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支付专题 > 手机支付败局?

手机支付败局?

2011年7月26日

5年前,厦门市民刘江拿着具备NFC(近距离通信)支付功能的诺基亚3220手机,花了多半天时间体验了一把“时尚的手机支付”。他先“刷手机”坐上一辆公交车到了渡口,再“刷手机”坐轮渡上了鼓浪屿,在岛上的一个蛋糕店里,他又“刷手机”买了一个蛋糕。

这是中国国内第一批手机现场支付的其中一个试点。刘江所拿的诺基亚3220也是当时全球第一款NFC手机。同期,中国银联、运营商、诺基亚和飞利浦等产业巨头又分别在上海和北京开展了类似的试点。也正因为这批试点,一时间,国内媒体和产业界掀起了一股“NFC”热,大家开始关注这个在2002年由索尼和恩智浦联合发明的NFC技术产业化进展。

试点启示录

几年过去了,事实证明,这批最早的NFC试点项目没有成功,在全国范围内发放了总计不到1万部手机,而且商业化运营也未坚持下去。

“当时的设想是把手机放在零售市场上去卖,支持公交的应用,由消费者买单。但最后发现,除了拿手机去坐公交,其他能实现的应用很少,远达不到让用户为此更换手机的程度。”回忆起那批试点,恩智浦半导体大中华区智能识别事业部资深业务发展经理姜波说,“同时技术支撑平台也不够成熟,有些地方甚至连空中充值也做不了,所以推广受到了很大的挑战。而且,整个试点过程中产业链引入的合作方不够,在商业模式、合作层面上达不到一个最佳的合作状态。例如,没有引入运营商的大力参与,没人有能力对手机进行补贴,手机厂商也不愿跟进,最终就没办法商业化地推动下去。”

很快,由银联系主导的另一些试点也无奈地不了了之。2008年1月,中国银联牵头工商银行、中国银行、交通银行等5家银行,在陆家嘴等上海核心商业区的商铺,如欧尚超市和八佰伴开展了另一个NFC手机支付试点项目,使用的是诺基亚第一款商用NFC手机6131i。不过,这个试点后来也基本停掉了,八佰伴6楼体育专柜的POS机摆放了很长一段时间都无人问津。

“市场上还没有太多这类支付手机。对于商场来说,一年也没有多少人刷,还要专门摆放刷卡设备,最后大家都没有推动的热情。”上海华虹集成电路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谢文录分析说。

2009年,上海联通与复旦微电子也做了一个NFC试点,这也是2008年底SWP-SIM标准公布后,国内第一个基于这个标准的试点。当时的合作模式是联通提供整个支撑平台,给手机做补贴,放在联通的营业厅去卖。但是,这个试点最终以发放了几百部手机告终。

提出2.4GHz技术方案的国民技术副总经理刘晓宇认为,给2.4GHz一个公平的验证环境,是对消费者和行业负责任的态度。“让市场去检验,让用户去选择”

“项目遇到的问题是当时产业链不完善,运营商集采不到手机。”复旦微电子刘以非分析说。当时,这个项目采用了一个广东不知名品牌的低档手机,对用户吸引力差,NFC兼容性也不好。而且,用户为申请这个业务既要跑到运营商的营业厅,又要去银行的营业厅,非常麻烦,体验很差。

“总结起来,NFC应用要真正普及起来取决于三个要素:一是成熟的产业链环境,要形成对NFC技术的切实需求,同时也要拥有基本的受理环境和应用场景。二是需要产业链各方的大力合作,不再是追求个体的控制力,而是真正追求共赢。三是技术成熟度。”姜波说,“经历这些年的发展,在这三个基本要素中,产业环境发展得非常迅速,基础架构越来越完善,同时技术已经相当成熟,相关国际标准已经颁布,众多厂商已经推出各自的NFC芯片、终端应用。相对欠缺的就是产业链各方开放式的合作,这也是目前还没有看到一个非常成功案例的重要原因之一。”

