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支付专题, 统计研究 > 现金的消亡

现金的消亡

2012年9月14日

作者: Miguel Helft

技术巨头以及像Square这样的新创企业希望你用手机支付一切,从口香糖到火车票。请看他们如何实现没有现金的最高境界。

坏脾气咖啡馆(Café Grumpy)是时尚达人光顾的场所。这家咖啡馆不屑宣扬自己,它地处纽约市切尔西区的一条僻静街道,很容易错过。门前没有标志,只是在一个大窗户上刻着一张皱着眉的脸。可当我第一次走进去时,我立刻感觉受到了老主顾一般的接待。我点了一份卡布其诺,对服务员说:“找Miguel收费。”然后,他去收钱了——冲着我的手机。而我根本没有把我的iPhone从口袋里掏出来。服务员将我点的咖啡名称输入到安装在咖啡馆风格简约的吧台上的一部iPad。几秒钟后,我的手机在我上衣口袋里震动起来,表明交易完成了。我迫不及待地检查是否一切都按照预想的那样进行。果然如此。这是我第一次对交钱买东西的过程感到开心。

如果你曾用自己手机购买一杯星巴克(Starbucks)拿铁,在梅西百货(Macy’s)买衬衫,在家得宝(Home Depot)买一盒螺丝

钉,你可能在结账柜台也经历过这样的神奇时刻。也许你读到过,已经在欧亚部分地区大行其道的智能手机支付正怎样大张旗鼓地进军美国。或者,你可能读过有关推特公司(Twitter)共同创始人杰克·多尔西(Jack Dorsey)的报道。他正在带领他的新公司Square颠覆复杂的支付世界。这家红得发紫的旧金山新创企业开发出了很多突破性产品,包括所谓的数字钱包。靠着这款数字钱包,我以非接触、无现金的方式在坏脾气咖啡馆购买了卡布其诺。(这家咖啡馆是多尔西的最爱,就是他开车带我去的,那里的咖啡也不错。)

这些迹象都表明,移动支付革命已经到来。但无论是多尔西的光彩履历——他经常被人比作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还是有关手机取代钱包的令人惊叹的预言,都没有告诉你一个事实:改变美国人买东西的方式其实是件难事。首先,零售商和他们的合作伙伴必须向主流的顾客提供相当大的优惠,才能让他们放弃刷卡,改在手机上点击。接下还有个“鸡生蛋还是蛋生鸡”的难题:除非电子钱包成为主流支付方式,否则商家不肯为了开通智能手机的无线付费功能而花大钱升级他们的POS终端机;只要消费者无法随处使用电子钱包,它们也不会成为主流支付方式。

希望在移动时代改造付费方式的不只有Square这样的新创企业,还有来自大型技术公司、金融机构、大型电信企业以及全国性的零售商。只有这些公司在通用技术标准和平台上达成一致,才会实现跨越不同的设备、无线网络、信用卡种类和零售商的移动支付。想象一下,如果塔吉特(Target)只接受三角形的美国运通卡,沃尔玛(Wal-Mart)只收圆形的美国银行Visa卡和方形的花旗银行(Citibank)万事达卡,而星巴克只允许你用星巴克预付卡,会是什么样子。这真是够可笑的。

Square创始人多尔西和他的引发美国移动支付运动的产品 Card Reader

可一旦这些问题解决了——涉及金额成百上千亿美元,但终将解决——现金将登上濒危物种名单。手机支付带来的变革之大,堪比20世纪50年代信用卡的出现,将改变我们购物和理财的方式。柜台两边的人都配备了功能强大的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买方和卖方的关系将被重塑。手机和平板电脑不仅仅成为消费者的钱包,还将变成商家读取信用卡的工具和收银机。顾客将把移动设备当成折扣券,用来比较商品的工具,还用来存放他们从大型零售连锁店或街边面包房等各类商店那里得来的各种忠诚卡。你的智能手机还是一个信号灯,在你走进一家商店时提示商家,它会向你推荐产品,展示对商品的评论,或者直接把你带到第五商品区,上周你没有购买的豆袋椅仍在向你召唤,而且现在你已经可以享受10%的折扣。你甚至不再需要零钱,给服务员或者给为你溜狗的人小费,因为这些也可以通过移动设备支付。

这样的业务涉及数以百万计的商家、数十亿次交易,数万亿美元的商业规模。难怪这场新兴的革命已经成为一场混战。人人都想加入进来,从AT&T、Verizon等大型电话公司到Visa、万事达(MasterCard)等信用卡机构再到谷歌(Google)、微软(Microsoft)、eBay旗下的贝宝(PayPal)等技术巨头。还有数十家新创技术企业也加入争夺,传统的银行、零售商和VeriFone这样的生产POS机的硬件厂家也进来了。所有这些竞争者都急切地想知道拥有4亿信用卡档案的苹果(Apple)和Facebook、亚马逊(Amazon)是否很快也要进来。事实上,苹果公司似乎正悄悄进入这个领域,今年6月,公司宣布iPhone将很快可以用作登机牌、电影票和商店预付卡(见图表)。

虽说驱动这场革命的技术非常复杂,但它的最终结果是让消费者办事大大简化。想想我在坏脾气咖啡馆的经历吧。尽管我必须事先搞定我的手机,将我的信用卡上传到Square的软件里,并授权它与坏脾气的收银机交换数据,但一旦完成这些,手机就不用出我的口袋了。我要做的就是点咖啡。这正是多尔西在开发Pay With Square软件所追求的体验。他用这款软件来推动交易。他对我说,这是他的公司到目前为止最引以为傲的创造。他说:“对我来说,这是技术的顶峰,以后不会有了。”他还说,技术障碍解决后,买卖双方将有更多的个人互动空间。其中一种可回溯到我们更陌生的时代:你的曾祖父走进一家杂货店,挑了一把铲子,告诉老板把这笔买卖记在账上,然后离开。“你只需专注于你要的东西和价钱,支付的所有环节都没有了。”多尔西说。

