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统计研究 > “圈地战”打响 自助提货柜盈利模式待考

“圈地战”打响 自助提货柜盈利模式待考

2014年8月4日

作者:李向东  来自:中国经营报

作为今年上海邮政的“一号工程”,在住宅小区和商务楼宇布放智能快递柜的工作正在按规划推进。邮政系统的加入赋予自助快递终端这一两年前就已经出现的“新生事物”以新的变化,加快标准制定的步伐,免费使用以更突出其公益属性。

专家认为,在社区布放自助快递终端肯定是今后物流业发展的一个趋势,但目前在中国仍面临商业模式不清晰,投资和维保成本过高,后继功能开发方向不明确等问题。而在这些问题没有解决之前,部分企业忽然加大投入,试图抢占社区阵地的举动,面临很大的风险。

谁在投放

今年7月起,一辆红色的印有京东LOGO的“移动自提车”每天中午12点至晚上10点都会停在京北大型社区回龙观的地铁13号回龙观站前。在这期间,京东用户可以在自提车窗口,从身穿京东配送服的快递员手中,领取到自己购买的商品包裹。这种移动自提车是京东尝试物流配送终端多元化的最新尝试。在此前,京东还推出了在地铁站设置无人值守的自助提货柜、地铁站中购物车自提、便利店自提等多种方式。

现实情况是,目前除了最新的移动自提车和便利店自提,其他方式网购用户使用的并不多,比如设在地铁站里的自助提货柜。快递物流咨询网首席顾问徐勇分析认为,这些自助提货柜使用率不高的原因是消费者在京东购物选择货到付款的较多,而这种方式只适合网上支付的商品。同时,对于大件、贵重和需要验货的商品,这种自提方式也不适合。

但如果把这种自助提货柜布置在居民小区或写字楼等离网购用户更近的地方,是否会有更高的使用率呢?正是看准这门生意,许多企业开始把自助提货柜放置在小区里。这种自助提货终端的使用背后包含着最新的物联网技术,快递员扫描快递单并把包裹放进密码箱后,系统会自动生成密码并通过短信通知业主领取包裹。业主只要凭手机号码和密码就可以在自己方便的时间领取包裹,不再受投递工作时间的约束,实现24小时自助服务。

社区自助提货柜这种形式确实给网购用户、快递企业和物业管理三方都带来了方便。而从国外的经验看,德国邮政的“DHL包裹站”已经运营十多年,实现对总人口90%的覆盖,美国的自助提货柜也相当普遍。据媒体报道,最近五六年,欧洲各国都开始着手建设自助包裹密码箱系统,以网购零售商和邮购公司及其个人消费者为服务对象,为他们提供一种新的收寄和投递服务形式。

用技术替代人工、降低成本是这种模式的最大优势。最初,主要是三类企业进行这种自助终端的布放:一是京东、亚马逊这样的大电商,主要解决自己的配送效率问题;二是货柜生产企业,通过布放来拉动自己的销售;三是第三方企业,他们希望把这种模式设计成一种盈利的商业模式。而目前,邮政系统正成为这一轮自助提货柜发放的主力,投放区域也扩大到山东、四川、宁夏等地。

如何盈利

除京东等大型电商平台和部分快递企业配置自助提货终端是为完善自身的配送体系外,多数第三方企业布放的目标是以此盈利,这就涉及到商业模式如何设计才能实现盈利。

据一家货柜生产企业的销售人员介绍,他们为第三方企业设计的收入来源主要有三个方面,一是向快递企业收费,比如每使用一次提货柜收取几毛至一元不等的使用费;二是售卖提货柜上的荧屏广告,好比电梯上的广告屏一样;三是开发缴费、还信用卡等便民金融服务功能,比如增加公交卡充值业务、代售彩票等。此外,还有一种并不稳定的收益,就是逾期收费。如果收件人在24小时内没有及时取件,会收取1元/天的超额存储费。当业务量大起来,这种逾期收费也会是一笔不小的收入。在成都就出现过用户7个月不取包裹,快递公司倒欠货柜公司4900元的极端案例。

虽然商业模式设计有可行性,但使用方买不买账才是决定其能否持续的关键。去年,成都我来啦网格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速递易”为品牌在成都推广自助收货柜进小区活动。“速递易”市场部经理覃明刚表示,使用自提柜提高了快递的工作效率,以前一天可以投递60个包裹,现在一天可以投200个,量上去了赚钱自然更多。

在免费使用了两三个月,快递员和消费者都习惯使用后,该公司开始尝试收费,使用一次支付一元钱,结果遭到快递员的强烈抵制。申通快递的一个快递员表示,自己送一个包裹赚5毛钱,但使用一次自提柜要付1元钱,快递公司不可能出这个钱,送一个包裹不赚钱反而赔钱,谁还敢用?

一边是收费遇到快递员的抵制,另一边却是自提柜的高投入。最初,有少量被为业主代收包裹所烦的物业公司选择自己出资购买货柜,但很快,竞争的激烈就过度到不仅物业不再掏钱购买,反而要收取每个货柜二三千元的占位费。即便目前成本有所下降,但加上主机和货柜,一般投入要5万元,平时维护要人工和电费,还要付物业的占位费。对于第三方公司来说,显示屏的广告费和尚未开展的代缴费业务的收入肯定不足以维持运营,只能依靠收费。但收费之路,注定不会很平坦。

后续开发

物流快递咨询网首席顾问徐勇认为,从国外成熟市场的经验来看,自助提货柜进社区肯定是以后的趋势,但提货柜由谁来建则各有不同。在日本,小区自助提货柜相当普遍,但主要是政府投资安装,体现的是公益属性。德国又是另一种模式,因为DHL本身就相当于德国的邮政系统的“国企”,铺设范围又足够大和广,因此不单独收费,运营收入也足以抵消投入和维护成本。

在中国,徐勇建议,这种自提柜也要强调公益属性,由邮政系统代表国家来制定自提柜的服务标准,并代表国家实现自提柜的广泛覆盖。在公益性之外,再加上通过自提系统来附加的代缴费等便民功能,是可能实现自提柜这一新兴模式维持持续运营的。同时,也可以避免在盈利模式尚不清晰的情况下,部分企业为了所谓的抢地盘,而竞相上马自提柜的现象。

不过,部分快递公司对目前由邮政系统铺设的智能自提柜还存有戒心。“如果由政府来主导,不收取费用,我们当然欢迎,毕竟可以提高快递的一次性妥投率,但我们对这个东西以后的发展方向并不了解。”某快递公司负责人对使用邮政的“E邮柜”有更深的担忧,比如如果以后会忽然宣布收费,而快递公司和邮政快递存在着一定的竞争关系,如果合作没有合同章程作规范,恐怕以后会在竞争中失去主动性。因此,他表示现在还在观望中,使用“E邮柜”主要是快递员的个人选择。

而对基于自助提货柜主显示屏功能的后续开发,不少包括邮政局在内的运营企业都表示,很看好代缴费等便民业务。徐勇也认为,因为小区自提柜的主力使用人群肯定不是40、50岁的阿姨,而是朝九晚五的白领。如果自提柜在提货的同时,还能解决他们还信用卡,交电话费、水费,买电、天然气等问题,自然会受欢迎。但研究电子商务多年的所志国却不看好代缴费功能,他认为现在智能手机的普及,使这些自助终端能实现的功能,在手机上都能实现,而且随时随地,根本不必去自助货柜上使用。他认为,“靠这些便民金融业务来实现收入,并不靠谱。”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