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统计研究, 行业资讯 > “直销”搅动银行业

“直销”搅动银行业

2013年10月27日

来源:新金融观察 

也许很快,国内任何有网络的地方,都可以24小时自助办理银行业务。你甚至不需要银行卡,只要注册一个电子账户即可替代,这就是最近备受关注的“直销银行”。北京银行直销银行服务模式已于9月宣布开通,成为国内首家涉足者。在互联网金融的大潮下,我们有理由相信,它不会孤独太久。

  直销银行指的是几乎不设立实体网点,主要通过网络、移动终端、电话等媒介工具实现与客户连接的银行。真正意义上的直销银行具有独立牌照,对传统网点不存在依赖。

  欧美范本

  在国内仍是新奇事物的直销银行,在欧美已经相当普及。最早的直销银行可以追溯到1965年在法兰克福成立的储蓄与财富银行(BSV),至今已有48年。自1997年起,这一异于传统银行的业务模式先后在加拿大、美国、西班牙、法国、德国、英国等得到接纳,并逐渐成熟。

  由于我国此前尚无先例可供参考,直销银行在欧美的发展路径成为评鉴和揣测的参照物。

  投融资渠道已经丰富,可选金融服务众多,客户群开始分流,银行资金脱媒,竞争愈演愈烈……我国此时的金融环境,某种程度上与2000年国际知名直销银行荷兰ING Direct进入美国时的情形有所相似,因此其战略和经验也显得颇具借鉴意义。

  招商证券的报告称,ING Direct之所以能够在美国快速成长,关键在于很好地解决了银行经营的三个重要问题,即“为谁提供服务、提供什么服务、如何提供服务”。

  在目标客户的选择上,ING Direct进行了严格界定:30至50岁之间的中等收入阶层,重视利息,有网络消费习惯,不愿在金融服务大量耗时。客户群体的同质性正符合直销银行用有限资源容纳更多客户的需求,避免个性化服务引发的金融资源占用和成本上升。为了保证这一点,每年约有3500名左右要求个性化金融服务的异质客户需被清理,如此可节约100万美元以上的年度成本支出。

  所提供的银行产品则被定位为“简单”,仅有储蓄账户、CD、抵押贷款等基础产品,其利差水平也颇为惊人,低达1%左右且长期维持。在“薄利多销”的策略下,仅六年后,客户数量已达到490万人,税前利润3.5亿美元。

  值得一提的是,在安全方面ING Direct做了很多文章。在客户合规性检查、账户登录验证、资金划拨、支票签发等方面均有严格规定,并为存款客户提供联邦存款保险公司的存款保障。

  直销银行“低成本、高利息”的特点在德国信贷银行(DKB)同样可以得到佐证。据北京启元投资咨询的报告,2009年年底该行资产总额达508亿欧元,其职工数却仅为1177人,人均资产高达4316万欧元/人;而2010年三季度末德国主要全国性实体银行存款利率水平维持在0.35%至1.1%之间时,该行的存款利率高达1.65%。

  本土化尝试

  在南开大学金融发展研究院副院长田利辉的眼里,直销银行这种“薄利多销”的盈利模式在国内同样大有可为。“这其实是一个非常朴素的经济学原理,成本缩小后定价理应更低,当然这有待于存款利率市场化的落实。”他向新金融记者表示,我国银行的客户群体表现出民众个体户经营现象普遍、储蓄率偏高等特点,这使得以零售业务为主的直销银行在我国的发展前景可能比欧美国家更广阔。

  对于此番直销银行服务模式的推出,招商证券银行业研究员肖立强用“正当时”来形容。他认为随着中国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快速发展,直销银行会是未来银行业发展的一个重要模式。田利辉也表示,我国目前正值利率市场化的金融改革,同时网络技术发展已经比较成熟,在互联网金融大热的环境下,直销银行作为其必要组成部分不可缺席;且支付宝、财付通等网上支付发展已颇有成效,直销银行某种程度上可视为其升级版。

  北京银行信息科技管理与电子银行部总经理施展向记者表示,他并不认同所谓“换汤不换药”的评论。此次北京银行开通直销银行服务,并非简单的模式复制或渠道拓展,而是围绕如何使金融服务由专业化向自助化转变、结合我国特点进行的金融创新。在“互联网平台+直销门店”立体化服务体系下,通过“在线操作+远程人工支持”的服务方式,实现实体网络和虚拟网络互补结合。“中青年客户群体将成为主要受益者,银行服务模式或许将进入一个新阶段。”

  田利辉则更看好民生银行推出直销银行的计划。相比北京银行与荷兰ING的合作,他认为民生选择阿里巴巴更为明智,后者既有的大批对线上业务高度忠诚的客户将成为助力民生的利器。“直销银行的主要客户群体还是年轻一代,让他们感觉到‘自己做主’是业务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

  而推出直销银行更深层的意义在于,利率市场化后的利差走向将进一步明确。他表示:“如果依然保持现在的银行格局,在取消利率管制后,各家银行有可能会通过达成价格联盟而使利差不降反升。”直销银行加盟后,银行间竞争将更为充分,利率市场化后利差水平下降的可能性增大。此外,对业内讨论的直销银行利好股份制银行和城商行的观点,田利辉表示赞同,“最适合发展直销银行的就是民生银行、北京银行等已有品牌信誉,却又不足以抗衡五大行的中型银行。”他认为直销银行非常考验运作管理能力和效率,中型银行可能更具优势,“正如在线下颇具实力、分店众多的苏宁,其线上业务也不能完全超越京东。”

  田利辉特别提醒,发展直销银行的前提是要打造过硬的网络技术和安全标准,一旦出现重大技术问题和安全故障,所涉银行将可能遭受灭顶之灾。同样持有担忧情绪的还有云南省律协公司证券金融业务研究会委员周昌发。他向记者表示,直销银行的特殊性可能加重“市场失灵”。尤其在交易平台“无纸化”的情形下,如果客户在交易中权益受到损害,很难找到相关的证据;同时不法分子通过网络作案的几率也可能有所增加。监管层需要在法律层面向直销银行设定更多的义务,进一步保障客户的知情权、求偿权、隐私权等重要权利。银行自身也应充分自律,在产品宣传和信息披露方面避免过度宣传等易被诟病的做法。

分类: 统计研究, 行业资讯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