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行业资讯, 银行卡 > 花旗中国正式发行独立品牌信用卡 启动新战略

花旗中国正式发行独立品牌信用卡 启动新战略

2012年11月8日

花旗中国“新旅途”

欧兆伦有“逆周期”想法,尽管中国经济放缓,花旗中国仍在快速拓展网点。

10月中旬,花旗集团似乎在变魔术,给了市场一个惊喜和一个惊讶,一时让人摸不着头脑。

惊喜的是,10月15日发布的花旗集团的三季度业绩超预期,股价因此大涨5.5%。惊讶的则是次日其CEO维克拉姆·潘迪特(VikramPandit)出人意料地辞职,继任者为迈克尔·科巴特(Michael Corbat).

从三季度财报看,花旗集团超过一半的收入来自新兴市场经济体,新兴市场对花旗业绩贡献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人事变动会不会对既定的战略方向大有影响呢?

花旗中国在第一时间发表声明称:“对中国的坚定承诺依旧且从未改变过,花旗在中国的业务发展势头强劲,对未来业务持续增长和发展我们有着充分的准备和信心。”

金融危机一度让花旗中国的业务发展面临诸多不确定性。不过,随着对中国市场的适应,花旗在中国的发展正在重返快车道。

作为花旗中国掌门,欧兆伦于2008年5月出任花旗银行(中国)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可谓受命于危难之际。

自上任以来,欧兆伦为花旗中国带来不少“新”思路,他崇尚“稳健”,非常重视创新。在他看来,外资银行未来在中国的发展机会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海外网络和创新文化。

零售银行新战略

9月19日,花旗中国正式发行独立品牌信用卡,包括首张人民币信用卡和美元信用卡。花旗亚太区首席执行官卓曦文(Stephen Bird)在信用卡首发仪式上,将之称为花旗“一项重大的业务里程碑”。

信用卡业务一直是花旗集团全球业务收入的重要来源之一。2011年花旗亚太消费金融业务实现收入80亿美元,实现利润19亿美元,占到其亚洲业务收入和利润的大约一半。

花旗曾和浦发银行在2004年合作推出联名信用卡。

今年2月,花旗和浦发银行同时宣布停发联名信用卡,花旗在浦发的派驻人员也撤出,浦发信用卡中心完全由浦发银行人员管理。

卓曦文说:“这和我们合作初期的目标一致,即浦发能在信用卡业务流程、人员、技术等方面完全独立运作,且业务量达到一定规模时,花旗会退出。”

和信用卡的单飞相呼应,今年3月19日,花旗银行最终选择“清仓”所持浦发银行2.71%的股份,结束双方长达10年的“婚姻”,获利3.49亿元人民币。

欧兆伦解释说,抛空浦发股权是花旗全球资本金调整方案的一部分,且花旗和浦发还签署了新的战略合作协议。

需要长期投入的信用卡业务之所以受到花旗中国的重视,与花旗在中国乃至亚太区的零售银行业务战略不无关系。

“零售业务是我们的核心业务之一,也是我们在中国非常重视的业务。”欧兆伦接受《陆家嘴》记者专访时表示。

作为首批转制为本地法人的外资银行,起初花旗中国的网点数量和同为首批转制的汇丰、东亚、渣打三家外资法人银行相去甚远。

不过,况正在发生变化,花旗开始在内地加速拓展网点,并在零售网点的选址和概念引领上独树一帜。先是在国内推出“高科技网点”的概念,随后将网点开进地铁站,走起亲民路线。

欧兆伦这样解释花旗零售银行的“新思路”:网点规模是一个要素,但不单是网点数量方面。首先,花旗的每一个分支行网点都比较大,并将零售银行一揽子业务都放在零售网点做;第二,花旗不单是依赖网点的数量,在网上银行、手机银行方面也是与其他银行竞争的重点;第三就是要有非常好的服务;第四,花旗非常重视产品,客户最后买的就是产品,产品不到位就没有竞争能力。

“市场上的竞争不是单纯某方面的竞争,而是一揽子的竞争,从网络、科技到服务、产品,在我们强大的品牌下和竞争对手竞争。”他说。

花旗零售银行网络覆盖全球,有4600多家分支,是消费金融业务旗下的五大业务部门之一。曾被视为“聚宝盆”的零售银行业务如今继续成为花旗的“财源”,亚太地区消费金融业务的表现尤为出色。

从上半年业绩来看,亚太地区对花旗全球净收入的贡献率超过35%,其中,亚洲地区消费金融业务对这一贡献所占的比率高达50%。

今年7月,花旗任命花旗亚太区消费金融业务总裁罗中恒(Jonathan Larsen)为全球零售银行总裁。这是花旗首次将其一个主要的消费金融业务部门的全球负责人设立在亚太区,凸显了亚太地区消费金融业务对于花旗全球消费金融业务的重要性与日俱增。

中国经济放缓之忧

10月15日,花旗集团公布了第三季度财报,公司超过一半的收入来自新兴市场。由于花旗承担了出售持有的摩根士丹利旗下经纪商美邦银行股权带来的损失,第三季度净利润为4.68亿美元,较去年同期37.7亿美元的净利润下跌88%,但净利润跌幅仍小于分析人士此前的预期。若剔除出售美邦银行带来的损失,花旗第三季度净盈利32.7亿美元。

按照惯例,花旗并未在财报中公布花旗中国的业绩数据,欧兆伦对今年花旗中国的业绩表现用“不错”二字来形容。

“上半年的表现比年初的预测要好。宏观环境当然有一定的改变,我们也看到今年整个经济有一定的挑战,但上半年整体来讲,所有业务表现都比较满意。”

