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支付专题, 统计研究, 银行卡 > 扭曲的第三方支付业态:刷卡手续费721到541

扭曲的第三方支付业态:刷卡手续费721到541

2014年5月11日

来自: 和讯网

把线下POS刷卡手续费分成比例从7∶2∶1改成5∶4∶1,好不好?对,我写的是5∶4∶1,而不是更接近现状的6∶3∶1。这个新分配比例或许让人初见咋舌,但这可不是我拍了脑袋随手写的。我至少从两位业内高层处听闻了这一期冀:第一位是银联的一名高管,第二位是某第三方支付公司总裁。这一比例在他们看来是“最合适的”。

站队“变革派”的理由是,行业的主要矛盾已不是过去的“卡太少”,而是“收单环境需要改造”。因此,发卡机构的“蛋糕”当切给收单机构。

线下POS刷卡现行的手续费分成是7∶2∶1:发卡机构取七成,收单机构取两成,转接清算机构(银联)取一成。

打破旧有的分成比例——这只是大佬们喝大酒时的私聊话题,或内心默默的构想吗?已经不止如此。支付收单行业的游戏规则或许真的可以改变。一则“风声”是,来自发卡组织银联的人士告诉我,其高层打算联合第三方支付机构、也尝试联合央行支付司,去“游说”规则制定者发改委价格司。

一名接近央行的支付业高层人士称,假设价格机制使业态行为扭曲,那央行的态度一定是希望支付产业健康、可持续发展的。从银联采取的规则求变导向来看,其去年底开始向第三方支付摆出的合作甚至服务的态度,以及其一句依托“市场化”来做卡产业标准和规则的制定者和推广者,不是纸上谈兵。

然而,当变革挪移利益,甲称蜜糖,必有乙称砒霜。收单机构眼见分到的蛋糕变大必然欢欣,可最大的几家发卡银行又当如何评论?放眼全球,发卡机构由于承担了信用卡授信的风险,惯例是获取商家手续费中的大头。如果调降其分成,带来的除了发卡积极性下降,是否还伴有授信额度的下降?

或许让事情更为复杂的是,占了市面上发卡量几乎八九成的五大行,正是银联最大的股东。

 扭曲的第三方支付业态

在现行的7∶2∶1分配体系里,对外宣称市场一片大好、对内谈及业务一肚苦水的第三方支付机构大有人在。以至于当支付宝去年8月称“由于某些众所周知的原因”停止线下POS业务时,我在采访中遇到多家第三方支付道破天机:线下POS收单成本高、赚钱难,“不绕银联、不套码,根本没法做,”其中一家的业务人士表示。

下面是第三方支付M公司真实的财务困惑:正儿八经做线下收单的结果是赚不了钱,甚至入不敷出。(出于公司信息保护需求,各项财务数据经等比例处理)线下收单最大成本是依托人力铺设机具,以及相应产生的人员薪酬、奖励、团队管理以及外包委托业务的分润。M公司的指标是把线下POS年交易量做到近3000亿,为达指标,其去年POS布放达到约25万台。这其中大部分由委托代理公司完成,外包团队多达2000人,而其去年给予外包团队的薪酬和分润总成本就高达2个亿。

M公司自有团队规模约为委托团队的1/4,现公司有500人,若简单以平均用人综合成本20万/年计,这笔开支就达1个亿。这一来一去,3个亿的基础成本摆在那里,M公司虽有线上支付业务和理财业务等收入,但主营业务和收入来源仍是线下收单。以接近3000亿年交易量的手续费计算,因其主要服务商户集中于扣率仅0.38%的运输及批发类商户,且又部分受到单笔交易最高手续费限额限制,作为“721”中的“2”,M公司从线下POS收单获取的年收入正常约2个亿,甚至不足以覆盖拓展业务所需要的成本。

在线下收单行业里,M公司的利润“趔趄”不是特例。而补贴“线下收单难赚钱”的“办法”也不是没有,有些甚至是这个行业里公开的秘密。首选的办法是绕开银联,与关系好的发卡商业银行进行“直连”,这样一来,等于分走了银联的那块蛋糕,有时候也可以跟发卡行暗中磋商分成比例,部分案例里收单方可以拿到三或四成手续费。

“绕过银联能让公司一年POS收入多个几千万。”M公司一名内部人士承认。

绕过银联还相当于绕开了一双监控的眼睛,也次生了一项特殊的好处:MCC套码。简而言之就是改变收单特约商户类别码,诸如让本该支付相当于刷卡金额1.25%费率的餐饮住宿类商户套到商贸资讯商户类别码,从而支付0.78%费率,或套到交运仓储超市等商户类别码,从而支付0.38%费率。而这么做的好处,对于第三方支付而言,是可以成功营销那些本因费率较高不愿安装POS的商户,做大交易量。

此外,类似M公司的第三方支付也有不少合规的办法补贴营收,比如为转手POS机获取微薄差价,或是开始一些供应链理财类综合经营。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