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理人, 行业资讯, 运营管理 > 汇丰银行的变与不变

汇丰银行的变与不变

2014年9月29日

文/大卫.艾尔敦(David Eldon):汇丰银行亚太区前主席,普华高级顾问

译/吴卫军 吴洋波 郭蓉 普华永道中天会计师事务所

—— 从马特.泽伦的游泳裤说起

这篇文章来自汇丰银行亚太区前主席大卫.艾尔敦(David Eldon)先生在汇丰集团于2014年4月8日举办的“汇丰集团人才队伍建设”主题晚宴上的演讲,部分微信群已有流传,经译者——普华永道中天会计师事务所吴卫军先生征得演讲者本人同意,首次正式发表于本刊。

在走上演讲台的时候,大卫.艾尔敦先生令人惊奇地手拿一条泳裤,他风趣地说:“我希望大家不要介意。我此时是真的找不到其他合适的地方来挂这条游泳裤了。但我很快要用上它的,等一会儿,就在今晚。”说完,大卫.艾尔敦先生就把游泳裤挂在了演讲台上并开始了一场富有深意的演讲。

大卫.艾尔敦的开场白

尽管现在只是四月初,但这个夜晚还真有些查尔斯.狄更斯笔下的作品《圣诞颂歌》的味道。

无论如何,我们是在伦敦。在座的各位中有汇丰银行的现任领导人,也有汇丰银行的未来领导人,当然还有我。很显然,我在这里代表的是汇丰的“前世幽灵”,我是说汇丰过去时代的领导人。

作为汇丰银行过往时代的代表,能与各位分享汇丰的历史沿革,让大家从一个不同的视角看问题是我的荣幸,也是我的责任、义务。谈汇丰,我们自然要立足过去,同时要审视现在、展望未来。

因此,今晚我将着重讲一讲汇丰银行多年来发生的变化,但同时,我也要讲一讲那些没有改变的东西,以及非常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那些绝对不能改变的东西。

汇丰银行的变

首先,也是最显而易见的一点是,汇丰银行的运营环境已经发生了变化。与以前相比,汇丰银行的运营环境变得越来越复杂,甚至是达到了相互矛盾的程度。

今天,市场参与者掌握的信息量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得多,但同时不确定性在增加,反而会使得有时候对市场信息的理解越来越少。金融领域面临不断加重的监管负担,同时,各地区监管政策的不一致性日益加剧。监管机构要求各家银行提高资本充足率,但同时又批评各家银行信贷量减少了。我们的工作可以获得相对较高的报酬,但是员工对企业的忠诚度却往往较低。与过去相比,个人主义和短期主义更多,信任却是肯定减少了。在我们的行业中,进行违法、违规活动的银行家相对来说是一小部分人,但是,这少数人的行为却损害了我们行业的声誉。

除了外部因素,从过去到现在,我们的银行也发生了很大变化,不仅仅是名称从香港上海汇丰银行(简称香港银行,Hong Kong Bank)变更为了汇丰银行。

事实上,在很长、很长一段时期内,汇丰银行在其注册成立的香港市场拥有一个特殊地位。过去有种说法,香港的权力掌握在三个人的手中,他们是:英国政府委派的香港总督、英皇御准香港赛马会的负责人和香港银行的主席,但他们权力的大小并不一定按这个顺序排列。顺道可以提一句,那个时候,英皇御准香港赛马会的负责人和香港银行的主席通常是同一个人。

回想我在20世纪60年代加入汇丰银行的那个时候,它仅仅是一家立足亚洲和中东的规模相对较小的地区性银行,在其他地区的发展十分有限。在那个年代,我们银行的管理风格从理念和操作上讲更接近军事化的模式,在结构上集中管理的程度不是那么高。

在那个时候,即使是集团总部中一位非常资深的人士想到某个国家的分支机构考察工作,他们首先也必须获得该机构的首席执行官的书面同意。

即便是信函书写的风格,也是要按规定来的。斯图尔特.格利佛(Stuart Gulliver,汇丰银行执行董事,中文名字是欧智华)在他三四年前的一篇文章中讲述到斯蒂芬.葛霖(Stephen Green)在担任财务主管期间曾向一家分行的主管发出请求,希望欧智华到当地交易部考察工作。对于这一请求,对方回复是:“我亲爱的葛霖先生,我们认为此行没有必要。”

