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行业资讯 > 马蔚华:银行就是IT企业

马蔚华:银行就是IT企业

2012年12月18日

马蔚华为中国企业领袖年会2009年度的终身成就奖获得者。在今年2012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中,他也受邀出席,并做了主题演讲。他指出,中国经济发展到今天面临当今这个世界竞争的格局,增长速度固然不可忽视。但是,在未来的十年,尤其不能单靠钢铁、水泥、玻璃,要靠经济增长中的技术含量,要提出经济发展的质量。

面对这样的转型,这样一个大的宏观环境,马蔚华又表示,我们没有别的选择,只有用自己的转型来支持经济大局的转型,因为现在商业银行也在面临前所未有的新的挑战和矛盾,包括经济增长速度放缓。因此,应该定位成抓两小企业,小企业和微小企业,而且特别重视在小企业中的成长型的高科技的这样的小企业。因为这是全世界创新的历史经验表明了的。

银行实际上变成了企业融资的解决方案提供商,变成了中介机构和组织者,要对银行重新定义。

1999年我刚到招行的时候,作为一个很小的、年轻的股份制银行,招行在亚洲金融危机中受到了伤害,离岸业务受冲击较大,不良贷款率也很高。作为一个中小银行,我们必须找到自己的方向。那时,中国银行业的业务基本上都是同质化的,主要做大企业批发业务,靠利差盈利,零售业务刚刚起步,基本上还是存折时代。但互联网已经开始发展,中国开始有1-2千万网民。

站在新的起点上回顾过去,招商银行交出了漂亮的成绩单。作为中国境内第一家完全由企业法人持股的股份制商业银行,招行成立25年来,艰苦创业,从当初只有1亿元资本金、1个营业网点和34名员工的小银行,发展成为了资本净额超过2000亿元、资产总额3.1万亿元、机构网点超过900家、员工近5万人,在上海和香港两地上市的全国第6大、全球第56大商业银行及世界500强企业。招行现已成长为中国境内最具品牌影响力的商业银行之一。在中国银监会对商业银行的综合评级中,招行多年来一直名列前茅。

招行之所以发展得比较好、比较快,主要得益于近年来率先在中国境内同业中提出并实施了“三步走”和“两次转型”。即业务网络化、资本市场化、发展国际化和2004年开始的一次转型和目前正在实施的二次转型。

业务网络化中,比尔·盖茨对我影响很大。我到招行以后,读了比尔·盖茨的一些IT方面的书。他说:“传统的银行如果不改变现状,他们就是一群21世纪行将灭绝的恐龙。”

在我看来,银行就是IT企业,IT的发展会对银行业产生重大影响。在历史上,特别是近代有了IT以后,通讯技术的每次变革,都对传统的银行产生了非常革命性的影响。重大的科技变革,会给人们的生活方式、生产方式带来强烈的冲击,进而产生新的需求,这种需求也包括对金融的需求。

所幸招行抓住了互联网兴起带来的历史机遇,于1999年推出了中国境内第一个系统的网上银行“一网通”,并以此为基础逐步构建了包括自助银行、电话银行、手机银行等在内的网络服务体系。网上银行解决了招行物理网点不足的问题,现在招行互联网的业务替代率是89%。

今天看来,“一网通”和此前推出的“一卡通”成了零售银行的两个轮子,我们抓住这个机会发展零售业务。后来的第一次转型,即2004年开始的转型,我们明确提出加快发展零售业务、中间业务和中小企业业务。以此为基础,我们又不断创新,比如发展信用卡,还被哈佛大学编写成MBA教学案例。

在资本市场化方面,我们在资本市场经历过5次大的融资活动,A股上市、可转债发行、H股上市、次级债发行和A+H股配股融资。融入资本市场,给我们最大的一个意义就是促使招行内部治理结构完善,招行不仅由此得以补充资本,更重要的是在管理上实现了脱胎换骨。而发行可转债让我们认识到如何让你的行为得到投资者的认可,跟投资者建立很好的交流机制。到H股上市,让我们学会了怎样适应国际游戏规则。招行H股上市六年,每年我都去路演,这可能在银行业里绝无仅有。但正因为如此,保证了我们与投资者的充分交流,获得了他们的支持。

第三步是国际化,国际化有两种含义:一种含义是,我们“走出去”的探索;第二种是管理本身的国际化。走出去的探索有两种模式:一种是在境外设分行,一种是并购,当然还有一种是合资。这几种形式我们都做了探索,比如2008年,招行纽约分行成立,是第一个进入美国市场的中国银行。之后并购香港永隆银行,以及建立合资保险公司招商信诺人寿保险公司,都是我们在国际化方面进行的良好的尝试。

