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安防专题, 银行卡 > 追踪信用卡预授权事件 代理人需强化精细管理

追踪信用卡预授权事件 代理人需强化精细管理

2014年1月26日

处于风口浪尖的银行信用卡预授权套现事件,在风险爆发十余天后,即将尘埃落定。

经济观察报1月18日的独家报道《信用卡违规套现涉案百亿第三方支付承压》曾对此事进行了披露。

若切分这根连接着商业银行信用卡中心、银联和第三方收单机构、商户的信用卡预授权交易链条,也许不难看出谁是主要责任方。虽近期各相关方迅速出击、严控风险,但谁来承担损失责任的争论似乎并未停止,风险敞口及具体损失亦尚无统一定论。

 

在近期曝出风险?国内市场资金趋紧成为常态以及年关背景下,“我们认定这是一个新型的犯罪案例,不法机构与商户互相勾结,利用银联的规则漏洞套现。这种手法与传统的非法套现区别很大。”工行牡丹卡中心资深风险管理专家罗榕表示。目前,公安机关已介入调查。

目前,包括罗榕在内的部分业内人士呼吁尽快修改115%的预授权规则。但银联方面表示,调整该规则必须经由人民银行同意。

对抗风险的“战争”

“17家大行都被叫去开了会,在这次的风险排查中,一家银行都没有拉下。”1月份以来,在监管部门频繁参会的一名第三方支付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2013年年底以来,半个多月的时间里,就像经历了一场战争。

“去年年底发现这种大规模信用卡预授权套现的现象以后,银联就密切关注,先是邮件、电话提示各发卡、收单机构,1月7日就下发了正式函件,1月13日我们正式召集发卡、收单机构开了专题会议。”银联风险管理部副总经理袁晓寒表示,“现在已经没有新增案例,风险得到有效控制。对于已产生的套现金额,发卡、收单机构都加大了催收力度,现在部分资金已经追回,剩余部分资金也大多未到还款日,实际情况比传闻好得多。此外,我们已将涉案相关信息移送公安部门,并紧密联动,公安机关也高度重视此次案件。”

部分第三方支付公司在内部下发了整治信用卡预授权业务的紧急通知。银行方面,工行已于1月9日“叫停”超额信用卡预授权交易,将预授权确认金额比例参数调整为不得超过预授权交易的100%。

上述第三方支付人士透露,此次深陷套现风波的除了第三方支付,几家大行也或多或少受到波及,工行、建行涉及金额较多。

不过,预授权套现事件中所涉及的风险资金实际上并不等同于系统坏账,目前持卡人将资金还给银行后,这部分风险就会解除。

根据工行后续调查,该行已联系上4173户持卡人中的3279户,占比约78.58%;已有2229户开始还款,占比53.37%。“还款金额2633万元,暂无因预授权交易造成的逾期账户。加之收单机构将承担相应责任弥补损失缺口,风险完全是可控的。”罗榕称。

银联方面表示,风险爆发以来,其协同发卡、收单机构共同应对,建立了涉及此类交易的银行卡账户及不法商户信息共享、交流机制;并牵头就事件与公安机关进行联动。银联多次集中协调要求发卡行、收单机构明确先集中精力减少损失的总体处置原则,同时协同配合、全力进行持卡人追款工作以及配合公安机关调查处理,通过各种措施将可能形成的损失降到最低。

而直联与代理人模式被指是预授权事件中存在问题的两个方面。

其实,通过银联转接的业务,可以根据《银行卡收单业务管理办法》进行责任认定;而银行与第三方直联,风险便没有明确的分摊办法,此前出现相互推诿的状况。

有接近央行人士称,此前第三方支付牌照发放力度太大,业态竞争残酷,导致很多发展不规范,此次套现事件如果持续发酵,不排除收回部分机构收单牌照的可能性。

一位业内人士称,商户在此类事件中可获20%~40%的利益。

该事件中,“百分之八九十是真实账户,并非伪卡。”某国有银行的银行卡中心人士表示,“1月10日以来,由于加大了催收力度,目前这部分套现资金回笼得很快。”

代理人需强化精细管理

一接近央行人士透露,除此前报道的上海汇付外,富友、随行付、易宝和卡友在此次预授权事件中风险资金亦深陷其中,富友、随行付、汇付涉及风险资金在7到8亿之间,易宝、卡友约5到6亿元。从区域来看,富友的问题集中区域在河南和福建,这两省涉案金额均为富友最大;随行付的问题在河南,涉案金额排第二;易宝的主要问题集中在浙江。“有些支付公司主要是在某一特定领域发生风险,如卡友的风险问题都出在钢贸领域,全国钢贸的大单均为卡友。”该人士补充。