如果说NFC应用的普及还欠缺火候,其他的移动支付技术是否有更大的成功机会? 2010年,中国移动开始在全国20多个省市推广“手机钱包”业务,并利用上海世博会的平台,大大提升了该业务的知名度。这项业务采用了2.4GHz的RFID-SIM技术,由芯片厂商国民技术在2006年第一个提出并产品化,该技术最大的优势在于,并不需要用户更换手机,只要将普通SIM卡更换为RFID-SIM卡,就可以刷手机进入世博园、乘地铁,以及在世博园区内外的2300多家商户中刷手机消费。

正是自这个项目开始,国内手机支付市场的热度迅速升温。然而,该项目目前基本停滞。“这是因为在项目推进中,中国移动在移动支付标准的战略上有所调整,造成后期服务和推进跟不上。”业内人士分析说,“再加上当时采用的技术方案是厂家的早期版本,还不太成熟。”

不过,由于2.4GHz的RFID-SIM技术牵涉到的产业链环节相对简单,项目实施成本较低,可以较早较快地试商用,因此,各种类型的应用和推广仍然层出不穷。例如,中国移动和中国电信在全国大学校园和企业中也开展了RFID-SIM试点,较典型的是内蒙古电信和山东电信,发卡量都已有近30万张,目前还在持续发卡中;今年6月1日,在大运会开幕前夕,“手机深圳通”正式发卡,深圳市地铁、公交、部分出租车和便利店超市等小额消费场所都可以刷手机消费。此项目采用的也是2.4GHz RFID-SIM技术。

同时,基于13.56MHz的双界面卡也在2006年开启了该技术在国内的第一个试点项目——湖南移动与握奇数据联合推进的双界面卡项目。不过,与前述的众多次试点类似,这个项目现在已经停了。“停的原因是早期技术不成熟,天线形态是最早的一代,工艺方式也造成技术不稳定。”握奇数据系统有限公司电信产品总监张楚说,“现在这些问题都陆续得到了解决。”

2009年,江苏电信与握奇数据开始了双界面卡的另一个试点,到目前累计发卡达到七八十万张,每天仍有上千张卡出售;2010年启动的“羊城通”试点截至今年6月底,发卡量已经突破10万张,每天续增2000张卡左右;同时,北京电信即将在50多个营业厅同步出售双界面卡,展开试点。

而从去年底开始,中国电信还启动了“双界面定制终端”试点。“虽然这种技术方案不是主流,是拿双界面卡做SIM卡,手机后盖上装天线,但我很关注这种技术的发展。”大唐微电子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赵伦分析说,“因为它是一种植入手机的技术,手机一旦把什么作为标配,这个业务就会‘漫山遍野’般发展起来。”

“很多东西在没有落地之前,只是大家的设想。”谢文录说,“通过各地试点的这些案例可以看出,移动支付产业的发展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随着时间的推移,商业模式和设备支持会日益成熟,也才能实现依靠业务来支撑运营的良性循环,而老是靠补贴来维持运营的项目是运行不下去的。”

“苹果战略”和“谷歌布局”

“实际上,从全球范围内看,手机支付唯一的成功案例就是日本的FELICA手机钱包,而其他的各项技术都处在试用或是小范围的试点阶段。”从2006年9月起,瑞萨电子为日本市场提供了全部mobile FELICA芯片,据该公司大中国区MCU产品中心产品营销科经理谌宗伟说,“这主要是因为手机支付所涉及的相关机构、团体的利益实在是太复杂了,哪一方都希望能占据主导地位。”

鉴于这样的一种状况,业界两大巨头苹果和谷歌的战略和布局可能会给国内业者一些启发。

苹果在手机支付上似乎一直左右摇摆,有传闻说,iPhone5中会加入NFC功能。然而,据业界分析,苹果的策略是对NFC支付功能先“放一放”,先将其他NFC非支付类应用做起来。“NFC不等于支付,NFC除了支付应用,还可以做无数其他的应用,而且可能很多非支付的应用的发展潜力比支付应用还要大。”姜波分析说,“基于移动互联网的服务与NFC结合,将为用户体验和服务体验带来一次变革,所以,这样的机会苹果是不会放弃的。它毫无疑问会去做。”

