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理人 > 马蔚华的两顶帽子

马蔚华的两顶帽子

2013年12月27日

陈秀月/文

23_4681823_cfac1467c98ebc963ccf4d49d825673a

 

今年他从招商银行行长的位置走下来,如今公开的头衔是永隆银行董事长。招行行长的帽子,马蔚华戴了15年。有人戴了这顶大帽子,一身官僚气。他却能在沉闷的体制中戴出创新的潮流风。期间,他不断地向外部学习如何戴好这顶帽子。基辛格告诉他,伟大的事业需要有丰富的想象力。这成为激励他和招行不断创新的警句和座右铭。

还在头上的那顶帽子,记载的是马蔚华那一段充满胆识和魄力的国际化之旅。2008年3月,受全球金融危机负面影响,永隆银行未来的经营环境并不理想。对于这起并购,马蔚华有些犹豫。不过,心里已经认定国际化是中国银行业的必然趋势。马蔚华认为,在总体方向上就应该坚定不移,不能因为经济周期而摇摆。考虑到永隆银行对招行国际化的重要性,尽管顶着巨大的压力,并购终以圆满收官。

“中国的银行家大多是一群低调的,不为业外人士所知的政府官僚。不过马蔚华是个例外。”英国《银行家》在2004年将马蔚华评为“年度希望之星”,并如此评述。中国绝大多数的商业银行都具有很强的行政化色彩,银行的高管们是银行经营者,也是行政官员。不过,改革开放成就了一代银行家。前中国银监会主席刘明康如此评价,他们有“内生动力和外部的熏陶,使得他们可以改变一个旧世界,铸就了企业家精神”。

1949年出生的马蔚华即是典型。他的确改变了一个旧的世界,让招商银行获得国际认可,成为国际同行眼中最符合国际标准的中国本土银行。履新招商银行,对他而言,既是一次人生旅途中命运的安排,更有内心的驱动。

  驾驭互联网

马蔚华始终记得艾青的那句话:人生的路虽然漫长,但紧要处只有一步。“让我重新选择,我还会如此选择。”马蔚华说。在这15年中,马蔚华导演了奠定招行发展基础的“三步两转”。 “三步”即业务网络化、资本市场化、管理国际化;“两转”是指两次转型,第一次转型是优化结构,第二次转型是提升效率。

经手海南发展银行的破产案,在马蔚华身上烙下了稳健的管理风格。然而,稳健并不意味着保守。刚到招行时,马蔚华虽已50岁,但对新技术和新潮流的把握能力令人惊叹。1999年,互联网刚刚兴起。比尔·盖茨的一句话给马蔚华很大的刺激。比尔·盖茨说,“你们这些传统银行,如果不适应改变,就是21世纪即将灭亡的恐龙。”当时,马蔚华就感到了压力。

彼时,招行业务规模偏小、竞争优势不明显。他果断地抓住了互联网兴起带来的历史机遇。招行于1999年推出了中国境内第一个系统的网上银行“一网通”,并以此为基础逐步构建了包括自助银行、电话银行、手机银行等在内的网络服务体系。从今天看来,马蔚华称,“一网通”和此前推出的“一卡通”成了发展零售银行的两个轮子。

马蔚华一直以来对互联网的影响有着强烈的危机感,是中国银行业中对这种挑战和威胁最具敏感性的企业领导人。他认为,历史上每次通讯技术的变革都会对传统银行产生革命性的影响。马蔚华对互联网的重视,让招行始终是银行业中玩转新兴互联网产品的弄潮儿。今年,招行联手微信推出第一个信用卡智能客服平台,全面颠覆传统的客服模式。

“银行的对手,不一定来自同业。”面对不断来袭的互联网金融,马蔚华认为,在互联网时代,银行的对手可能来自异业。而对于互联网要适应,也要合作。“现在和第三方合作,还是有很大空间,把增量做大,把传统改造好。”

消除质疑

马蔚华和招行并非总是被赞誉环绕,也有不少重要时刻饱受质疑,如国际化。

2002年,招行在内地股份制银行中率先设立了香港分行,正式开始了国际化发展的探索。兼并收购或开设机构,实现跨国经营,是招行国际化的目标。然而,并购永隆银行和在美国纽约设立招行分行,这两大国际化里程碑事件都赶上了2008年的金融危机。

一开始的质疑来自国内。2008年5月,在完成对永隆银行的意向签约后,金融危机导致金融机构的估值一落千丈。“如果现在并购,不是可以少花钱吗?”市场如此质疑。在马蔚华看来,这只是一厢情愿的想法。更重要的是,招商银行并购永隆的战略意义并没有因为金融危机而改变。

当时,包括马蔚华在内的管理层都感到巨大的压力。所幸背后有监管机构和董事会的鼎立支持。当时的董事长秦晓专门致电时任银监会主席的刘明康。刘明康表示充分的理解和支持,提醒招行做好思想准备,应对市场的评价。

毕竟,并购的成败关键在整合,而整合无疑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联想对IBM全球PC业务的整合,是他眼中可借鉴的宝贵经验。联想的这段整合历史,让马蔚华感慨万分。同样面对业界的不看好,联想的姿态是积极迎战。“企业并购后的整合虽然很难,但事在人为。只要认定目标,找准问题。一个一个地对症下药加以解决,胜利的曙光总会到来。联想如此,招商银行也该如此。”

国际的声音则是质疑招行是否有本事在纽约设立分行。招商银行纽约分行正式开业的前一天,马蔚华去拜访了基辛格。在表达支持的谢意后,马蔚华说,“经过短短4年时间,我们就获得了批准,我们特地来感谢您。”“您觉得4年是一个很短的时间吗?”基辛格问。

打破偏见获得认可,是一段漫长的征途。为了进一步扩大招商银行在美国各界的影响力,为纽约分行的申办创造有利的氛围,马蔚华同华尔街和美国政府打了四五年交道,多次拜访基辛格等人。马蔚华的坚持,终让招行的国际化又向前迈进一步。这是1991年美国实行《加强外资银行监管法》以来,第一次批准中资银行在美国设立分支机构。

马蔚华曾对美国记者说了这番话:“现实世界里,因为价值观不同,确实有很多不理解你、丑化你、诬蔑你的人。但你不能怕,你怕不等于他不存在,你要讲你的价值观和理念。不同的文化不见得要互相认同,但要互相认识。”

“在马行长身上,我觉得既有官员的严谨、学者的学识,也有作为金融家的聪明、务实和责任心,这是一个综合体现。”万科创始人王石曾如此评价。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