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支付专题 > 手机支付新局

手机支付新局

2011年7月28日

移动支付新局

几经周折,中国银联为局面复杂的移动支付市场走向提供了一个相对清晰的发展思路。今年6月,由银联主导的移动手机支付标准正式获得审议通过,并有望在近期出台。

对整个中国移动支付领域而言,国家标准的出台无疑意味着,市场格局势必日渐明朗。除了标准之外,中国银联这家代表大批银行利益的中国银行卡联合组织正在进一步表达自己对于支付市场的浓厚兴趣:继正式推出“银联在线支付”和“银联互联网手机支付”后,日前又开通了支持铁路网上售票服务。

在无卡支付方面,银联同样动作频频。截至目前,中国银联已与157家银行签署业务协议,并已有中国工商银行、中国银行、民生银行等60家银行接入无卡支付服务平台,以支持“银联在线支付”和“银联互联网手机支付”两项无卡支付业务。此外,还有花旗、东亚等外资银行也加入了该平台。

就绝对数量而言,签约银联的银行数量目前已经高过与支付宝快捷支付合作的银行数量。此时,距离中国银联正式推出这两项服务也仅过了不到一个月。中国银联预计至2011年底,将有200多家银联境内成员机构实现接入。

在银联的移动支付计划中,“银联在线支付”是中国银联为满足各方对网上支付服务的需求而打造的银行卡网上交易转接清算平台,而“银联互联网手机支付”则是“无卡支付”方式在手机终端的应用。新一代手机支付已完成商业测试,年内将在上海、成都等城市全面启动应用。

开放的平台

在中国银联董事、执行副总裁柴洪峰看来,银联其实更像是一个开放平台,与第三方支付等公司进行基于标准的开放合作、资源共享,建立一个包含上下游企业的生态圈。

银联为移动支付建立了专门的项目组和秘书处,项目组负责协调运营层面,秘书处负责和大唐签订移动支付相关协议,并吸纳了移动支付产业链条中相关公司的顶尖专家200多人,希望尽可能多的听取产业内部的声音。

中国银联主导了移动支付标准的制订,这家代表大批银行利益的中国银行卡联合组织正在支付市场四处出击

种种布局,使银联的行走路线与其竞争对手们有了不小区隔。目前,Visa正在加大力度开发下一代新的支付服务,通过整合了其全球交易处理网络VisaNet、领先的信用卡、借记卡、预付卡及商务卡产品平台、先后收购的CyberSource、Authorize.net 和 PlaySpan公司,部署能满足当地市场需求并与全球技术保持互通的解决方案。

而万事达则与谷歌结盟。今年5月,谷歌公司美国宣布,谷歌联合花旗银行、万事达卡、支付网站First Data以及运营商Sprint发布了使用手机结合NFC进场通信技术的移动支付产品 Google Wallet(谷歌钱包)。和一个真实的钱包一样,Google Wallet里面也不只有信用卡,还包括各种会员卡、打折卡、购物卡等。只要启动Google Wallet的手机应用并且将其贴近传感线圈就可以自动完成消费、使用优惠券等动作。未来,登机牌、车票、身份信息甚至钥匙都可以以数字化的形式保存在Google Wallet里面。

据全球移动通信协会(GSMA)的数据,预计到2013年,全球手机用户将达到60亿,其中一半的新增用户将来自中国和印度。而从应用的层面看,手机支付大致可分为四个部分,包括:移动银行(用户可通过手机进行账户查询和相关业务操作)、移动钱包(用户可进行端对端资金转账、支付账单或消费)、非接触式手机支付(适合小额快速支付环境,可为广大公共交通工具乘坐者带来极大便利)和手机支付终端化解决方案(在手机上外接刷磁卡的设备,让中小商户实现快速结帐)。

整合的业务

在国内的移动支付产业中,移动支付目前被定义为包含两个完全分割的方式,一个是远程的手机支付,一个是近场的近距离支付。但是随着移动通信技术、m-Commerce 和Social-Commerce(社交商务)的高速发展,这两个支付的模式正在融合。在欧美发达市场,无论在远程支付还是近场支付的发展都已日趋完善,各种支付方式和业务模式已进入一个整合的状态,整个行业处在一个进入高速发展阶段的起始点。