近几年来,苹果申请了很多NFC方面的专利,其中绝大部分与支付无关,而更多是涉及电子标签读写和点对点应用。在这些应用专利中,给人印象比较深刻的一个例子是电子请柬。在婚礼请柬中有一个NFC标签,用iPhone碰一下,在iPhone手机的日历中就有了这个事件的提醒:某月某日请参加谁的婚礼。而且,该NFC标签中还包含婚礼举办的具体地址,可以跳转到谷歌地图上看看怎么去,还有日程安排等等。

类似的应用场景还有展会、论坛的电子门票。如果火车票中加入电子标签,拿着车票碰一下手机,车票上的信息就会被传输到手机中,进站时只用手机扫过闸机即可。此外,如果你有很多会员卡,可以都存储在手机中。当然这些应用除了技术还需要商务上的很多磨合。

而在点对点应用上,苹果利用NFC可以实现苹果设备之间的解锁、身份认证和信息交换功能。例如,用iPhone碰一下苹果电脑,可以给苹果电脑解锁,这跟IBM的指纹识别技术颇有异曲同工之妙。

除苹果以外,最近诺基亚推出的新款手机N9也加载了NFC技术给蓝牙配对,从而实现内容的分享。谷歌、HTC等其他大的品牌手机厂商生产的NFC手机也都先关注点对点和电子标签读写的应用。

芬兰手机游戏厂商Rovio近期还为诺基亚C7手机推出了独有的NFC版本《愤怒的小鸟》,它可以借助手机NFC功能与朋友共同开启隐藏关卡。在中国,LBS网站街旁网也宣布将会采用NFC技术提供全新的签到方式,用户使用装备有NFC芯片的手机或街旁网NFC卡触碰感应设备,即可快速准确地签到。

“支付是个好东西,但产业链太复杂。”姜波说,“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非常看好一些非常清晰、简单的商业模式,例如基于NFC点对点和标签读写的应用。”

和消费者的应用热情相比,技术上的种种选择和纠葛立刻变得不再那么重要。把市场真正做起来才应该是现阶段各方的战略重心

另一个巨头谷歌则以“整合高手”的身份来尝试充当移动支付这一复杂产业链的协调者和主导者。

今年5月,谷歌联合花旗银行、万事达卡、First Data、Sprint和恩智浦等移动支付领域关键角色共同在纽约推出了Google Wallet(谷歌电子钱包)和Google Offers(谷歌团购优惠),相关应用和服务将在今年夏季在美国纽约和旧金山等地开展。作为这个庞大商业计划的一部分,在去年底,谷歌已将恩智浦的NFC软件协议栈集成到Android 2.3版本中,同时发布了Android平台的第一款NFC手机Nexus S。

此外,谷歌还收购了一家名为Zetawire的公司,这家公司拥有将移动支付系统、广告系统和认证管理系统结合在一起的专利软件,这些技术将会为谷歌基于NFC的电子钱包提供更广泛的业务空间。

“从谷歌电子钱包阵营的几个合作伙伴看,最终的结算是花旗银行(CITIBANK),它的作用是银行交易和账户结算;万事达通过自己的主机和PayPass应用程序提供银行间交易服务;通信运营商Sprint借助签约智能手机终端和无线接入网络来提供服务;FirstData提供电子钱包软件。”谌宗伟分析说,“而谷歌可以通过掌控移动操作系统Android来实现管理电子钱包的目的。”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谷歌电子钱包只开放了NFC点对点和标签读写这两部分的API,而内置安全芯片(电子钱包)访问的API暂时未对第三方开放。对此,业内有两种观点:一是它未来会开放给所有的厂商,这包括所有手机厂商,甚至苹果和RIM等竞争对手,还包括所有的银行和信用卡组织,目前的不开放是技术和业务整合需要一些时间,而谷歌本身会将关注点放在增值服务或者广告上;

