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统计研究, 运营管理 > 社区银行或牌照准入

社区银行或牌照准入

2013年12月7日

被多家商业银行视为“蓝海”的社区银行或迎来监管之手。

因可事实成为物理网点的延伸,避开申请分支行所需的门槛,社区银行成为当下银行的新宠,包括兴业、民生、光大、浦发等股份制银行先后涉足。但因监管层一直未对此表态,各家银行均对社区银行的开设相对低调。

《中国经营报》记者获悉,银监会已对社区银行着手研究,近日或将出台相关的规范性文件。一位接近监管层的人士告诉记者,监管层或将对社区银行实行牌照准入,不过“社区银行是由各地银监局管理,因此,具体的尺度还需各地监管局自行拟定”。

记者就此向银监会发出采访函,但截至发稿前,并未得到回复。

遍地开花

智能超市、金融便利店、社区银行、××社区支行、智慧金融超市……虽然叫法不同,但社区银行已经呈现如火如荼之势。

“(社区银行)是今年银行业的蓝海。”一位广发银行内部人士说。

今年6月末,股份制银行中,兴业银行首先成立社区银行;广发银行在全国首推离行式24小时智能银行,将24小时金融便利店深入社区;民生银行董事长董文标提出三年内开一万家金融便利店,而今年底的目标是3000家;光大银行计划今年推出200家以上的社区银行。

虽然因监管层一直未有明确表态,各家银行对社区银行的开设一直低调潜行,但选址争夺已经呈现白热化之势。

“我们在选址时,就有房产中介说,你们得赶快做出决定,因为有其他银行已经看中了,好的门面不容易找。”一家股份制银行人士告诉记者,因为各家银行争抢,很多地块的房租都呈现了上涨。

实际上,虽然今年各家银行在社区银行上发力凶猛,但其并非新鲜事。不少城商行早已涉足其中,如宁波银行、龙江银行等。

而之所以现下如此白热化,在于利率市场化及信贷脱媒冲击之下,此前一直“高大上”的股份制银行各支行网点的固有优势正在失去,银行下大力布局其中,背后争夺的还是存款及客户资源。

“社区银行可能是未来中国银行业的重要发展方向之一。”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说,未来银行业将一路“朝上走”,主要做大客户,做高端客户,搞国际化经营;还有一条路“朝下走”,做社区银行,扎根基层,深挖小微企业。

在郭田勇看来,单纯为争夺存款及客户资源的跑马圈地,实际上失去了社区银行的本意。“社区银行的要义在于植根乡土、贴近百姓,体现便民、亲民、惠民的业务特色。唯如此,才能使客户真心成为银行的拥趸,银行发展才会基础更牢靠、更具可持续性。”

记者了解到,虽然各家银行叫法不同,但模式大同小异,粗略可分为两种。一种是以民生银行为代表的“金融便利店”,以提供金融服务咨询等非金融业务为主;一种则是以兴业银行为代表的普通社区支行网点。这类银行网点主要指在小区内开设社区支行,提供常规银行所能提供的基本全部服务,等同于银行一般性的分支机构。

监管待出?

正在如火如荼之际,监管层暧昧不明的态度松动使银行噤若寒蝉。

“监管部门近期可能发文要求社区银行也需要牌照,不让随便开了。”一位民生银行内部人士告诉记者,因为听到相关的风声,进入12月份后,民生银行已经放缓新开社区网点选点工作,不再接受支行新社区申报。

不过,民生银行相关人士称,“对此不清楚,应该不属实。”

媒体报道称,江苏银监局对社区银行网点的设立形式做出了界定,分为全功能社区支行、有限功能社区支行和驻人服务自助银行。其中,全功能型和有限功能型社区支行都需领取金融许可证,主要服务个人客户和小微企业。前者涵盖完整的银行业务,而后者不办理现金业务。

上述接近监管层人士告诉记者,所谓的发文,也不能简单理解为给牌照,银监会并未有一刀切的意思。并且,具体的尺度还需各个监管局自行拟定。

“会里看到(全功能和有限功能社区支行)两类接触了资金,担忧出现相关的风险,所以会针对性地出台相关的规范。”上述接近监管层人士说,这两类形态也应该接受与支行网点一样的监管。“所谓的牌照准入即指开设前,需要相关监管部门审批。”

郭田勇表示,监管层可能出手的动因在于,一些银行以社区银行为噱头进行网点扩张来“跑马圈地”,“有的银行以社区银行的名义搞了些储蓄所或者说营业网点,规范是好事,可以让社区银行真正走入社区,真正为社区居民和企业服务。不是在繁华路段开设网点,这是有区别的,后者是面对一般的公众客户的,而非扎根社区。”

“从理论上来说,是不是碰了资金业务,就要给牌照从严监管,我觉得值得商榷。因为社区居民和企业也需要存贷款,不能简单地一刀切,不能简单地说不要存款或者贷款,监管层如果要对功能进行限制还是担心有的银行走偏了。”郭田勇说。

据悉,类似民生银行的金融便利店,一般是一间50平方米门面房,三两台自助设备,2~3名员工的配备,眼下大多还只能靠拉存款和卖理财产品为生。“银行这样做,当然是为了能扩成网点,不然意义何在呢?只做这些业务明显是亏本的。”上述民生银行内部人士说。

前述接近监管人士也举例称,与高昂的运营成本相比,如果社区银行只提供如此服务,而各家银行还大举扩张,从成本效益来看,显然不具经济性。“未来也会要求社区银行的驻点人员一定要是全日制银行员工。”

“开了网点吸收点存款,从商业角度讲,也不是没有道理。关键是如何促进社区银行真正扎根社区,而非以社区银行名义到繁华地段弄个网点。”郭田勇表示,从其调研情况看,那些在各自区域内网点覆盖率很高的城商行扎根社区银行是非常有动力的。因为,他们在所在城市里,网点的覆盖率很高了,再搞社区银行就容易往社区银行去扎根。“有的银行,在一些城市里面只有一个点、两个点,就会出现先布点再说的情况。”

“从理论上说,如果这家银行在这个城市没有设点,让它到这个城市来搞社区银行,就很可能以社区银行的名义在繁华地段扩张。”郭田勇说。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