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银行卡 > 花旗东亚南洋信用卡生存调查:收入主要靠年费

花旗东亚南洋信用卡生存调查:收入主要靠年费

2013年7月15日

尽管多家外资银行均有自己的信用卡业务,但事实上,能在国内独立发行信用卡的外资行,目前也仅有3家,分别是东亚银行、花旗银行、南洋商业银行,而后两家信用卡发行时间尚不超过一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x_large

“我们在中国信用卡发展的第二个10年加入市场,做的就是差异化竞争。”花旗中国信用卡和无担保贷款业务总监邱丰凯介绍。

差异化背后,实际上也是外资行面临的真实市场生态:95%左右的市场被中资行占领,发行规模、营业网点寡难敌众,盈利模式水土不服。

生存之道:与中资行联名发行

“目前信用卡想要盈利,仍旧依靠规模效应,发卡量在300万张左右才能盈利。”上海一家股份制银行信用卡中心负责人介绍。

来自央行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2年末,国内信用卡累计发卡量为3.31亿张,较上年末增长16%,增速放缓8.3%。虽然多家银行信用卡中心负责人均表示将不再单纯追求规模,但到一季度末,国内信用卡累计发卡量又达到3.43亿张,同比增长17.85%,信用卡人均持卡量达到0.26张。

事实上,国内发行量排名前十的银行信用卡均已超过千万张,其中2012年末发行量最大的工行信用卡规模达到7713万张,而到5月底,这个数字又突破了8000万张。

“外资行信用卡对我们的冲击不大,他们的发行规模也没办法与中资行抗衡。”前述银行人士称,外资行信用卡所面对的市场格局是,95%以上的市场份额均被中资行占领。事实上,出于国内政策缘故,此前外资行在国内发行信用卡的方式为,寻找中资行联名发行信用卡。

对于外资行在国内发行信用卡,监管部门有硬性规定:必须在国内建有独立的数据中心,以满足数据处理和安全相关的要求,无论在人力物力上,这都是一笔相当大的投入。

一家发行规模1000万的股份行信用卡负责人介绍,该行信用卡中心工作人员超1000人,而规模较大的招行工作人员超5000人,“信用卡业务运转需要大量人力物力配置,投入巨大。”该负责人坦言。

有鉴于此,人员和网点建设并不占优的外资行,选择了与中资行联名发行的形式。如花旗银行与浦发银行(600000)、广发银行,汇丰银行与交通银行、恒生银行与兴业银行(601166)、德意志银行与华夏银行(600015)、澳新银行与上海农商行,而这些外资行的大部分均与合作中资行有股权关系。“外资行在技术和经验上提供帮助、中资行则利用本土资源优势,这是普遍的合作形式。”一家外资行中层人员介绍。但实际上,联名发卡盈利中的大头则归属于中资行。

年费收入是主要部分

“国内每年信用卡的剪卡率超过10%,也就是说大概有3000万张信用卡被剪,而这就意味着同时有3000万个新机遇。”在谈到外资行独立发卡的考虑时,邱丰凯如此介绍。

在去年9月结束与浦发联名发卡后,花旗银行成为国内第一家独立发行信用卡的全球性银行。但花旗并不是首家独立发卡的外资行,早在2008年,东亚银行就已经推出人民币信用卡,而在今年年初,南洋商业银行也发出首批信用卡。至此,在国内独立发卡的外资银行达到三家。

东亚银行发行卡类有人民币普卡、金卡和白金卡,其中门槛最低的普卡月薪3000元即可申请,而白金卡则要求在该行账户有150万元存款,此外,三种类型信用卡的年费分别为120元/年、300元/年、800元/年。

花旗银行发卡类型有礼享卡、礼程白金卡,两张卡的申请门槛分别为月薪3500元和6500元;年费方面,礼享卡年费为300元,礼程白金卡年费1400元,其中礼享卡首年免费,次年免费的门槛较高,需主附卡合格消费累计满3万元/年,而礼程白金卡则没有年费减免。

南洋商业银行在今年1月推出首批信用卡,其首发卡均为芯片信用卡,包括个人卡和公务卡两种类型。与另外两家外资行相比,南商的年费最高,两种套餐主卡年费分别为2000元和1200元。

与中资行信用卡相比,外资行信用卡高额年费成为争议焦点。对此花旗银行表态称,“年费收入在我们的收入结构中会占很重要的一部分。”显然,外资行对于减免年费以扩大发卡量这种“中式”模式并不感冒。

差异化的盈利模式

就具体的信用卡发行规模,三家外资行均没有透露相关数据。但前述中资行信用卡中心人士介绍,其最高的发行规模估计也未超过100万张。

尽管没有具体的发卡量数据,但从年报上看,外资行信用卡业务占比仍旧较低。花旗银行(中国)早前公布的年报数据显示,截至2012年末,该行信用卡贷款余额5亿元人民币,仅占个人贷款总额的4%,占贷款及垫款总额的0.7%。同期东亚银行(中国)信用卡贷款余额为6.06亿元,分别占个人贷款总额和贷款总额的3%、0.5%。

因为发行规模的限制,外资行信用卡的盈利模式也备受争议。对此,邱丰凯称,花旗银行现阶段加入市场,做的就是差异化竞争。而在采访中,三家外资行均谈到客户定位将趋于高端、细分化。

所谓“差异化竞争”,前述中资行信用卡中心负责人认为,外资行的客户主要定位于具有国际背景的人士,如外企和外事工作人员。这类人士看重外资行的全球性优势,其兑换航空里程、国际间积分永久有效等模式,吸引了主要的境外客户,这点弥补了发行规模小的劣势,另外,年费设置也是境外客户容易接受的收费项目。

谈到客户构成和盈利空间时,邱丰凯介绍,目前该行信用卡客户质量都非常高,而根据国际市场的经验,即使在成熟市场信用卡业务能够做到盈利也需要2年时间,因此目前花旗中国信用卡业务还处于投入期。

“现在东亚、花旗都不敢说已盈利,只是说给客户提供了全方位服务。前期来看,外资行做信用卡提升品牌的目的大于盈利目的。” 这一点上,南洋商业银行银行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

除此之外,因为网点设置局限,外资行还款渠道也相对单一。对此,花旗银行表示将加大网络渠道建设,而南洋商业银行则表示,自己将依托中国银行、中银香港及中银卡司庞大渠道网络及商户优惠网络,在外资行信用卡中占据独有优势。

分类: 银行卡 标签: ,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