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统计研究, 运营管理 > 社区银行布局放缓

社区银行布局放缓

2014年2月16日

在民生银行提出“3年1万家”的发展目标之后,“社区银行”这一概念火速升温。为了抢占先机,包括兴业、光大、华夏、中信、浦发、平安、广发、北京农商银行等多家银行相继制定出战略规划,并迅速付诸实践。

新金融记者 张晨曲

作为一种新型的业务形态,“社区银行”具有轻资产、成本低、机制活、效率高的优势。然而,就在各家银行忙于“跑马圈地”之时,监管层却以一纸通知给行业的热情降了温。有人说,目前的社区银行犹如摸着石头过河,存在着很多不确定性,需要规范化管理;也有人忧心忡忡,只怕陷入“一管就亡”的怪圈。

  规范之后

去年12月,银监会下发了《关于中小商业银行设立社区支行、小微支行有关事项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明确了中小商业银行社区支行和小微支行的牌照范围、业务模式、风险管理、退出机制等内容,并提出面向社会公众的银行网点应当持牌经营、不得业务外包等。

在此之前,尽管社区银行已成为多数股份制银行的布局重点,但规范性的监管文件却迟迟未决。

按照《通知》要求,社区银行将分为“有人”和“无人”两种模式,而不再是此前业界惯用的“三分类”。其中“有人”网点必须履行行政审批程序,实行持牌经营,各家银行可根据需要一次提出多家社区支行、小微支行设立申请,报相关银监局审批;无需向监管部门申请牌照的自助银行必须“无人”,不存在中间形态。

现在,距离《通知》的发布已经过去了两个月的时间,最为明显的变化是:网点布局有所放缓和运营管理渐趋规范。

“去年10月份的计划是到今年开设25家(天津),现在已经开业的有19家。”一位银行人士介绍说,“同业的情况是,华夏银行计划年内建成30家,兴业银行计划3年内建成50家,民生银行3年内建成150家。”

在他看来,监管规范后,无论是从设立主体的资质、名称、形式还是业务范围、人员配置等方面,《通知》都提出了更为严格的要求,相当于在一定程度提高了社区银行的“准入”门槛。

例如在人员配置方面,对应监管要求,以往以派遣员工为主的方式将难以为继。“现在网点主管必须是正式编制员工,且需具备低柜、理财、个贷等相关业务上岗资质,原则上由管辖支行零售业务中心经理/副经理或零售业务主管行长兼任;营销经理虽然可由派遣员工担任,但也需具备低柜、理财、个贷等相关业务资质。”

尽管《通知》下发之后,涉及社区银行管理、经营的诸多方面都受到了相对严格的约束,但监管层的初衷并不在于“扼杀”创新模式,而是在规范中回归到常规模式。

  亟须统筹

在我国,社区银行只能算是“新生儿”,但在欧美国家,社区银行已有百余年的发展历史。概念的发源地来自美国,最早的社区银行可追溯至1867年成立的Lykens Valley银行,该银行由Lykens Valley市民集资组建,银行服务区域仅限于Harrisburg、Sunburg和Pottsville之地,经营范围锁定在储蓄、兑现、简易结算三项。而后,随着一次次经济金融环境的变迁,美国对于社区银行的定义也曾多次更迭,但总体看来,美国的社区银行主要呈现出三方面特点,一是规模小,多为小型区域性银行构成;二是客户定位精准,主要以零售服务为主,包括小微企业贷款、消费贷款、楼宇按揭等;三是“混合化”经营趋势,在持续开发多元化金融服务的同时,既有仅服务于某一特定社区的单一银行,又有以社区银行公司、金融持股公司等形式出现的多重银行(Multi—bank)。

由此观察我国起步中的社区银行则不难发现,诸多“先天”不足亟待完善。例如市场定位、客户定位和产品定位的不明确,盈利模式的不确定。

中航证券金融研究所分析师杨鹏飞认为,从银行角度看,成立社区银行可以促进银行发挥金融资源公平配置的职责,扎根基层、客户下沉所形成的差异化经营,有利于抵御利率市场化的冲击;从金融消费者角度来看,成立社区银行也是一项惠民举措,可以就近满足消费者的投融资需求。未来社区银行将成为中国金融体系的重要组成。

如此说来,社区银行必须获得可持续的良性发展。业界认为,最重要的是稳扎稳打,而不是蜂拥而上。“从网点选址到服务范围、目标客户,再到盈利模式,需要一个全流程的统筹方案,而不单单只是为了抢客户、抢市场。”一位股份制银行社区银行网点负责人表示:“社区银行需要体现‘服务实体经济、服务小微、服务社区’的金融发展要求,立足基层、立足社区、贴近社区居民,贴近小微企业,创新营业模式并改进服务流程。”

目前社区银行在经营管理过程中,通常采取管辖支行管理方式,其经营管理及人员派遣等均隶属于管辖支行,原则上,每家管辖支行可管理1-5家社区银行。

而在模式方面,长江证券分析师刘俊认为最适合社区银行发展的是作为大型金融机构的零售渠道,吸收零售客户及其存款,充分利用其金融产品的设计能力,发展交叉销售。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