一位参加银联专题会议的人士透露,在风险发生的高峰期,银联方面数据统计涉案金额在20多亿,风险敞口在2-3亿,最终可能产生损失预计在千万级别。另有接近央行人士补充,第三方支付与银行直联所涉数据远高于银联转接金额。“直联是一个问题,代理人模式是另一个问题。”该人士总结。

当记者在淘宝网上搜索“POS机”关键字,显示结果4.27万,价格由几百到几万不等,其中亦包括二手转卖以及明码标价0.38费率的POS机具。“市场的开拓、商户的培训以及商户服务由代理人来完成,但是核心审核的内容都是我们自己来做。”该负责人同时坦言,代理人制度确实需要精细化管理。

收单市场几年间经历了爆发式增长,自2011年5月央行首发第三方支付牌照至今, 两年多的时间里已陆续发放七批牌照,获牌机构已达250家。

跑马圈地到精细化管理的转型问题已经迫在眉睫。

“代理人模式确实有天然的弊端,如果不亲临现场通常很难做到真正的审核,光是材料的审核其实并不能做到完全的风险把控。”一位接近银联人士称。

同时,一位来自涉事第三方支付的人士认为,一些发卡行冻结了第三方支付的资金,如果第三方支付规模太小,将会面临极为严重的流动性风险。“有家注册在内蒙古的公司叫捷付睿通,据初步了解,风险资金在1亿左右,这种小公司可能出现很大的问题。”该人士说,业内大的公司则不会出现资金流动性问题。

此外,银联方面认为,此次银行直联也存在风险资金;银行自有的收单业务同样在此次事件中存在相当风险。

全产业链整顿

“很久以前我们就开始用信用卡套现还钱了,不是什么新鲜花招。”一广东企业主告诉经济观察报,“年关难过,我现在信用卡已经刷爆了。刚还完上游的钱,现在还在追讨下家的钱。”

套现风波事发以来,115%预授权规则开始受到市场的普遍质疑。

银联方面回应,银联卡预授权业务规则为发卡、收单成员机构共同协商确定。

“预授权是信用卡的基本功能,自信用卡诞生以来在宾馆、酒店等行业被广泛应用,有效满足了持卡人的用卡需求。银联筹建之初就开始使用这套规则,这是和国际卡组织相关业务处理规则一致的。在超限比例上,银联规则执行15%的幅度,实际上比有的国际卡组织更保守和谨慎。预授权功能规则在全球市场,已经经历几十年的市场检验。”黄建军说。

银联成立伊始,规则制定基本借鉴Visa模式,而Visa的游戏规则基于国外成熟信用体系,预授权业务主要用于酒店等消费场所。同时,市场资格趋零的状况下,信用卡套现成本极高。

信用卡逾期利率和资金价格倒挂成为今年信用卡套现事件频发的重要原因。

以温州民间融资综合利率指数为参考,12月至今,温州民间资金价格在19.5到20.6之间波动。而信用卡取现年化利率,以日息万五的普遍定价来计算,则年化利率在18.25上下。

银联业务管理部总经理黄建军认为,银行卡产业高速发展,经营环境、市场参与主体不断变化,银联与产业各方需要根据中国目前的诚信体系状况,共同研究如何进一步优化完善业务规则体系,以更好地满足市场发展与风险防控的要求。“我们也提示广大持卡人,注意自身信用管理,不要参与套现等违法行为,以免被不法分子利用。”

来自建行一位业内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未来的一段时间里,各市场主体会积极讨论整顿的问题,而这次整顿并非单个行业的问题,而是一次全产业链的整顿。事件发生后,产业各方都在进行反思。事件对产业各方加强风险防范,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一位第三方支付高管告诉经济观察报,央行回收收单牌照的可能性不大,但行业整顿的可能性很大,“现在会采取什么措施还不好说,预授权管理肯定是重要的一块,比如对于不是宾馆餐饮类的商户,预授权就关闭等等。”

目前银联没有公布具体涉案金额。“呼吁尽快修改信用卡预授权规则。这个规则到了必须要改的时候了。”罗榕说。

不过,银联表示修改预授权规则必须经由人民银行同意。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