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支付专题, 统计研究 > 为何美国没有“支付宝”?我国信用卡服务领域诸多缺失

为何美国没有“支付宝”?我国信用卡服务领域诸多缺失

2014年8月20日

来自: 金融时报

如何在防范风险的前提下促进互联网金融的健康发展已成为了炙手可热的新课题。然而,如果对比以美国为代表的成熟市场经济国家,我们就会发现,中国的“宝宝热”与其说是预示了“互联网金融新时代的到来”,不如说是反映了我国信用卡支付服务领域的诸多缺失。

美国没有支付宝

在网购方面对比中国和美国,我们可能发现一个问题,就是大部分中国消费者使用的支付手段是支付宝等第三方支付工具,但是美国人基本都是用信用卡。很明显,在美国,互联网的历史更悠久,金融更发达,但却没有发展出一个特别值得瞩目的“互联网金融”;倒是在中国,金融没那么发达,网络限制也很多,互联网金融倒是非常热闹。与支付宝作对比,美国第三方支付的典型代表Paypal(贝宝),早在1998年就成立了,但因为绝大部分人用信用卡完成网上支付,第三方支付的市场很小,其网上支付与庞大的信用卡支付比起来简直微不足道。Paypal已经进入了26个国家(包括中国)的193个市场,其跨国支付优势十分显著,但其在美国的规模占比远远不能与中国的支付宝相提并论。许多经常来往于美国和中国的人都承认,在中国需要网上支付时大多是用支付宝,但在美国网购还是用信用卡。

中国的信用卡服务差在哪里

(一)支付便捷程度差异显著。同样在互联网上购物,美国的信用卡用户大多仅需要输入卡号和密码,如果经过一次比较全面的认证,这一程序也可以大大简化。这和中国的支付宝十分相似,即在建立关联之后,可以在十几秒钟完成支付指令。而中国的信用卡则不同,网上支付时,一般需要输入卡号、有效期、自带验证码、手机短信验证码以及支付密码等多项信息,网银验证时间较长,有的还需要外带硬件设备,支付过程十分繁琐,即使不考虑遗忘密码问题,所需总时间也大约是支付宝付款的8-10倍。出于追求效率的目的,网购人群当然更倾向于便利快捷的支付方式。

(二)安全责任意识根本不同。网购,因买卖双方的时空隔离,自然与现货交易的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不同,必须存在一个信用支付过程。一般而言,这一支付方应当承担一定的安全责任并为此获得收益。在美国,有过网购经验的人都知道,如果因为支付环节的问题而出现损失,一般都由信用卡发卡行先行垫付,再由发卡行和商户沟通确定责任归属,消费者基本不会承担任何损失。而中国的信用卡支付之所以会被要求确认那么多的验证项,就是其发卡行在理念上力图把安全责任推给消费者。在中国使用信用卡,如果出现了被盗刷等支付问题,发卡行不会垫付赔偿;倒是支付宝,早就推出了“急速补偿”服务,并与平安财险合作,对快捷支付给予100%赔付。

(三)余额处理方式南辕北辙。中国的信用卡如果出现借方余额(例如多还钱了),这笔钱一般不计息,而且提现或者转账都需要缴纳比例很高的手续费。这是一个长期受诟病的问题,但各发卡行似乎都未给予足够重视,更没有尝试解决。支付宝却在这里发现了商机,并借鉴外国经验,针对账户暂时闲置资金,推出了“余额宝”金融理财产品,获得惊人的巨大成功。余额宝的快速发展,不仅盘活了支付宝账户的闲置资金,而且切实抢占了一部分银行活期存款市场,给中国的银行业金融机构带来很大的竞争压力。

(四)支付服务领域宽窄有别。在美国,信用卡所提供的关联金融服务基本涵盖了与日常生活相关的所有支付服务领域。而在中国,在网络金融发展之前,个人转账等基本服务信用卡都是不提供的。虽然不同发卡行的信用卡在关联金融服务领域的差距很大,但总体上说,在中国,信用卡是落后于网上支付平台的。君不见,在一些信用卡还在为转账手续费纠结、还在为可以缴纳水电煤气费而宣传时,支付宝已经完成了有线电视付费、公交卡充值、打车付费、手机支付网上预订火车票、出国留学支付学费等诸多关联服务。对于消费者来说,放弃信用卡选择支付宝才是理性的。

启示与建议

(一)给支付宝等互联网金融力量以足够的空间。金融活动伴生风险,互联网金融当然也不例外。但是,这绝不证明发展快风险就大,收入高隐患就多。以余额宝为例,其实它只是利用了传统银行业务的利差空间,做了一个搬运工的工作,把居民储蓄从利息只有0.35%的活期存款账户,搬运到利息达到6%以上的货币市场。虽然余额宝在很短时间内迅速成为中国实际上最大的公募基金,但其风险并不比其他货币基金和类似银行理财产品大。这类空间只要存在,早晚都会被发现和利用,余额宝只是早做了一步;同样的,这个市场只要是自由竞争的,所谓“暴利”就不会长期存在。2014年春节之后,余额宝的收益率从大约7%一路下降到4.5%,也不是因为有什么特殊的风险爆发,而是很多其他金融产品也进入了这一领域。可见,对于以“支付宝”为代表的互联网金融新生力量,更多的自由比更多的监管更能促进安全与均衡。

(二)切实补足信用卡等金融服务的短板。与先进国家相比,中国的商业银行还有大量应该做而没有做的事。支付宝就是做了一部分信用卡应做未做的事,所以获得了成功。这一事实提示我们,正视从理念到技术上的种种差距,并采取措施切实改进。目前,互联网金融已经成为中国金融创新的前沿阵地,传统银行即使不能引领创新,也应该亦步亦趋,及时跟进,发挥优势,弥补不足,提升自身产品的市场竞争力。中国引进外资银行已有一段时间,但目前对个人业务市场开放仍不充分。但可以预计,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国银行要面对的竞争一定不止“支付宝”而已,当前,最需要做的是切实补足包括信用卡在内的各项金融服务的短板,以便在公平、自由的竞争环境中获得生存和发展的机会。

(三)银行业金融机构积极发展网上业务。对于传统的大金融机构而言,当务之急是加快触网发展步伐,在充分利用既有的信用优势、客户优势以及资金优势的基础上,吸取互联网金融的成功经验,拓展网络业务渠道,注重纵深式发展,开发具有自身特色的互联网支付工具(如支付宝)与理财产品(如余额宝)。有一天,曾经喧嚣的互联网金融也许会褪尽光环,但那并不需要担心,因为那时,各银行的“金融互联网”应当已足够发达,已能为消费者提供全面、便捷、安全的金融服务。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