另一种说法则是,谷歌出于对复杂的商业背景和安全性的考虑,很难向所有手机厂商开放,只有那些提供支付服务的运营商(银行或第三方支付机构)才有可能获得许可权。而且,谷歌会有许多附加条件,即商业利益的要求。

除了谷歌,国外越来越多的运营商也都联合起来以成立合资公司的形式共同推动进场通信手机支付产业的发展。分析目前国内产业环节,还没有出现类似谷歌这样的翻云覆雨的巨头。那些被行业人士寄予希望的“推手”——运营商、银联、银行、公交公司无一例外都是国有企业,并隶属于不同的管理部门。例如,公交公司归口住建部,运营商隶属工业和信息化部,银行和银联归属央行。而各大部委之间的协调是非常不容易的,大家都要先考虑“掌控权”的问题。

“这个状况有点像三网融合,部委之间的协调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一位资深业内人士评价说。

在这种状况下,希望最近几年近场支付技术在中国出现巨大进展是不太可能的。因此,先从一些清晰、简单化的应用做起,先让消费者“热热身”,倒是一条可行的道路。

又一场开放秀?

实际上,移动支付最基础的产业环节——芯片业已经先于消费者开始热身了。虽然底层的芯片企业经常被公众忽略,但在移动支付这个错综复杂的产业链中,芯片企业的地位不容小觑。只不过,鉴于过去的经验和教训,芯片企业需要探索更为开放的合作方式和技术形式。

在姜波看来,开放的关键点是产业链各方以开放心态来探索可能的合作,毕竟在这个产业中,目前还没有一个通行业界的明晰商业模式。以恩智浦为例,其所接触到的产业链价值点数量极为惊人:首先他们要接洽运营商、银联等产业巨头,推动NFC技术标准和应用规范的定义,进一步促进整个产业链在标准上的统一;另外,公司一方面要支持众多终端厂商开发NFC相关设备,同时还要与谷歌这类号召力强的“整合高手”紧密合作,推进NFC协议栈在Android上的更新以及后续版本上的集成;此外,也要和服务提供商展开合作,推动支付以外的其他NFC应用普及。

“我们已经宣布与谷歌、FourSquare联合推出签到服务,相信未来大家会看到更多的类似应用。”姜波说,“包括国内团购、SNS、游戏、广告、电子商务的互联网服务提供商也会陆续对NFC 产生兴趣,我们也正在与这些企业探讨合作的模式。”

谷歌迅速联合花旗银行、万事达卡、FirstData、Sprint 和恩智浦公司共同宣布推出基于NFC技术的谷歌钱包这一综合支付工具

而瑞萨谌宗伟对开放的理解则偏重于标准的统一。“要有一个统一的标准,像日本就统一到FELICA标准上。这样,大家就可以各司其职、各就其位。如果有很多标准竞争,大家都自成一套体系的话,很难把商业模式普及,只会造成各自封闭的局面。”谌宗伟说,“而且,由于芯片银行卡、信用卡的技术规范、部署计划已经十分明确了,并正在落实的过程中,在未来的三四年里,我们可以想象到会形成一个铺天盖地的13.56MHz网络,因此,手机支付自然而然需要去兼容和接受既定的标准和支付环境。这样将实现技术和商业配合的理想结果。这也是为什么我看好银联13.56MHz模式成功的可能性更大一点的原因。”

从技术层面上,谌宗伟认为开放也意味着底层的芯片产品需要同时兼容13.56MHz的几种标准。目前,13.56MHz包含TYPE A、B和FELICA三个标准。“例如,中国的银行卡用的是13.56MHz TYPE A标准,二代身份证采用TYPE B,FELICA接口则为日本、香港和东南亚的新加坡等地采用。”谌宗伟说,“我们的芯片是A/B/F都支持的,从技术上保证了使用这个芯片的手机可以走遍全球。”

