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行业资讯 > 金融业改革 10年风雨兼程

金融业改革 10年风雨兼程

2012年9月18日

■张彬

编者按:变革中熔铸辉煌,艰难中彰显成就。这10年,中国金融业一步一个脚印,用信心和智慧写下举世瞩目的恢宏篇章。是变革,给中国金融业带来了脱胎换骨的变化;依然是变革,将引领中国金融业的未来发展之路。

金融棋活,全盘皆活。作为现代经济的核心,作为金融业的主体,今天的中国银行业正有力地支持着经济社会发展,有效满足着各行各业的金融需求。

“理想状态下,金融在幕后默默运行;但风云突变时,金融部门危机将痛苦地浮出水面。”这是世界银行在2001年的一份报告《金融与增长:变动世界中的政策选择》中,对金融发展影响经济健康成长重要作用的描述。

中国的国有商业银行曾一度被国际同行视为技术上已经破产、随时可能爆发危机,而如今,当全球金融业深陷危机之时,中国银行业却风景这边独好。上市后的中国几大银行其利润率、核心资产等都名列全球银行业前10名。作为金融改革的重头戏,银行股改成功上市给出了满意答卷。

国有商业银行股改上市

如果说,在中国银行业体系变迁的历史版图上,1978年是一道重要的“分水岭”,那么到2002年底,中国银行业已经走到了又一个命运攸关的时刻,改革迫在眉睫。

当时,国际权威评级机构标准普尔发布报告称,中国12家商业银行的信用状况全部被评为投机级(即BBB-级以下),而其银行业金融机构总资产不足27.6万亿元,不良贷款率超过17.8%。

2002年的金融工作会议上,国家制订了国有银行业“重组—引资—上市”的改革三部曲,希望通过大规模财务重组,从根本上改变国有商业银行传统的产权与经营机制,健全公司治理,强化市场约束,推动银行的持续改革。

用“闪电”来形容中国四大银行先后上市的速度之快一点也不为过,2004年1月6日到2005年4月,中国银行、中国建设银行、中国工商银行三家大行已经先后完成了股份制改造和财务重组。到2005年底,整个国有银行的不良贷款历史性地由两位数下降到一位数,至2006年,资本充足率均达到10%以上的稳健水平。

2005年10月27日,对中国银行业来说是一个具有标志性的日子。这天,中国建设银行成功登陆香港资本市场,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2006年6月1日,中国银行H股先于香港联交所正式挂牌,一个月后即迅速回归A股;而中国工商银行更创下世界最大规模的IPO纪录,同年秋季实现了A+H股同步上市。

交通银行先于工行在香港上市,后又于2007年7月回归A股。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的背景下,中国农业银行义无反顾地启动了股改,并于2010年完成A+H股同步发行、先后上市。至此,中国国有商业银行股改上市圆满“收官”。

“以前,我们这里对公和对私营业窗口加起来才7个,自助终端也只有一台穿墙的大型取款机。”环顾四周,梅欢笑眯眯地对记者说,“现在,整个大厅服务窗口已经超过20个,而且还根据不同客户的需求细分为五大功能区,服务效率是以前不能比的。”

梅欢从2001年就一直在中国银行金华分行营业部担任大堂经理,对于这家二级分行的变化,她既是亲历者也是见证者。10年间,金华分行的资产总额从2002年末的68.54亿元增长到2012年6月末的305.15亿元,税前利润从亏损1083万元到盈利4.76亿元。

改革带来的不仅仅是数据的变化,更是经营理念和发展模式的变化。而中行金华分行这种全方位的变化,也正是中国银行业10年改革变迁的一个缩影。

截至2011年底,中国银行业金融机构总资产达到113万亿元,是2003年底的4.1倍;不良贷款率从2003年底的17.8%降至2011年底的1.8%;资本充足率和核心资本充足率升至12.7%和10.2%;商业银行平均拨备覆盖率达278.1%。

中国银行业改制的成功上市,不但证明自身的实力,也得到了国际同行的认可。2011年,英国《银行家》杂志最新公布的全球1000家最大银行排序显示,工、建两行分列全球净利润排行榜冠、亚军,并与中行、农行全部进入核心资本排名前10位。

金融服务无处不在

以前,由于云南属于“老、少、边、穷”地区,农村交通不便,金融服务机构、基础设施缺乏,给当地的农民带来了很大的困难。尤其是近几年新农保、新农合、各类支农补贴也依托银行进行资金发放,边远地区的农村居民取钱就成了大问题。