就获取批准而言,这件事也发生了改变。在我担任国际业务主任(International Officer)的时候,我在两位人士点头同意之前是不能结婚的。一位当然是我的未婚妻,另一位则是我们银行的主席。同样的,点头同意的顺序可不一定是这样的。

我们银行的人员结构也发生了变化。20世纪80年代之前的很长一段时期内,在我们银行担任国际业务主任职务的都是男性,而且大多为英国籍员工。我们当中有许多人从高中毕业后直接加入了汇丰银行。事实上,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我们银行没有一位高层管理人员曾在加入汇丰银行之前接受过大学教育,这一点还曾是银行当时颇感骄傲的一大特色。

另外一个显而易见的变化是我们在全球的认知度,以及随之而来的汇丰银行应承担的国际责任。我要指出,我们汇丰从来都是立足国际的。汇丰银行的第一届董事会中的成员有六个不同的国籍。

今天,根据Interbrand公司发布的品牌排行榜,汇丰银行是全球最具影响力的35大品牌之一。在金融机构品牌排行方面,根据《银行家》杂志发布的最新排名结果,我们仅仅位居富国银行集团之后。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我担任亚洲区主席时,情况实在是有些尴尬,那时候我们的品牌知名度明显不那么高。事实上,在过去某段时间,我记得是在2002年的一次调查中,在亚洲消费者眼中,汇丰银行的名气还不如Hello Kitty大。

汇丰银行的不变

很显然,汇丰银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同时,我们也很清楚,有一些东西一直没有改变。

我接下来要说的话可能会出乎一些人的意料,但是有些事情大家应该知道。在我说之前,大家最好在座位上坐稳了。

大家需要认识到一点,而这一点是一直没有改变的东西,那就是汇丰银行并不完美。实事求是地讲,汇丰是个犯过错误的银行。

例如,在座的各位中也许有人听说过一个市场出现剧烈动荡的时期,那个时候,我们的一些竞争对手扩张过度,汇丰也不能免受艰难环境的影响,我们银行部分员工参与违规交易,但纸包不住火。

我们的银行不得不拨出巨款来弥补错误,随之而来的是我们成为了众矢之的,不但要面临股东的质问,还要承受媒体负面报道的压力。作为一项补救措施,我们银行随后设立了一个类似督察的新职位,并为防止此类事件的再次发生建立了新的内部控制制度。

这件事对于在座的很多人可能都耳熟能详,但实际上,我所指的这件事情发生在汇丰银行刚刚成立不久的19世纪70年代末期。

在那个久远的时代,在经济发展面临各种困境、企业倒闭、银价下跌的大环境下,伦敦分行的一名经理被发现进行了未授权的债券和证券交易。

庆幸的是,在召开1880年度银行股东大会之前,这个问题已经得到了基本解决。我们的总经理在公众心目中成功地树立了银行员工“诚实、能干”的形象,帮助银行挽回了声誉。引用当时的原话,即汇丰恢复了“让每个人感到骄傲和快乐的源泉”的美名。

我与大家分享这个在汇丰银行成立初期发生的故事,主要是出于以下两个原因:

第一,要打破任何可能存在的关于汇丰银行过去的发展道路是一帆风顺的认知误区。请大家相信我,我对我们现在面临之艰难局面以及承受的巨大压力不会抱有任何不切实际的幼稚幻想。但是,每一代人最大的自欺欺人就是认为他们经历的是最艰难的时期,而过去时代面临的困难都要相对容易。确实,当我们的银行在149年36天前成立时,香港市场仅有11家银行,但在我们银行成立后的1年内,其中的6家银行相继倒闭。相形之下,今天的市场环境看起来或许更有利于银行的生存发展。

第二,要强调从过去到现在一直存在的一个事实,那就是,虽然我们的银行并不完美,但是我们拥有勇于承认和改正错误的优良传统和文化,并且我们努力从中汲取经验和教训。

事实上,可能正是由于我们曾经经历过多个市场动荡不安的时期,每每历经艰难而变得更强大。我们仍然是市场中屹立不倒的一家稳健、能有效控制经营成本和资本充足的银行。换言之,过去的苦难经历帮助汇丰银行塑造了今天的性格。如果能很好地加以利用,过去的经历会帮助汇丰银行变得更强、做得更好。