在中国,有一家公司正在融合远程手机支付和近场支付,这家公司就是支付宝。首批非金融机构支付牌照颁发,支付宝获得了包括互联网支付、移动电话支付、银行卡收单等业务的资质,是业务范围最广的民营企业之一,而随着支付牌照的下发,支付宝在手机支付领域的动作也愈发频繁。

“一个城市有100万以上的客户,快钱才会去涉水近场的移动支付。”快钱公司CEO关国光透露

7月1日,支付宝推出手机条形码产品,将手伸向了现场支付领域。与银联押注NFC无线支付标准不同,支付宝选择了应用成本更低的手机“条码“和”二维码”模式。这个模式被支付宝无线事业部总经理诸寅嘉称为“用远程方式解决现场问题”的跨界支付。

如果在超市购买一瓶3元的可乐,付款时先登陆手机上的支付宝客户端,进入条码支付选项。手机屏幕上将出现一个“条码”,收银员在网页收银台上输入要收取的金额,然后用条码枪在手机上扫一下,最后记者在手机上点击确认付款即可完成全部交易,时间不到一分钟。如果商户没有收银设备,那么只要用一个带摄像头的智能手机一样可以扫用户手机上的二维码完成收银。“一个账号在线上线下市场通吃,我们可以只需要带着手机去秀水街,只要你有一个支付宝账号。”诸寅嘉说。

为了保障安全,每次登录后都会产生不同的“条码”或“二维码”,一旦通过条码支付出现资金风险,支付宝依然全额承担损失。目前,支付宝手机客户端装机量已经达到1000万,而每天来自无线的交易量达到50万笔(包括WAP与安全支付)。

这个点子是去年年中诸寅嘉偶然想到的,去年年底相关的准备工作已经到位,但诸寅嘉并没有急于将这个应用推向市场,而是等支付宝的客户端用户规模达到千万级,才将这个应用功能推出。

共谋的新局

自从银联倡导的移动支付国家标准确定了13.56MHz频段,诸寅嘉就把2.4GHz抛在脑后了。和诸寅嘉抱着同样想法的是银行们。

“以前我们总裁很难下决心做移动支付,新标准明确之后,方向清晰了。”中信银行信用卡中心信息技术部总经理闵炜说。事实上,此前多数银行并不像交通银行、浦发银行那样对移动支付表现狂热,他们中间部分银行测试过2.4GHz,但在新标准确定后,这些银行已经基本放弃测试2.4GHz,转而测试13.56MHz。

银行对移动支付并不热情,目前几乎都是小范围的试点,希望通过小规模的试点和其他银行以及运营商一起摸索出移动支付的市场规律,比如光大银行。

“资源”无疑是中国电信运营商手中一张“王牌”,但如果没有足够好的手段将资源优势转化,运营商在支付业务中的核心和主导地位就很难得到体现

在“中国支付网”的贴吧中,一个探讨“中国移动支付谁来带领——银联还是运营商”的帖子正在引发网友的激烈争辩:一方网友力挺银联,因为“支付在本质上是个银行行为,牵扯整个银行的相关业务,银联有天然的优势”。另一方则力挺运营商,因为“运营商拥有着移动支付所必须的通信网络、手机终端和用户资源,市场运营的经验也更为丰富”。

而更多的网友则要求设立第三个选项——他们认为最终将是银联和运营商之外的第三方获胜,“例如第三方支付机构,支付宝从产品开发速度到对商户和用户的关注来看,显然做得比银联或运营商这些国企要好”。

而这场争辩的核心也真实地反映出电信运营商们目前最为纠结的几个问题——在移动支付市场上,与其他机构相比,电信运营商的优势到底是什么?他们在这个市场的定位应该怎样?他们又该选择哪个切入点?

