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行业资讯 > 阿里“退缩”民营银行显露更大互联网野心

阿里“退缩”民营银行显露更大互联网野心

2014年8月1日

核心提示: 业内人士表示,阿里银行是阿里集团毋庸置疑、势在必行的大战略,显见的是,尽管没有涉及揽储和放贷,但阿里通过大数据能力参与了向企业提供贷款服务的核心过程,因此“网商贷高级版”和银行提供的贷款服务非常相似。而若阿里银行顺利获批,阿里将能够自行完成揽储和放贷环节。

1406855247439

银监会表示,这三家试点银行的筹建方案均是在现行《商业银行法》等法律法规框架下制定的,持续经营也要符合监管法律法规的统一要求,与现有银行业金融机构公平竞争。(图片由CNSPHOTO提供)

7月25日,银监会正式对外披露,已批准三家民营银行筹建申请,包括深圳前海微众银行(主发起人为腾讯、百业源、立业)、温州民商银行(主发起人为正泰、华峰),以及天津金城银行(主发起人为华北、麦购)。

民营银行千呼万唤始出来,让整个金融市场为之沸腾。业内将此看做是我国金融体系改革向市场化迈出的实质性的一大步,并认为我国期盼已久的民营银行的春天正款步而来。

然而,此前呼声最高、最引人瞩目的阿里银行并不在三家“获批”之列。众所周知的是,在今年两会上,银监会宣布确立五家民营银行试点时,阿里和万向共同筹办的网络银行排在首位。早在3年前,马云将要筹办“阿里银行”的消息已在坊间疯传;今年2月,阿里小微高层甚至请来了原杭州银行行长俞胜法担任“阿里小微民营银行项目”的负责人。

而就在三家民营银行获批的“前夜”,7月22日,阿里巴巴在上海向中国银行、招商银行、平安银行等七家银行宣布基于阿里巴巴平台大数据基础给中小外贸企业发放无抵押无担保贷款,并推出了全新B2B互联网金融产品网商贷高级版。当时,这被业界一致解读为阿里银行的“演习”。

在互联网金融领域一路高歌猛进的阿里为何“缺席”被放行的民营银行首班车?被腾讯这个互联网竞争对手抢了先机的阿里在硝烟弥漫的互联网金融大战中又是否将陷入被动?民营银行的受批对传统商业银行市场格局的影响又有多大?

腾讯“抢得先机”

按照银监会的规定,三家获批银行有6个月的筹备期。不出意外,明年春节前这三家银行有望正式挂牌开业。

此前,外界广泛传出腾讯持股的银行名为“前海银行”,最终确定名字为“深圳前海微众银行”。

尚福林介绍,获批的三家试点银行在发展战略与市场定位方面各有特色,目标是为实体经济发展提供高效和差异化的金融服务。“如深圳前海微众银行将办成以重点服务个人消费者和小微企业为特色的银行;温州民商银行定位于主要为温州区域的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和小区居民、县域三农提供普惠金融服务;天津金城银行将重点发展天津地区的对公业务。”

一些人士据此分析,从业务和区域范围而言,腾讯参与的前海微众银行或最有前途。

中国商报记者了解到,前海微众注册资本30亿元人民币,主要股东为腾讯、百业源投资和立业集团,分别持股30%、20%和20%。

银监会表示,这三家试点银行的筹建方案均是在现行《商业银行法》等法律法规框架下制定的,持续经营也要符合监管法律法规的统一要求,与现有银行业金融机构公平竞争。民营银行发起人在出资之外还自愿承担更多责任,支持试点银行更好地发展。试点银行均坚持纯民资发起原则,确定自担风险及风控的有关安排,股东承诺自愿接受延伸监管,并将在开业前制定银行恢复与处置计划。

结合互联网是腾讯银行的特色,腾讯方面告诉中国商报记者,深圳前海微众银行将结合互联网,提供高效和差异化的金融服务。“以‘普惠金融’为概念,主要面对个人或企业的小微贷款需求。未来会利用互联网平台开展业务,依托平台,与其他金融机构合作开展业务。”

