参与线下收单和支付业务等,与银行直接竞争刷卡手续费中的收单收益等。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折射出银联边界不清的身份定位。

由于国内银行卡清算网络只有中国银联一家,这种垄断者的身份也使得银联近年来与其他市场主体的冲突不断爆发,比如早先有商家罢刷银行卡行动、与VISA等国外发卡机构就清算渠道问题“擦枪走火”,之后又与支付宝正面交战、虚拟信用卡被叫停等。

新金融记者注意到,对于打破银联的垄断,外界实际呼吁已久。多位业内专家称,如果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退而求其次,在金融内部解决问题,出路应是开放清算市场,或者拆分银联,或者增发清算牌照。

支付宝的可能

面对支付宝等互联网支付的迅猛发展势头,中国银联总裁时文朝曾对媒体称:“我从来没把支付宝当成挑战。银联真正的对手是国际巨头VISA和万事达。”

不过诸多市场分析人士则称,支付宝势必将成为“第二银联”。支付宝是无可争议的“线上支付霸主”。易观国际提供的数据显示,2014年第二季度中国第三方互联网支付平台转接交易额份额方面,支付宝占比35.25%、银联占比33.54%、财付通占比15.51%;收单交易额份额方面,支付宝占比42.40%、财付通占比19.05%、银联商务占比16.78%、快钱支付占比6.80%。

如果从移动支付层面来看,支付宝的优势无疑更为明显。

数据显示,移动支付交易额份额方面,支付宝钱包占比79.55%、拉卡拉占比7.73%、财付通占比7.34%、钱袋宝占比1.43%、银联商务占比0.48%。其中,银联商务是中国银联控股的,专门从事银行卡受理市场建设和提供综合支付服务的机构。

至于支付宝能否就此成为真正的银行卡组织,易观国际分析师李烨对新金融记者表示,“虽然支付宝在线上与百余家银行进行直联,已经在进行转接清算相关的业务,但真正成为一家转接清算机构,并不像外界想的这么简单,需要遵循一定程序和满足相应条件。而支付宝也要面临与传统金融系统博弈、政策、股东结构调整等多重问题”。

谁主沉浮

银行卡转接清算平台引入竞争机制,李烨认为,商家的手续费将有可能就此降低,从而也减轻消费者的负担。在她看来,线下收单市场手续费分成,发卡行、收单公司和卡组织7:2:1的比例也可能有调整。

采访中,新金融记者多次联系中国银联总部,想就此次清算市场开放对银联的影响以及如何应对等问题进行采访并发去采访提纲,但截至发稿未能得到其回复。

不过从此前银联相关负责人的表态来看,银联已经在着手调整。“二次创业”是银联近来提出的一个响亮口号。按照时文朝对银联的定位,银联不但要成为高效、安全的转接清算服务提供者,规则、标准的制定者和推广者,新业务、新产品的创新者和引领者,境内支付产业各方利益的协调者,也要成为中国支付产业国际化的推动者和实践者。

李烨认为,目前移动支付业务的蓬勃发展和应接不暇的创新支付方式的转接清算问题,也让专注于银行卡收单的银联力不从心。银联必须加强自身的创新,尤其是在移动支付转接清算市场的创新。

中金公司分析员陈健恒认为,移动支付市场目前主要被支付宝、财付通等第三方机构所垄断,但在未来随着近端支付的发展还有较大变数,NFC支付使用的是中国银联的银行卡收单系统,二维码支付使用的是第三方机构的自建系统,两者之间的竞争实质就是银联与第三方机构的利益之争。

“从更深层面来看,随着行业发展的深入,线上与线下支付、支付领域与其他行业领域都将不断融合,对客户支付信息的大数据应用直接决定了第三方支付能否在未来更大的增值市场有所作为,因此支付方式、支付系统的竞争就显得更加重要。”陈健恒称。

而根据平安证券预计,第三方支付行业未来三年增速将在30%以上,移动支付是行业发展的蓝海领域。

新金融记者 韩启

作者:韩启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