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支付专题 > 当潮水退去 谁还在坚守比特币

当潮水退去 谁还在坚守比特币

2014年10月16日

来源:网易科技

“恰好今年出差比较多,都没怎么关注行情了。” 比特币的资深玩家、在泡泡网做电脑硬件评测的孙敏杰告诉网易科技。时下,比特币受关注度下降了不少。

自今年6月以来,比特币价格在小范围的起起伏伏中整体呈现下跌趋势,并且下跌速度有逐渐加快之势。数据显示,比特币价格从每个4000元跌至3000元用了3个月时间,而跌破2000元只用了一个月时间。截至记者发稿时,比特币价格小幅回升至每个2413元左右。

行情低迷,比特币交易圈的活跃度随之下降。按照深圳比特币论坛发起人申屠青春综合比特币QQ交流群和比特币交易平台的数据统计,高峰时比特币活跃玩家大概有20—30万人,现在差不多只剩2—3万人了。“线下一开会,翻来覆去都是些熟面孔。”申屠青春告诉网易科技。

比特币,这种2009年诞生的基于密码学原理生成的数字货币,从最初的一文不名,币价曾一度飙升到每个8000元人民币,并在2013年创造了许多屌丝逆袭的暴富神话。比特币的信仰者,曾经一度乐观地认为比特币可以改变世界货币体系。

喧嚣过后,比特币圈子正在悄然发生变化。

现状:“越来越集中”

2009年以来,比特币渐渐形成一个生态圈,从生产到应用,有卖“挖矿机”的,有“挖矿”的,有交易平台,也有致力于比特币应用开发的。

币价下跌,压垮了一些小“矿主”。

赵国峰在鄂尔多斯拥有13000台矿机,是中国10家左右最大的矿场之一;据其观察发现,今年小矿主明显减少了,剩下的都是一些比较大的矿场。他向网易科技解释,因为小矿一般规模比较小、机器少,挖币的场地和电费等成本都比较高,币价下跌,小矿难以承受,“一般拥有30台以下矿机的小矿都淘汰了,现在生存下来的至少也是有50—100台矿机的。”他说。

相反,一些大矿正在抓紧机会扩大规模。赵国峰告诉网易科技,现在做大的矿场大多是在芯片或者电费方面有成本优势的。“目前规模最大的矿场有三家——阿瓦隆、比特大陆、Asicminer。他们原来都生产矿机,现在也挖矿,由于省掉了购买矿机的部分成本,所以他们有一定优势。有的大矿则是可以拿到廉价的电。”赵国峰的矿目前还计划继续扩大。

“现在挖矿越来越集中,比特币主要的算力都在国内,大概能占到50%左右。”赵国峰告诉网易科技,矿场大多集中在内蒙、四川、东北等地,这些地方有成本优势,有的电费较低,有的天气比较冷,能够节省矿机因需要散热而消耗的电费。

同样的趋势也体现在比特币交易平台上。一些小的交易平台,如GoXBTC、FXBTC等于今年陆续关账,而在2013年5月正式上线的比特币交易平台OKcoin,目前已经成为国内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之一,整个团队已经发展到150多人。

OKcoin副总裁、联合创始人何一向网易科技表示,OKcoin计划在一年内将团队扩张到500人。“我们希望借这个机会能够把市场做大,有一个1000平米的新的办公区正在装修。”她说,OKcoin还希望拓展海外业务,OKcoin国际站已于新加坡注册,并于今年7月上线。

未来:跨境支付?

在应用方面,几乎每一位受访者都向网易科技提到,比特币未来的应用在跨境支付。清华大学博士生、比特币基金会终生会员韩锋是比特币圈内公认对比特币比较有研究的学者。韩锋认为,跨境电子商务领域全球竞争已经开始,但是跨境支付是个难题。一直以来,跨境支付渠道都掌握在国外金融企业如Visa、Master手中;通过这些方式支付,一般有5%的手续费,1—3天甚至7天才能到账,还面临资金冻结的风险;而比特币可以实现瞬间到账,发送一笔比特币无论数额大小,仅需支付0.0001比特币约合0.3人民币的手续费,比用其他货币支付划算得多;并且,其没有转账金额上限,不受任何机构或企业控制,只要互联网存在,比特币就不存在宕机或被关停的可能。

目前,已有创业企业在致力于跨境支付平台的探索,如Blockpay和币丰支付。Blockpay联合创始人徐义吉告诉网易科技,目前BlockPay已与国内最大的跨境电商平台之一大龙网正式签订战略合作协议。经双方协商,大龙网在旗下网站上开通BlockPay比特币支付渠道,BlockPay为其提供比特币跨境支付解决方案。同时,Blockpay与跨境电商Focalprice、米兰网的合作也已经谈妥,目前正在进行对接。“其余还有几家,我们正在谈。”徐义吉说。