深圳前海微众银行的风控引入国家级的银行风控体系,在此基础上会导入腾讯在互联网领域的技术能力,运用大数据等技术,进行业务风控。

阿里止步“临门一脚”

显然,无论是结合互联网,还是解决小微贷款难,腾讯银行受批的两大特色恰恰也是阿里金融业务一直火力猛攻的主战场。路人皆知的是,相比腾讯,阿里在互联网金融领域的布棋反而更为领先,姿态和步伐也都更为高调。

早在2007年,阿里巴巴就与多家银行合作推出网络联保贷、2010年阿里巴巴尝试自营阿里小贷、2011年推出网商贷、2013年推出余额宝,由电商延伸至金融的阿里可谓步步为营。

但是,就在外界断定阿里银行犹如马云探囊取物般顺遂时,阿里银行却遭遇了意外的“爆冷”——阿里巴巴与万向控股、均瑶与复星共同发起的两家银行都不在此次获准筹建的民营银行首批名单中。

而更让业界大跌眼镜的是,银监会透露阿里银行未能受批的原因是阿里未向银监会提交申请方案。

对此,处于上市缄默期的阿里集团并不方便公开回应,但一位前支付宝员工的分析无疑给外界提供了一探究竟的窗口。这位支付宝员工认为,阿里不提交方案在于阿里网络银行希望做的是无网点的银行,但如今的政策要求必须是“面签”(即客户带上身份证当面开户),这意味着阿里网络银行需要在线下布实体银行网点。

“对于阿里而言,线下布点就无法体现出互联网的优势。”上述人士表示,比如说网点只在杭州开的话,就只有杭州的用户能开户,这意味着阿里银行会成为杭州本地的一家小银行。换句话说,这种线下网点的民营银行模式与阿里的网贷模式并没有太大区别。

显然,这并不是马云真正想要的。马云对于阿里银行的野心在于如同电子商务般地打破时间和空间的区隔和界限,做突破地域性扩张的纯粹的网络银行。

据中国商报记者了解,去年中国人民银行曾召开会议,听取阿里巴巴关于筹建网络银行的设想汇报。当时,阿里就已对自身的民营银行发展方向有了一个非常明确的设计——无现金、无网点、纯粹的网络银行。

可见,阿里是在未取得监管部门政策的让步前选择主动暂时等待。

“自己干”还是“平台型”?

不过,事实上真正令马云担忧并延缓银行申请方案的,或不是表面看来的未来监管层是否“放行”,而或是阿里巴巴自身理念和战略冲突的“左右为难”。

路人皆知,马云一直推崇的理念是开放的平台模式,从电商,到物流,再到娱乐、游戏,阿里一直以自身不涉足不抢饭碗,只提供“水煤电”基础设施平台的方式切入并做成今日雄霸全球的电商帝国。

但对于金融市场的分羹,阿里和银行的合作却颇为坎坷。原因就在于阿里一直未能打消要抢食和颠覆银行的野心。

去年,阿里和银行业一度因为余额宝的推出而呛声对峙、火光四溅。而若银监会放行阿里网络银行,就意味着目前对所有银行都开放的支付宝将面临如何对待“亲兄弟”阿里银行和“干兄弟”其他银行一起争市场的矛盾。

阿里未来会否动用自身网络电商领域的绝对优势和支付宝无法动摇的地位将其他银行迅速排挤出市场?业内人士认为,这是银行业不能完全漠视的潜在担忧。

可以肯定的是,相比余额宝实质依赖投向银行之间的协议存款获利的“寄生性”,从电商到O2O再到医药、物流、居家生活等无所不包的支付宝才是马云手中最具破坏性的武器。

此前,就阿里金融业务的延伸而言,从小贷到虚拟信用卡到保险销售再到余额宝都是平台思路。但若阿里银行受批,就意味着马云将食言阿里“只做平台不抢饭碗”的表态,也意味着支付宝将面临很大的冲击乃至失去银行合作伙伴的信任,有违支付宝这样的第三方支付平台开放的属性。