刘以非则将开放的认识重心放在了“NFC芯片无论载体是SIM卡还是SD卡,都能够支持各种各样的应用”上。也就是说,一个NFC终端上要有多个钱包,支持多个服务提供商开展业务。同时,他所在的复旦微电子也正在开发支持TYPE A、B和FELICA的13.56MHz芯片。

“我们正在考虑未来是否有专门的支付终端,它可能是一个名片夹大小,比卡片稍微厚一点,是一个多用化平台,既可以做支付,也可以实现读卡器功能。”据华虹集成电路的谢文录介绍,这种开放的终端称之为“万能支付终端”。在他看来,这个支付终端可以查询银行卡、公交卡、社保卡,可以给公交卡充值,还可以实现社保卡的某些服务;同时,可以作为读卡器,在购物时进行防伪识别。此外,各种各样打折信息、消费信息都推送到这个支付终端上。

“现在已经有这样的产品雏形了,会不会在5年以后成为手机以外的一个支付设备?我想这也是可能的。”谢文录说,“因为,手机屏幕比较小,并不见得能够完全解决未来支付平台的所有需求。而这种需求催生了新技术和新产品。”

国民技术副总经理刘晓宇以正在推进的“手机深圳通”平台解释他们眼中的开放意义。 “实际上,手机深圳通正在尝试搭建一个公共的平台,你可以刷13.56MHz的卡,也可以刷2.4GHz的卡;你可以与运营商合作,也可以与银行合作。手机支付产业链需要大家的配合,每一家都应该有发展的机会。”他说。

“从牵头方来看,目前深圳通在协调组织安排技术平台、测试等工作,至于未来谁主导要看发展。”虽然2.4GHz技术方案以往的载体是SIM卡,现在也开发了MicroSD卡形态的产品。

“我的观点是,让市场去检验,让用户去选择。”刘晓宇补充说,“给2.4GHz一个公平的验证环境,是对消费者和行业负责任的态度。”据深圳市相关部门领导说,全面开通手机支付在深圳得以实现,与深圳一直以来勇于创新的精神密不可分。当然,要建立起完全开放的2.4GHz平台还需要2.4GHz行业内部先要达成统一的标准。对此,另一家2.4GHz芯片和方案提供商、厦门盛华副总经理赵成武则表示:“大家可以坐下来谈。”

“我们希望由市场来选择技术。”赵成武说,“在内蒙古,中国电信在它的营业厅中摆放了两种手机支付方案的演示系统,用户可以看完演示后自己选择。这是一种开放的模式。”

全球范围内,移动支付领域同样热闹纷呈,只不过,由于各方利益体彼此的界限相对清晰,因此其格局相比中国要有序得多。

在美国,除了谷歌的电子钱包试点外,由美国四大移动运营商中的三家(AT&T、Verizon和T-Mobile)联合出资组建的类似行业协会的组织ISIS正在摸索NFC技术的应用模式,VISA最近也加入了这个组织,其未来动向值得关注。同时,基于Blackberry终端的NFC项目也即将推出。

而在欧洲,欧洲最大的电信运营商Orange正在进行NFC的扩张战略,已在英国、法国完成部署,目前正在波兰部署,Orange计划将其全部SIM卡替换成SWP-SIM方案;在日本,FELICA正计划逐步过渡到NFC标准。NTT DOCOMO计划在2012年底前推出首款支持NFC 和FELICA两种标准的手机。

“接下来的几年将是一个支付电子化的快速发展过程,相信在10年之后,无论是大额支付还是中小额支付都可以充分电子化,能够实现各个城市的互联互通,线上支付和线下支付的融合。”姜波预测,“在运营商、银联/银行、公交公司、第三方支付等各种角色中,产业链各方有望达成和谐的生态关系和稳定的商业模式。”

然而在目前仍然错综复杂、明争暗斗的产业生态环境下,谁有足够的动力和气魄去实实在在地推进开放?谁又将率先迈出真正开放的第一步?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