我认为,银行必然遇到两个脱媒:第一个脱媒,是资本性的脱媒,就是间接融资要逐渐被直接融资取代。当年以股票市场为代表的直接融资比例还很小,债券市场也微乎其微,90%以上的融资靠银行,那时我已经感到,这种融资方式一定会改变。美国在80年代石油危机之后,间接融资占比就已经不到60%了。90年代时,利率市场化已经完成,美国银行体系的间接融资比例已经降到不到30%。这种事在中国肯定要发生,银行的市场份额肯定要受到直接融资的挑战。第二个就是技术性的脱媒,就是IT技术会对中国的银行支付体系产生重大影响。两种脱媒现象会使银行的融资中介地位受到挑战,银行必须要加快转型不断创新经营模式,才能获得新的生存发展空间。

这几年来,“巴塞尔三”的推出,本身就是一个科学的资本管理系统。我力图通过推动资本管理带动全行的管理更加科学化。我们的第二次转型,许多内容都是从这里开始的,就是加快转变经营方式,真正走集约化经营的道路。

实践表明,“三步两转”战略较好地把握住了银行业发展趋势,切实推动了招行的业务发展与价值提升。招行过去十来年的奋斗发展史,就是一部通过“三步两转”发展战略来实现差异化特色经营、谋求战略持续领先的历史。

如今,互联网对银行的冲击,已经超出了我的预想。前不久“光棍节”当天天猫加淘宝网将近200亿的交易额给我深刻的启发。我们身处网络时代,不要以为传统的东西还会安然的存在。我们不是要抵制它、排斥它,甚至仇视它,我们需要欢迎它,和它携起手来共同迎接这个时代。未来,互联网的发展对传统银行的挑战会更深远,这主要是过去的间接融资和直接融资之外,会有第三种融资形式,就是互联网融资。而传输技术、传感技术、智能终端、云计算、搜索引擎都在迅速发展,而且容量越来越大,我丝毫都不怀疑移动支付将成为一种非常主要的支付方式。

银行传统的经营方式、产品都会受到挑战,那银行做什么呢?做财富管理。过去可能主要靠吸收存款,现在卖理财产品,提供全社会的财富管理,其中也包括对一些高端客户提供私人银行服务。财富管理可能将成为一个巨大的市场,有老年人的、年轻人的、有钱人的、一般老百姓的,有对公的、对私的,都需要财富管理。对企业也要提供一整套服务,因为企业不再完全指望银行贷款了。金融市场越来越发达,银行实际上变成了企业融资的解决方案提供商,变成了中介机构和组织者,对银行重新定义。

如果银行不这样做,可能竞争就难以为继。我们力求继续做到“早一点、快一点、好一点”,招行才能发展得更好。

对整个国家而言,过去十年,经济发展成绩十分显著,GDP增长了4倍左右,中国经济从世界第六位上升到第二位。毫无疑问,成绩值得肯定。但是,经济上升,制度红利下降,中国已经进入改革深水区,改革面临的任务十分艰巨。

未来5-10年,对中国来讲非常关键。中国现在处在一个大环境、小环境都很艰苦的情况下。大环境主要是金融危机和国际政治环境,小环境则是中国经济转型、社会转轨和人们的思想转变。经济和社会、科技的发展,都给这个国家带来很多新的挑战,过去30年的增长方式,在今天已经难以为继了,中国经济增速放缓是不可避免的。

中央提出转变经济增长方式非常正确,要增加中国经济增长的内涵,增加经济增长的技术含量和竞争力。我们必须在未来的5年里,坚定不移地把经济增长方式转变完成。否则,机会丧失后,或者5年、或者10年,中国就会掉在中等收入陷阱里。从这个角度来说,我觉得必须做好三点工作:

第一,必须创造一个良好的市场经济环境。如果说过去这些年我们建立了商品价格交易的市场机制,那未来的5-10年必须完成市场经济要素市场的价格机制,利率市场化就是其中重要的一条。实现资本的价格以及其它要素价格的市场化,是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基础。

第二,必须坚定不移地进行政府行政审批制度的改革,转变政府职能。从经济转型的角度看,这是最迫切的。

第三,在科技体制方面,要加大经济增长的科技含量,加大科技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中国科技转换率才不到20%,西方则高达80%,你不能再动不动就弄点水泥、钢铁、玻璃这类的项目。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