前不久,记者到云南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福贡县采访,路过鹿马登乡赤恒底村时,娃底三组的迪付局拉着记者的手说:“现在山沟里也有银行了,我们现在取钱,再也不用溜索、爬山、搭车了。”

在杭州五县市部分地区,2012年度杭州市中心镇金融服务业发展项目已经确定,在中心镇新增18台以上ATM机,在乡镇就能用ATM机取钱的现象越来越普遍。据统计,截止到2011年10月份,全国ATM机数量超过27.1万台,大大方便了储户取钱、转账等基本金融服务。

刘先生经常因出公差到国外,无论他出差到哪里,手中只需一张银行卡,省去了以往需要带现金去银行兑换当地货币的麻烦,到哪里购物、消费都更方便。

金融改革进入“深水区”

今年3月28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设立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这个决定被媒体称为积极推进金融体制改革的信号。

温州中小企业协会会长周德文的办公室里人来人往,找他的人基本可分为两类,一类是陷入生存危机的企业家,前来咨询这场改革能否以及如何帮助他们走出困局;另一类是手握大量现金的企业家,他们关心的问题则是,他们能做什么。

“当前,中国金融改革已进入深水区。”中国建设银行高级经济学家赵庆明说,主要大型金融机构股份制改革基本完成,金融业融入全球市场的程度越来越深。

“这种新形势对下一步的金融改革提出了更深更高的要求,进一步推进改革就不单是金融部门的事,还涉及多个部门、多个领域,同时还有国际协调、合作的问题,每往前迈一步都不容易,这就需要以更大的决心和气力推进改革,以改革促发展、促创新。”赵庆明说。

“规模大不等于竞争力强,利润高不等于机制好,网点多不等于服务优。银行业的历史性变化得益于改革推动,今后的转型发展更需要改革推动。”用银监会主席尚福林的话说,“如果说8年前的改革是体制改革,那么下一阶段的改革重点就是机制改革。”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认为,中国的外围改革已基本完成,当前已进入改革的“深水区”,改革急需攻坚。他分析,改革不能由利益部门主导,否则极易“跑偏”。应借鉴国有银行改革的经验,成立多部门组成的国务院领导下的改革工作小组,设计改革总体方案,利益部门具体落实实施方案。

针对中国金融领域还存在一些突出的问题,郭田勇分析指出,金融机构经营方式总体粗放,公司治理和风险管理仍存在不少问题,农村金融和中小金融机构发展相对滞后,利率、汇率等方面的市场化改革还需进一步推进,金融宏观调控还有待改进,金融监管能力有待进一步提升,金融业的服务能力和水平与经济社会发展需要相比还有不小差距。

服务实体放在首位

今年初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指出,要牢牢把握发展实体经济这一坚实基础,从多方面采取措施,确保资金投向实体经济。

“强调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这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已有提及,在当前中国金融有了较快发展、国际金融危机负面效应仍在显现的背景下,金融工作会议又着重提出这一思路,无疑极具指导意义。”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说。

连平认为,今年国际金融危机发出的一个重要警示就是,一些国家金融发展脱离了实体经济,导致社会资本“脱实向虚”,诱发了金融海啸。

“这既是我们从西方发达国家爆发金融危机中吸取的教训,也是出于对自身经济发展需要的考虑。”赵庆明认为,当前,国内经济发展需要大量的资金支持,尤其是农村地区、中小企业的资金需求更为迫切,这更需要金融业把握好为实体经济服务的原则。

在民间资本活跃的温州市,如何建立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更好地服务中小企业,已成为各界热议的话题。温州中小企业协会会长周德文直言,此次改革就要看温州地方官敢不敢把“乌纱帽放在桌上”,敢不敢突破自己,敢不敢在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的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的12项主要任务中寻找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创新模式。

温州经济研究者、前温州市政策研究室主任马津龙则认为,改革能不能成功,关键看地方政府能不能以积极、主动的改革态度落实细则,“上世纪80年代温州私营银行诞生的草莽年代,连个影子文件都没有!”

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副秘书长杨农认为,当前应尽快建立起信贷与资本市场发挥更大作用的机制。提高金融市场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大力推动金融创新,既要认清金融产品的工具属性和风险中性特征,又要鼓励发展并有效把握动态边界的基本原则,尽快形成发展金融市场的共识,有效破除体制障碍,积极推动产品、机制和制度创新,发展资产证券化、市政债券、高收益债券等满足实体经济需求的基础性金融产品,显著提高金融市场尤其是资本市场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