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统计研究, 运营管理 > 别了,银行的传统模式

别了,银行的传统模式

2014年1月2日

英国《金融时报》专栏作家 约翰•加普

000041359_piclink

汇丰(HSBC)正考虑上市其英国业务——即前称为米德兰银行(Midland Bank)的零售银行。这个消息进一步表明,银行业正回归传统。在银行业努力修复受损的名声之际,英国信托储蓄银行(TSB)和Williams & Glyn’s等旧名字重新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重塑信任、诚实和可靠等美德也成为人们讨论的焦点。

这类(用劳埃德银行集团(Lloyds Banking Group)首席执行官安东尼奥•奥尔塔-奥索里奥(António Horta-Osório)的话来说)“完全干净”的银行,能否振兴传统的银行分行,再现那种经理坐在写字台后审查贷款和存款的景象?喜剧《爸爸的部队》(Dad’s Army)里、身兼地方民兵指挥员的“滨海沃尔明顿城”(Walmington-on-Sea)分行经理乔治•梅因沃林(George Mainwaring)那样的银行家,会不会大量出现?

虽然银行信誓旦旦,但上述问题的答案是否定的。无论是好是坏,传统的零售银行都不会恢复过去的面貌。分行网点将不会像以往那样多,更多的决定也将由计算机、而非人类做出。分行职员的微笑也许会比以往更加常见,环境可能会更加舒适,但梅因沃林上尉已是只属于银行业过去的幽灵。

分行是银行的“脸面”,也是最佳的推销途径。诺丁汉大学(University of Nottingham)经济地理学副教授肖恩•弗伦奇(Shaun French)就说:“金钱是无形的,而分行则是信任的文化标志”。但技术和社会的变迁夺走了分行的诸多功能,留下了一具具昂贵的空壳。

银行不会回到过去、将决策权下放给分行,因为这一职责已被收归自动化信用评分系统了。劳埃德集团旗下哈利法克斯社区银行(Halifax Community Bank,前身为建房互助协会)的集团主管戴维•尼科尔森(David Nicholson)表示,“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信贷方面的决定都不会由分行做出”。分行经理的职责是向客户解释这些决定,而不是更改决定。

随着自动取款机等可清点钞币和接收存款的设备大量出现,分行原本具备的另一项功能遭到了削弱。过去,人们光顾分行往往是为了办理支票提现或存款,但电子支付大大减少了这种路途奔波,尤其是在城市和中产阶级聚居的郊区。

银行投身于“银保”业务——销售保险和抵押贷款的业务——也需要万分小心。不久前,劳埃德(Lloyds)因经营“严重失当”被监管机构处以2800万英镑的罚款。劳埃德向员工提供奖金,鼓励他们不管客户是否适合、而只管尽可能多地向客户“出售”上述产品。与其他银行一样,劳埃德已经放弃了奖励计划,并坚称已抛弃强迫式销售的做法。这一切的后果是什么?过去20年里,银行业一直认为,分行的业务不够多,不足以支持它们维持如此多家分行的存在。伯恩斯坦研究公司(Bernstein Research)数据显示,主要银行分行的数量最多的时候是在1988年,达到约1.68万家,而如今这个数字已减半。汇丰重点服务富人群体,因此精简分行最积极。在2009至2011年间,汇丰关闭了在英国14%的分行。

但比起向网络银行转移速度更快的东南亚和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国家,英国的分行数量仍然较高。“走在托特纳姆法院路(Tottenham Court Road,伦敦市中心的一条主要道路——译者注)上,你会觉得奇怪——这里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家银行分行?”伯恩斯坦驻伦敦分析师奇兰坦•巴鲁阿(Chirantan Barua)表示,“如果KKR(美国私人股本集团)经营劳埃德的话,我敢拿我的养老金打赌,它的分行数量将减少30%”。

事实上,劳埃德仍然部分为国有,这又带来了另一层复杂因素。这种银行非常不招民众待见,在2007-08年金融危机后又对纳税人欠下那么多债,因此,它们不可能太快地削减分行网点数量。太快地削减网点数量,不仅会破坏它们亲近客户的努力,还将失去政治家的欢心。

的确,弗伦奇等批评者认为,哪怕分行盈利能力一般、也继续让分行开门营业,这对这类得到国家支持的银行而言是一种社会责任。“考虑到所有银行都以某种方式接受了纾困,作为交换,它们也应当扶持分行。”

弗伦奇希望,在制造业和蓝领就业岗位减少导致失业率高、公共住房入住率高的城镇,应当保留分行。而已被关闭的分行中,有三分之二就来自这样的地方,留下的业务空白则被“发薪日贷款机构”(payday lender)和典当行填补。典当行The Money Shop分行数量已增加到550家。

还有一些人则押注于这样一个推断:银行大量关闭、改变工作方式,会在市场上留下一个空白点。2013年12月12日,将自己标榜为“英国百年来首家新开设的零售银行”的大都会银行(Metro Bank),在西伦敦开设了它的第24家“门店”。大都会银行的创始人是弗农•希尔(Vernon Hill),这位企业家在美国Commerce Bancorp的分行中率先开拓了亲近用户的经营方式。

大都会银行的首席执行官克雷格•唐纳森(Craig Donaldson)说:“如果零售商John Lewis说,‘我们店里的东西太贵了,你不应该来这里买,你应该去网上买’,那就太荒谬了。没有第二个服务行业会对客户说这样的话。”大都会银行每天营业到晚上8点,为客户提供即时开户服务,并且它们的分行经理“有权否决电脑”。

但经营分行成本高昂。麦肯锡(McKinsey)估计,银行每吸引一位新客户来分行开设活期账户,就要付出约330美元的成本,而网银只需不到一半的成本就能做到同样的事情。手头更宽裕、往往也能为银行带来更多收入的客户,一般会使用网银办理业务,而不是去分行,这使得金融业的天平进一步倾斜。

银行要拿捏好分寸,既保留足够数量的分行、以维持实体的存在,同时也要向数字化转变。随着移动设备的兴起,这种分寸变得更难以把握。比如说,哈利法克斯银行(Halifax)分行的柜台交易额如今每年下降5%-10%。尼科尔森表示:“银行职员的职责将日益变成教会客户主动使用银行的服务,帮助他们轻松、独立地办理业务。”

有一点是清楚的:不论新一代零售银行如何宣传自己,把旧的名称挂在门上,并不代表它们本质上也会回归传统。梅因沃林上尉自命不凡,但他确实是滨海沃尔明顿的掌权人。他的继任者将更轻松惬意,只需听从电脑发出的各项指示。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