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支付专题, 统计研究 > 重构支付格局

重构支付格局

2014年10月24日

来源:数字商业时代

他们在发动一场钱包里的革命,让用户习惯用移动终端去支付、理财,同时更关键的是要把自己的终端品当做唯一的入口。

撰文/覃怡敏

草长莺飞、乍暖还寒的3月,红包已经不再飞,打车市场也偃旗息鼓,但一场关于移动支付的博弈与纠葛却愈发针锋相对、经久不息。

这边厢,阿里巴巴与腾讯两家互联网巨头相继推出手机淘宝生活节、上线QQ钱包,甚至一度双双打算发放虚拟信用卡。那边厢,各大银行继网银之后在不断地推出手机银行、手机钱包等应用的同时,不约而同地下发了“限额令”。

他们在发动一场钱包里的革命,让用户习惯用各种移动支付终端去支付、理财,可他们也都想争夺关于自己的支付入口,“巷战”汹涌。

中国人民银行近期发布的《2013年支付体系运行总体情况》指出,2013年中国移动支付业务16.74亿笔,金额9.64万亿元,同比分别增长212.86% 、317.56%。

对于互联网公司而言,在以支付撬动的万亿市场大盘子之下,谁能成为移动支付的霸主,构建移动互联网的生态,谁才能在下一阶段屹立不倒并可能成就新的蓝海。对于传统银行而言,倘若这次移动支付大潮的命脉最终由互联网公司“把握”,他们或将沦为单纯的支付后台,利益直接受损。

但无论如何,移动支付已势不可当,中国的支付体系正迎来第三次飞跃。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说:“从银行使用ATM机、POS机等自助操作大规模替代之前的人工服务开始,到互联网支付彻底放开时空的约束,这次移动支付将会引导未来支付的新潮流,未来移动支付将会引导整个支付产业。”这场热闹的革命将重构新的支付格局。

第三次支付革命“艰难行走”

无缘无故“被限额”,作家“六六”最近很不满。她才从银行卡里往余额宝转了两万元人民币,再转就被告知不能再消费,每月上限一万元。她当下发微博表“抗议”。

和“六六”一样的一些支付宝用户们不满、不便的背景是,近期四大银行悉数降低了第三方支付的额度。这一专门对支付宝快捷支付的制裁直接令支付宝这个第三方支付的老大“膝盖中箭”。

基于此,3月23日,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在来往上愤而发声:“四大天王封杀,支付宝虽败犹荣,虽死犹生,但决定市场胜负的不应该是垄断和权力,而是用户!”

一天之后,工行结算与现金管理部处长王鈜接受媒体采访时称:2011年开始长达3年,快捷支付一直处于“违法”状态,而银行为此承担了相当法律风险。短期内,限额政策可能招致部分支付机构反弹,王鈜说:“但工行会一直坚持我们的意见,因为这事关客户安全。”

当天下午,来自支付宝清算部的唐俭忍不住向支付宝公关部投了一篇长稿就他的理解做出了详细回应。

前前后后,你来我往,传统银行与第三方支付的交锋令整个事件一度陷入了“罗生门”式的扑朔迷离。而这也成为最近整个业内关注焦点的迸发。3月以来,所有的行业热点都集中在一场由央行开始的对第三方支付公司的“监管”“制裁”上。

央行下发的《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管理办法》《手机支付业务发展指导意见》草案指出,个人支付账户转账单笔不超过1000元,年累计不能超过1万元。个人支付账户单笔消费不得超过5000元,月累计不能超过1万元。

而且,当支付宝、微信几乎同时与中信银行(601998,股吧)携手,宣布要下发虚拟信用卡时,很快,他们就收到了相关方面的一纸“暂停令”。

与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叫停虚拟信用卡一同通知下来的,还有对支付宝、腾讯财付通等二维码支付的暂时叫停。

3月8日,手机淘宝生活节前后,阿里巴巴、腾讯都在下大力气大规模布局“店商”资源,正掀起移动支付的新一轮战役。可走向便利店、商场等更多实体店的他们得通过二维码扫码来进行下一轮“跑马圈地”。

中国支付清算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蔡洪波评论说:“当前二维码的技术安全标准缺失,在支付流程中如何保证二维码的唯一性和交易的不可抵赖性都不完善;而银行发卡是需要面签的,虚拟信用卡从合规性和风险要求上,存在一些问题。”他认为,在社会公众眼里创新被大家需要,但带有缺陷的创新最终损害的还是行业和消费者权益。

与之相反的观点则认为,以上种种不过是第三方支付动了传统银行的奶酪,一时间各方的舆论打成一团。由第三方支付公司掀起的这场移动支付革命行得艰难。

郭田勇认为:“对新兴支付的监管、监管的实施,不能以遏制创新、降低金融效率为代价,更不能成为保护既得利益者的工具。”

支付宝钱包构筑移动围墙

这场移动支付革命正是由互联网公司所主导的。去年11月5日,阿里小微金融服务集团CEO彭蕾在媒体沟通会上首度披露,未来会重点推广支付宝钱包,将其作为独立品牌来发展。自此,也代表着已经在国内发展逾10年却几近停滞的移动支付正式宣告重启蓬勃发展之路。

伴随着支付宝的风生水起,支付宝钱包的用户突破了1亿大关。在PC端,支付宝的注册账户已经超过8亿,这些用户正源源不断地被导入过来。3月20日,支付宝方面更是透露,自今年3月份以来,支付宝每天的手机支付笔数已经达到2500万笔以上。而另根据艾瑞、易观等第三方数据显示,淘宝系在移动购物中占据了50%左右的市场份额,支付宝钱包在移动支付领域斩获了80%的市场。