大家想一想我们为进一步完善合规系统而做出的巨大努力。转述前段时间《经济学家》杂志中的一句话:拥有足够的资源和能力去建立有效系统,以满足当前不断变化的监管环境提出的各种要求和挑战,这样的银行机构是“凤毛麟角”的。我们就是“凤毛麟角”银行中的一家。而且,正如《经济学家》中所提到的,在业务合规领域中取得的成绩和优势很有可能转化为汇丰银行的“重大发展机会”。

在汇丰银行,另一个没有改变的事实是:从心底里,我们仍然是一家以人本关系为依托的银行,我们喜欢和认识的客户群体打交道。

这是我们一贯坚持的做法。汇丰重视建设良好的人本关系,以信而贷,不拘泥于抵押资产,是这一领域的一个先行者。即使是六七十年代,很多贷款几乎完全依靠信用关系。而那个年代,在我曾经长时间工作过的中东地区,任何一个想在我们银行开户的人都必须证明其拥有良好的人品和信誉。

在那个年代,是否贷款给客户的判断标准非常简单明确。基本原则是,如果你不会考虑把自己腰包中的钱借给某个人,那么也不能把银行的钱借给他。

除了从客户角度,我们是一家以人本关系为依托的银行,我认为我们银行长期保持的一项竞争优势是集团内部也是以人的关系为本的。例如,从刚刚欧智华对我的介绍,你们就会知道我和他相识多年了。事实上,虽然没有多少人听说过,但欧智华和我曾经确实被指控为来自同一个秘密宗教组织的教徒。我在这里不是指我们都曾担任过国际业务主任一职。不过,我承认担任过这一职务的部分人士确实在那些年参加过一些有意思的仪式和活动。这是下一次要讲的故事了。

这项关于我们两人的指控出现在汇丰银行收购美国最大的消费融资公司Household International的过程中。正如我刚刚所说,汇丰银行曾经犯过错误。

作为收购程序的一部分,我们银行按要求向美国监管机构提交有关集团运营及管理人员的各类文件和信息。可想而知,交易的反对方在这些材料中仔细查找对这桩交易不利的蛛丝马迹。他们挖出的一个“金块”就是欧智华和我,还有当时担任汇丰银行亚洲区首席执行官的麦雅文(AmanMetha)在不同时间都曾在香港毗邻的地方居住过。更准确地说,我们都曾在香港山顶普乐道居住过。

一位美国人基于此表示,汇丰银行就“像”是一个信奉“世界末日”说的教派,“所有教徒”都购置和居住在“相邻的房子里”,一起等待“世界末日”的来临。当然,这位批评家没有理解,我们之所以在香港毗邻而居实际上是因为所有住所都是由银行提供的。尽管如此,我还是要对欧智华说,如果我是在等待世界末日,那么找不到比你更好的邻居了。

我想说明的一点是,我们银行的企业文化是人与人之间齐心协力、紧密合作,不仅仅是几年,而是几十年。事实上,有人说这是汇丰银行在过去持续取得成功的关键因素之一。但如今,一个很明显的事实是,企业规模越大,就越难很好地去认识你身边的每一位同事,即使是管理高层,情况也是如此。也正因为这样,我们举办像今天这样的活动才具更重要的意义。这些活动有助于未来领导人相互认识、增进了解,同时有助于他们同现在的领导人增进理解和默契。我认为这一点对我们银行不断取得成功绝对是至关重要的。

汇丰银行还有一个保持不变的事实是,它一直是一家很不一样的金融机构,一家很有特点的银行机构,多年来做了很多不平常的事情,它的原则是坚持做正确的事情。

下面我给大家举个例子,你们就知道我在说什么了。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我们银行迎来了有史以来最严峻的一个时期。那个时候,亚洲大部分地区的经济彻底崩溃,多地方通货膨胀疯狂肆虐。我们银行的资产负债表实际上已经变得毫无意义。而在香港,我们还承担着一份重大的责任。

在那个时候,整个地区流通着由汇丰银行发行的但没有相应储备金支持的大量钞票。在战争期间,占领香港的日军利用高压手段,逼迫我们银行的其中有些最后死在战俘营的高层管理人员亲手签署这些非法钞票。对于这个问题,我们最省力的做法就是不承认这些所谓的“逼签钞票”的效力,因为对这些纸币的发行我们没有任何话语权,是日本人逼迫的。而费钱费力的做法,是承认这些钞票有效,这样做,我们的股东要去承担代价,然后将相应金额的英镑缴入政府的发钞基金。