其他比特币应用的利好也在不断传来。今年7月,Dell宣布开始接受比特币支付。9月,全球第二大在线支付网络Paypal宣布,北美销售音乐、游戏、铃声等数字产品的商家,可以通过Paypal接受比特币付款。Paypal已与Coinbase、BitPay和GoCoin这三家领先的比特币支付公司进行合作,对比特币进行有限度的支持。2013年12月5日,央行在其网站宣布比特币在中国为“非法货币”,并且联合四部委发出《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要求各金融机构和支付机构不得开展与比特币相关的业务,并提醒公众不要参与炒作。这使得比特币在中国的应用受到政策限制,但是国外传来的利好消息仍然鼓舞着比特币的追随者们。

“我们之所以仍然愿意相信比特币,就是因为它实际上能够提高资金流通的效率,这是它的价值所在。”在位于北京上地东路颐泉汇三层的办公室里,OKcoin创始人徐明星显得相当淡定,“我们对比特币的信仰在于它的类似于黄金的特性,这是由数学算法来保证的。”

火币网CEO李林认为目前的局面对比特币来说,未必不是好事,这样投机炒作的用户越来越少,而且这一年生态链渐渐成熟,应用也越来越广,这一年围绕比特币的创业投资规模也有增长,“以前百万级的居多,今年很多上千万的。”他说。

此外,壹比特、巴比特和洋洋访谈等国内专门关注比特币发展的媒体已然开始蓬勃生长。壹比特已经出了四本关于比特币的专著,其联合创始人高航告诉网易科技,壹比特目前打算每年出一本书,同时已经与中科院上海计算所合作成立“数字货币技术研究中心”。

“我并不认为比特币是最完美的数字货币,妙就妙在比特币目前已成局,它短期内不会消失。除非有更好的数字货币代替它,否则它会一直被认可。我相信在几年之内,比特币能够有很好的应用。”韩锋说,并且补充道:“其实不用把它看得太好或者太坏,它就是一场社会实验。”

退出者的另一种声音

但是,所有这些对比特币的追随,在已经从比特币交易市场中全身而退的端宏斌来看,都只不过是深陷在比特币的骗局中不能自拔。

34岁的财经专栏作家端宏斌是国内最早的一批比特币玩家,他从2011年6、7月份开始投资比特币。2012年,端宏斌看好比特币走势,想出新招———成立全国首个比特币对冲基金,一跃成为比特币圈内的“大神”。

但是,今年2月,全球最大的交易平台Mt.Gox破产之后,他就完全退出了比特币交易。“我的逻辑很简单,万一出了问题,那么多钱我怎么还人家。”端宏斌对网易科技坦言,从那以后就对比特币彻底没有什么想法了。

端宏斌认为,比特币是个庞氏骗局,因为它必须依靠发展下线来维持价格,大多数人买比特币是因为认为它会升值,而不是因为比特币本身的使用价值。即使有商家表示愿意接受比特币支付,那也是一种“作秀”,因为声称愿意接受比特币,就有媒体愿意报道,等于是换一个廉价的广告。

他喜欢用“比特币蓄水池”理论来解释比特币的运作方式,他的推理如下:

出水口一:各种交易费用

这很容易理解,比特币挖矿需要投入,比特币交易所需要投入,比特币网站需要投入,这些都是摩擦费用,而且是无法省去的。随着整个系统的日渐增大,摩擦费用会越来越高。

出水口二:资金离场

张三玩比特币,2天就赚了30万,于是张三用这30万买了一辆新车,开着真威风。

唯一的进水口:新资金进场

李四听别人说比特币可以暴富,于是他把省吃俭用准备买房的首付款30万,投进了比特币交易所,可是投进去之后就套牢了。

比特币不同于股票,股票的背后是公司,就算交易所关门大吉,只要这家公司还在持续盈利,你就不用慌。比特币本身不会产生任何的现金流回报,随着各种应用接连被封,比特币本身的内在价值正在逐渐降低,但是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要有下家入场抬轿子,只要有足够的下家进场,你就不用担心。

比特币圈里的人很讨厌端宏斌,他们称他为“比特黑”,就是黑比特币的人,觉得他是因为没在最高点时赚到大钱而对比特币“由爱生恨”。

2013年7月28日,端宏斌在微博上留言:“历史总是很有趣,两年前,我一直在和别人解释,为什么比特币不是个庞氏骗局。但现在呢,我还是要跟人解释,为什么比特币已经变成了一个庞氏骗局。两次,都没人听我的。”

分类: 支付专题 标签: ,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