花旗在中国的历史可追溯至1902年5月,是首家在中国开业的美国银行。2007年4月,花旗成为首批注册成为本地法人银行的国际银行之一。目前,花旗中国拥有13家分行、51家零售银行网点。

欧兆伦透露,花旗中国会持续投入中国市场,未来还将继续拓展网络,在不同城市开分行,现设有分行的城市则会深化支行的网点。

金融危机以来,新兴市场相对稳定的业绩表现让在欧美市场遭遇瓶颈的全球性银行纷纷加大投入。然而,担忧随即而来,新兴经济体增速放缓已成不可回避的事实,美国分析师就担心花旗对新兴市场的大举投入可能存在隐忧。

事实上,中国经济放缓对银行业的影响已经显现。在中国上市银行亮丽的中期业绩中,不良贷款的上升成为最受市场关注的隐忧。

目前,花旗中国的主要客户群体包括跨国公司、国企、大的民营企业、中小企业和金融机构,其中中小企业业务是花旗中国的核心业务之一。

作为经济下行周期中总是最先受到冲击的中小企业的经营状况,时刻触动着银行的神经。

欧兆伦认为,宏观经济出现问题时,每个企业都有压力。但他表示:“对不良贷款问题不是很担心,花旗中国虽然有不少中小企业贷款,但有问题的风险敞口不大。”

相比那些海外分析师们,欧兆伦对中国市场的看法显然更为乐观。他表示,明年的宏观经济对银行有一定压力,但他对中国政府和中国经济有信心。第一,中国政府不是第一次经历这种类型的经济周期;第二,中国内部有能力来处理经济周期。

如果说中国经济增速放缓和宏观经济调整并未让欧兆伦感到担忧,那么利率市场化趋势下外资行所面临的资金成本上升和息差收窄则让他感到一丝压力。

欧兆伦说,利率市场化短期对银行业是有一定压力的。但花旗很早已经认为国内的经营环境会发生改变,尤其是利率市场化和汇率开放的趋势。所以一直都有准备,某种程度上利率市场化也带来机会。

“从长远来说,更开放的市场从长远来说是件好事,可以将银行的竞争能力更完善地体现出来,另外在产品创新上有一定的优势。即使利差收窄了,相信监管部门会允许新产品出来。除了利差收入,银行还有风险管理产品、理财产品、贸易融资和现金管理的业务收入,所以对银行来说更均衡,利润质量就更高了。”欧兆伦说。

未来不仅是业务结构的调整,花旗中国在各个地区的发展节奏也开始发生变化。欧兆伦透露,往后的发展,中西部、东北地区会比华东地区的发展速度更快。虽然花旗中国的网点在华东地区较多,但近年的发展已经逐渐开始向中西部渗透,比如在长沙、贵阳、重庆开展业务。

启动创新文化

经济周期的起起伏伏对于在银行业打拼27年的欧兆伦并不陌生。然而,带领花旗中国从金融危机重创海外母行的阴霾中走出来并非易事。

欧兆伦说:“我们有逆周期的想法。每个人都觉得好的时候,你要小心。每个人都觉得不好的时候,你要给团队很大的鼓励,让他们不要害怕。最主要的是,定下来策略以后,步伐要稳定一点。比如,你定下了5年的策略以后,有一点点问题就害怕;而好的时候呢,不是自己的主要业务又要启动。要集中精力做自己的核心业务,那么经济好和不好不是很大的问题。”

欧兆伦的秘密武器是两个词——稳健和创新。

他说,银行最重要的是要稳健发展,不可以短期速度提得很高。“经济很好的时候,我们的表现没有竞争对手好,这可能是我们主动将业务减慢,因为我们认为经济未来可能会下滑了,现在不可以再跑得这么快了。在这种情况下,虽然短期我们的表现比竞争对手发展慢一点,但整体来看我们会做得更好。”

求稳,但不是一成不变。在欧兆伦看来,花旗中国未来的发展机会主要体现在两方面:创新文化和国际网络。

“一定要允许员工创新,假如不创新,今年好,明年会不好,明年好,后年也会不好。因为产品慢慢老化了,银行也没有(增长)动力了。所以一定要有新的产品、新的员工、新的概念引进银行才行。”欧兆伦说。

花旗对创新尤为重视。花旗集团设有全球创新官一职,在新加坡和香港等地设有研究中心。同样,花旗在中国有一个创新委员会,成员大部分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欧兆伦也是这个委员会的成员。

谈起创新话题时,平日绅士范十足的欧兆伦十分兴奋。他说,有两种创新形式,一个是研究中心的创新,二是车库里的创新,如苹果、微软、Google,花旗希望两种创新都很活跃。有些创新一定要通过研究,比如新的风险管理产品,需要大量数据分析,而有些创新则是在车库里完成的,让整个银行启动创新文化。

此外,人民币国际化让拥有海外网络的外资行看到机会。欧兆伦分享了一个例子:“我近期去土耳其参加一个研讨会活动,我们会讲什么呢?会讲人民币国际化和跨境贸易结算的话题。如果有网络,在人民币整个发展过程中(外资行)有一定的优势。”

从英国、新西兰、中欧、泰国、印度到中国市场,欧兆伦对中国银行业最深的感受就是“中国银行业市场非常庞大,有很多的空间允许不同类型的金融机构在中国发展”。在中国市场,一定要有投入的决心和耐心。

欧兆伦将花旗在中国市场的发展称为“一个旅途”,走过110年的历史并不久远,中国是花旗全球最重要的市场之一,花旗还会一直投资,相信也会有回报。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