实际上,阿里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做法早前已遭遇教训。在阿里网商贷高级版发布会上,中国商报记者就了解到,早在今年与银行合作之前,2007年阿里就曾经与多家银行合作,推出无抵押、无担保的网络联保贷款,但合作未达到双方预期,在2010年就趋于终止。

合作为什么会失败?平安银行总行副行长冯杰对此次网商贷为何不怕“引狼入室”与阿里合作的回答间接给出了答案。他说,此次合作达成在于阿里做出了一个非常聪明的决定,“他玩自己的数据,把资金最难的一块儿还给了银行。”

正是姿态的彻底转换,才赢得了历经五年磨合以来的阿里和我国银行业的首次真正的“化敌为友”。

但眼前的挑战在于阿里银行在与银行业的相处中,如何拿出一套既有所创新,又能让其他银行同行不提防、不起大冲突的合作方案来。显然,这并非简单的考验。

银监会批准三家 民营银行筹建申请

●首批筹建的民营银行包括深圳前海微众银行(主发起人为腾讯、百业源、立业)、温州民商银行(主发起人为正泰、华峰),以及天津金城银行(主发起人为华北、麦购)。

●前海微众注册资本30亿元人民币,主要股东为腾讯、百业源投资和立业集团,分别持股30%、20%和20%。根据筹建申请时的发展战略和市场定位,该银行将办成以重点服务个人消费者和小微企业为特色的银行。

●根据2013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深圳前海微众银行三家发起人公司的掌舵人马化腾、朱保国、林立分别在富豪榜中排名第5位、第263位、第102位,截至2013年的财富分别为622.2亿元、48.5亿元、79.3亿元。

链接

民营银行会否冲击传统商业银行?

觊觎民营银行蛋糕的当然不仅是阿里、腾讯这样的互联网巨头,目前提出民营银行发起申请的部分上市公司已在争相排队卡位。

包括苏宁云商、广州金发科技、御银股份、佳都新太、凯乐科技、宝新能源、青龙管业等上市公司都称已向银监会提交了申请方案,湖南零售企业友阿股份也表示公司已向湖南省政府主管部门提交以控股的长沙市芙蓉区友阿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改制升级为区域性银行的方式设立民营银行的申请材料。

业内人士表示,面对小微企业融资难的老大难,在存款保险制度尚未出台的背景下,民营银行是民企又是银行的双重属性,决定了民营银行肩负着民营企业和金融机构的双重经营风险。民营银行当下不但需要面对信用体系、配套措施等尚不完善的市场环境,而且还要面对短期内的吸储难等问题。同时,由于其资金成本高于大型银行,民营银行提供的金融服务如贷款的价格一般也会高于现有的各大行,在民营银行形成相当的数量和企业规模之前,期待他们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可能作用有限。

山西金融职业技术学院院长崔满红在接受中国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民营银行试点不会改变目前银行业的格局,民营银行要想获得发展,必须要在信用及风险方面受到严厉监管,同时获得公平的市场经济地位。

崔满红称,民营银行做得好,传统大商业银行可以模仿,其有后发优势和规模优势。但若民营小银行做得不好,大商业银行则可以捡便宜货,收购之。崔满红认为,此次首批民营银行表露我国试图建立的是多层次的金融市场,针对不同区域建设不同的金融服务机构,由此,民营银行跟四大国有银行等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不会构成现实业务的正面竞争。

不过,不得不承认的是,在互联网时代,互联网公司与银行业反而在产生愈来愈紧密的互补竞合关系。

崔满红表示,“传统商业银行虽然发展多年,却问题多多,固步自封,比如定价问题等,尤其是互联网企业入局金融后,势必会加大传统商业银行的竞争压力。”(记者  颜菊阳)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