优势如何转化

“资源”应该是中国运营商手上的“王牌”。仅就用户数而言,中国三大运营商每一家都数以亿计。“用户是中国联通开展移动支付的最大优势。”中国联通支付公司——联通沃易付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戴任飞说,“移动用户最大的特征是在线,搜索和接触这些用户是非常方便的。而且,相比互联网用户,移动用户在市场运营的成本上比较灵活,运营商对他的用户,比起其他行业和其他公司,具备天然的优势。”

但是,运营商的苦恼和困惑也恰恰在“用户”上。因为这些用户目前仅仅只是通信用户,并不代表就是支付用户、游戏用户、微博用户或者即时通信用户。“如果没有足够好的手段把这些通信用户转化为增值服务用户,运营商的用户优势在支付业务中是得不到体现的。”一位业者如是说,“在这方面支付宝显然做得要高明得多,最明显的感觉,支付宝已经将支付业务娱乐化、年轻化、时尚化了,他们成功地将流量转化成了销量。”

实际上,在中国人民银行出台《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以及沸沸扬扬的移动近场支付标准确立之前,中国移动曾经在移动支付业务上做过“大手笔”的尝试——它效仿已经成功在日本市场建立起移动支付帝国的日本最大电信运营商NTT DOCOMO的做法:选择一套相对来说可以专属于自己的移动支付技术,参股一家银行涉足金融业务,与公交公司合作推广移动支付应用,投资支持商铺加装相关POS机,所不同的是,它没有像NTT DOCOMO那样获得信用卡组织的支持。

但是,现在移动近场支付标准已经确立在13.56MHz,而且运营商还没有拿到令自己支付业务合法化的第三方支付牌照,因此他们确实要重新考虑并调整自己的移动支付战略和布局了。

“按照GSMA组织的相关定义,运营商在移动支付领域获利有几种模式:一是通过手机的定制和销售带来利润。二是通过网络盈利,因为移动支付使得网络数据流量相应地会增加很多;三是通过用户下载一些应用程序,最初要求这些程序是存储在SIM卡中的,要租用SIM卡的空间,这是要付费的;四是运营商也有自己的移动应用市场(Mobile Market),里面的应用程序(例如NFC的应用程序)也是收费的,运营商可以与软件开发商分成。”瑞萨电子大中国区MCU产品中心产品营销科经理谌宗伟说,“另外,像中国移动收购了浦发银行33%的股份,运营商涉足金融业务后也可以通过移动支付中收取刷卡的手续费去获利。”

但是,GSMA组织设想的几种商业模式显然更适合欧美运营商的定位、核心业务和运营状况。对于拥有资源更多、在多个业务中都属龙头地位的中国运营商而言,他们是否甘心呢?

飘忽的切入点

传统上,运营商的移动支付业务大体有三种实现方式:一是移动WAP网络登录网上银行,交易处理由银行系统进行,运营商仅作为信息传输通道,这种方式适合远程交易;二是短信方式,用户通过STK菜单发送短信,通过手机话费交易进行支付,这种方式也适合远程交易;三是RFID方式,手机终端与POS终端间采用短程通信方式进行交易,可通过手机话费支付交易金额,也可通过绑定银行账户的形式由银行处理交易,这是一种进场的交易方式。

伴随着移动支付的发展,运营商已经基本放弃了第一种WAP方式,因为这种方式用户体验不好,而且,随着智能终端的推广,各类可以下载的客户端已经替代了WAP。

而第二种通过短信方式的话费代扣,虽然比较老旧,但因它简单易用、有用户基础,而被运营商的部分人士看作一个重要的切人点,这也获得了一些电子商务公司的认可。

“在互联网上买卖东西,只要把几家大的第三方支付接进来就解决了80%的支付问题,但在手机上却不行。因为大部分手机用户都比较低端,他们压根儿就没有任何一个第三方支付账户,我去年看到的数据,70%到80%的用户没有第三方支付账户,这些用户需要先在手机上完成银行卡和第三方支付绑定这样的流程,而这个流程涉及页面间的跳转,对于中低端用户来说是太复杂了。虽然支付宝等企业在做一些工作,但相对来说这种方式还是没有那么方便、简单。”赶集网移动互联网事业部总经理王振华分析道。

王振华以网游的支付方式为例说,出人意料的是,很多网游用户是通过“神州行”充值卡来作为网游的一种支付手段,这就使得“神州行”充值卡成为了事实上的一种支付工具,在一个偏远的工厂附近或任何一个小商店里,那些50元、100元的预付费卡都可以很方便地买到,刮开密码输入手机,支付的时候不需要输入密码、账号,只需要发短信扣话费就可完成。“虽然很多人认为它比较‘土’,但它在中低端手机用户中确实是一种主流的支付方式。当然,由于这种方式费率太高,达到百分之几十,更多地用于网游,其他大多数种类的商品承受不起这样的费率。”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