正确的做法——这也是我们银行的坚定选择——就是承认这批钞票有效。我们这样做了,我们的银行在帮助香港及其民众在战后恢复经济的过程中发挥了关键作用。

马特.泽伦的游泳裤

我之前所讲的内容都是在为最后一个重要话题作铺垫,这个重要话题就是这条游泳裤……

我之前使用过这条游泳裤,我用过好几次,那还是我在汇丰全职工作的时候,但仅仅是在做演讲的时候,我把它作为讲故事的一个小道具来使用的。

如果在座的各位中有人听我讲过这个故事,我也没什么好说抱歉的。我得说,老生常谈是年长一辈人的权利,即使是在汇丰银行也不例外。

这条游泳裤的背后有一个真实的故事。这个故事发生在多年前,主人公是一名叫马特.泽伦(Matt Zelen)的美国大学生。当时,泽伦先生正在明尼苏达州参加大学生游泳比赛,他参加的项目是100米蝶泳。泽伦先生是美国排名前列的游泳选手,也是进入美国奥运会代表队的有力竞争者。

在正式比赛当天,泽伦先生一跳入游泳池就很快发现了一个问题……他发现自己忘记系好游泳裤了。

更糟糕的是,他的游泳裤开始滑落。泽伦先生必须赶紧做决定。他可以停下来,把游泳裤的带子系好。但因为比赛只有100米,这么做的话,输掉比赛可以说是一定的。或者他可以继续游下去,希望不会出现状况。

在激烈的比赛当中,拉拉队的呐喊声一阵高过一阵,背负着队友的期望,泽伦先生选择了后者。他继续游,而游泳裤也继续滑落。最后,游泳裤被他完全踢掉。泽伦先生不仅赤身裸体地完成比赛,而且以大幅领先第二名的优势获得第一。超出近两秒。

比赛结束后,略显尴尬的泽伦先生坦承,如果是参加仰泳项目的话,他就不得不停止比赛了。这个,你们懂得。但是后来,裁判取消了泽伦先生的比赛成绩,理由是他们认为泽伦先生“违反了有关比赛设备的相关规定”。换句话说,他被脱掉的不仅是游泳裤,他也被“脱掉”了胜利的桂冠。

今天,我重点给大家讲这个故事有两个原因。首先,这是我最喜欢的趣闻之一,因为这样的故事会让人们浮想联翩,而更重要的是,从发生在马特.泽伦身上的往事,在座的所有人都可以学到非常宝贵的教训。

结束语

这个故事给我们的启示很简单,就是……

尽管在我们所处的环境中,短期行为越来越多,竞争日益激烈,法规日渐繁琐,期望值不断提升,竞争对手对标准的要求不断下降,但是,有些东西我们决不能丢弃,有些东西我们绝对不能改变。

其中,有三点尤其重要。

第一,我们所做的一切,我们所追求的一切全都以信任为基石。我们银行从成立之初到今天所取得的所有成功都建立在信任的基础之上。信任包括消费者和客户的信任、股东的信任、员工的信任、监管机构的信任、业务合作伙伴的信任、其他金融机构的信任以及各方彼此之间的信任。因此,弃小利而存大义永远是我们应坚守的原则。

第二,汇丰银行绝对不能改变的是我们着眼长远发展的经营之道。刚才,我为大家讲述了汇丰银行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可以不做但坚持承兑“逼签钞票”的例子。尽管我们的股东为此付出了数以百万计英磅的代价,但这是让我充满自豪感的故事,也是一个能够充分证明我们银行总是能顶住诱惑,不计较眼前得失,能做出明智抉择的典型例证。

第三,汇丰银行绝对不能改变的,在我看来,是在座每个人都该懂得的简单道理,那就是银行的利益高于每个人的个人利益。我是想说,大家需要认识到你们只是汇丰银行的临时守护者,也就是说,作为现在的守护者,你们有责任把我们不凡的银行传到下一代人的手中,当然,最好是在把汇丰建设得更好之后。

最后,如果我今晚代表汇丰老一代人的演讲没有给您留下任何其他印象,我希望大家能至少记住这条游泳裤……

记住它的寓意。

记住马特.泽伦的故事和他的结局。

记住,如果我们希望汇丰银行继续不凡的历程,使它永远让在座每一个人感到荣耀和喜悦,那么有些东西,如信用、诚实及继往开来的认知和理念是我们永远不能丢弃的。(责任编辑:戴硕)本文原载于《中国银行业》杂志2014年第8期。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