虽然其移动支付的最大比例仍是来自于手机淘宝,但值得注意的是,几乎所有的移动商户,数以万计的国内小型便利店,几十万辆出租车,甚至也包括Uber这样刚进入中国市场的外来者也都开始选择支付宝钱包。

以“3·8”手机淘宝生活节呈现出全新的庞大生态也进一步辐射。作为一个开放的支付系统,支付宝移动支付也开发了组件开放给微博、高德等几十家手机客户端使用。在阿里的蓝图里,它已经将口碑网、美团网等与大众点评网业务重合度较高的公司收入麾下,同时推出了淘点点、淘宝本地生活,在入股快的、新浪,收购高德之后,阿里正全面拓展O2O战略,将团购、打车、社交、地图、购物等进行有效整合。

如今,支付宝钱包的触角甚至已经进入了绝味鸭脖那样的小店。这个O2O领域的巨无霸形成之后,支付宝钱包将成为最为关键的出口。人们的衣食住行、吃喝玩乐皆可以通过移动支付完成。

而且,除了与“店商”合作形成O2O闭环,抢占移动支付高点外,支付宝钱包内的余额宝也将成为关键的一环。尽管以余额宝为代表的互联网金融也因被监管而放缓,但一位身处在第三方支付领域的业内人士对记者感慨:“在PC时代就占据半壁江山的支付宝进入移动支付时代,早年构建的‘城墙’能很大程度上‘嫁接’成功移动围墙。”

不过,没有任何人可以倚靠围墙安睡,从来也没有屹立不倒的霸主,更何况是一日千万里的移动互联网时代。去年淘宝“双11”证明了无线支付和无限购物的增速远远超过了PC后,马云本人也公开坦承:“现在这个时代,没有任何一家公司可以说高枕无忧12个月。”

去年年底以来,移动支付的应用场景从打车开始蔓延,阿里和腾讯都在不断地拓展自己的移动支付场景模式。

“他钱包”凶猛来袭

支付宝最忌惮的挑战者微信支付已经凶猛袭来。在经历了打车软件、理财通、微信红包热潮的“全民教育”之后,腾讯原来拥有的财付通披上了微信支付的“外衣”开始“出人头地”,成为重新争夺移动支付份额的利器。

3月19日晚,继微信公众账号支付和扫码支付开放后,让众多企业翘首以盼的微信App支付接口也正式对外开放。至此,谨慎开放的微信支付接口的前期开放工作全部完成。

目前微信用户已突破6亿,并且进入了全球240多个国家中的200个。微信已成为移动互联网的最活跃入口,这让腾讯牢牢掌控了移动互联网端社交方面的主动权。没有人敢小看腾讯。在腾讯董事局主席马化腾看来,微信支付的真正“威胁”,源于微信支付并不是一个纯粹的支付工具,它是为移动支付提供的一个完整的解决方案。

IT评论人士洪波指出,支付接口服务向全部服务商开放,创造了一个全新的商业生态模式。

按照腾讯的计划,微信的下一阶段将逐渐覆盖到吃喝玩乐、机票酒店、电子数码产品、快消品等本地化生活服务商品。微信支付将成为微信实现O2O闭环中的重要一环。一旦完成“二维码+账号体系+LBS+支付+关系链”的O2O闭环体系的微信,将建立自己新的消费场景城堡。

而且,在微信支付发力的同时,手机QQ的iOS最新版本也正式推出了QQ钱包。

腾讯近日公布的财报数据显示,去年QQ活跃用户为8.08亿,其中手机QQ用户大幅增长74%。在整合了大众点评、京东商城等系列伙伴之后——未来这两者在移动端的入口和推送均会在手机QQ和微信上线,手机QQ钱包要与微信支付左右互搏以“血拼”移动支付市场。

对于手握手机QQ和微信两大移动端用户流量入口的腾讯而言,在手机QQ钱包上线拥有移动支付能力后,将结合手机QQ和微信两者的优势以及在社交关系链的互补,全面布局移动支付领域。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腾讯推出QQ钱包之际,百度也推出了百度钱包。此前,阿里推出手机淘宝生活节之时,百度糯米也推出“随便退(款)”,攻城三八节。此次,百度钱包将携百度云生态向移动支付市场全线进攻,并同步向传统产业进军。移动支付成为BAT角力的主战场。巨头们不仅在用户数的增长上互相较量,更是构建各自的生态系统轮回博弈。

此外,网银之后,“指尖上的银行”已经在为银行开拓新的疆土。中国银行江西省分行银行卡部负责人陈国辉说,“面对变革的最好办法就是变革”。

如今各大银行本身都在加强“防守”,关于银行的各种手机客户端层出不穷。手机银行即可直接支付转账、购物;轻轻摇晃一下,便可查询账户余额,查看贵金属、外汇行情以及附近的营业网点;站在印有银行广告的橱窗画前,用手机银行的功能扫扫二维码,便可以轻松进入理财体验。

北京银行(601169,股吧)对移动支付的重视就令前不久去办理业务的一位用户非常触动。当她来到柜台,业务员非常主动地询问她是否需要办理手机银行业务,从下载App,到激活成功,业务经理全程代劳,并在申请单上标注了业务经理的编号。“看起来,这成为了他们的考核指标”,这位用户感慨。

毫无疑问,未来移动支付的场景会越来越多,潮流难以逆转,用户习惯养成和对模式的追逐也会成为一种创新手段。反观国外,移动支付市场也激战正酣,谷歌钱包、电信业的Isis、PayPal都使出浑身解数。在这场关于钱包的热闹革命中,各种较量、博弈才刚刚开始。

国内的移动支付压力与风险时刻存在。但可以预见的是,“未来支付终端会进一步虚拟化和离散化;账户规模日益庞大,集中管理能力不断增强;产业链分工将日趋专业化和精细化。”郭田勇如是指出。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