现在是早上9点15分,一种叫“起床号”的喇叭开始在旧金山的Square总部响起。在Square公司的后工业时代风格的办公室里辛苦工作的,是一个包容各种风格的城市青年群体,但不要以为,他们和军号之间有什么不和谐的地方。和每天早上一样,全公司的工程师和产品经理都听到了号声,从办公桌旁起身,召开每天一次的“站立会议”。他们挤在一起,分成若干小组,逐个地汇报昨天的工作和今天的计划。

成立于2009年的Square公司提供了一个了解移动支付的未来前景及复杂性的窗口,这不一定意味着引领我们前往未来的就是它。实际上,作为先驱,它已经成为追赶的大目标。但由于多尔西野心很大,几乎在为产业链条上的所有环节打造产品,所以Square公司的历程有助于我们了解这一行业为何已经成熟到可以爆发的程度——以及为何无论什么公司,想凭一己之力支撑这个体系都很难。

大多数人听说过Square公司,依旧是因为它的第一款产品——一种可插入智能电话、用白色塑料做的信用卡读取器Card Reader——获得了巨大的成功。这项发明让200万左右的依赖于现金交易的小商家——如美发师,钢琴教师,出租车司机甚至是婴儿保姆——接受了信用卡。用户增长飞快。商家目前用Square的Card Reader处理交易的年费用达60亿美元,比上一年10月时的20亿美元年费用有了大幅提升,使得Square成为营业收入增长最快的公司,也是硅谷中最繁忙的热门新创企业之一。它从大牌投资者那里筹集到了大量资金,其中包括Visa的投资。Visa认为Square是推广信用卡应用的一个渠道。目前,公司正吸引来自苹果和谷歌的天才工程师和高管,部分原因是Square有可能上市或是被高价收购,给利益相关各方创造巨额财富。去年在收到1亿美元注资后,公司的估值达到了16亿美元。它在6月份正争取两倍于其估值的新一轮融资。

在被推特公司董事会要求辞去首席执行官职位后,多尔西在他位于旧金山的400平方英尺(约37.2平方米)的公寓里孵化了Square公司。(2011年,他又胜利返回推特,目前担任董事长和首席产品指导。)那时每天早上,多尔西都要把行军床折叠起来,为一位吹玻璃的工匠、创业者、Square的共同创始人的吉姆·迈克尔维(Jim McKelvey),擅长移动软件开发的工程师特里斯坦·奥蒂尔尼(Tristan O’ Tierney)腾出地方。这三人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做了一个可以刷卡并完成交易的系统。

不难理解Card Reader几乎在一夜之间就流行起来的原因。零售商不必在填写冗长的表格,提交给信誉审核部门,再花数天等待回复,而且还经常等到拒绝的回复。Square只要求提交寥寥数条信息以确认个人身份,新申请者的通过率达90%,时间只需数秒。Square的Card Reader是免费的,用户无需购买价格昂贵、通常样子也很难看的设备。公司把手续费固定在2.75%,让原本可能是一大堆的收费项目(包括渐渐上涨的诱惑性费率)变得简单透明。Square没有给读卡器配备销售人员,营销也几乎没有,主要靠口耳相传。多年来一直难于扩大其商家基数的信用卡行业欢迎这些新业务。很多商家称,能接收信用卡使他们的业务增长高达20%。今年早些时候,与太太共同经营坏脾气咖啡馆的克里斯·蒂姆布雷尔(Chris Timbrell)用Square替换了原来的POS系统。原系统很慢,毛病又多,价格却高达2,000美元。“我们很喜欢Square。”蒂姆布雷尔说。

但对Square来说,它的方糖形状的读卡器根本无法帮助多尔西实现他的终极抱负。这个读卡器已经滋生了不少冒牌货。“我们要承接全球的每一笔交易。”多尔西毫不迟疑地说。因此,公司的业务已经超越了读卡器,推出了Pay With Square和Square Register,让商家可以在安装了苹果iOS系统的设备上管理自己的商店。

在公司每日的“站立会议”上走一遭,看看员工讨论Square的产品复杂性,这是一堂让你大开眼界的、可以了解公司的理想的课程。凭借Register,Square正在挑战大小零售商们正在使用的POS终端。目前主导这一行业的公司是VeriFone和NCR。零售商还可以用Register跟踪他们的客户和库存情况(如同简化的企业管理软件),提供忠诚卡服务和打折(就像Groupon,但更有针对性)。Register还提供数据分析,告诉商家他们的客户在何时购买了什么样的产品。目前只有大型的实体零售商才有实力做这些数据分析。

Pay With Square不仅帮助消费者保存支付收据,还保存了商家名录。它向商家提供了一种只要在自己的移动设备上安装一款简单的软件,就可以通过Pay With Square向顾客展示他们的菜单或商品、经营的时间等内容的方式。不久前,它又可以用来存放顾客喜爱的商家的忠诚卡。

现在,Square正准备向另一个领域大举进军:硬件。今年早些时候,公司雇用了杰斯·多罗加斯克(Jesse Dorogusker)担任硬件副总裁。此人原先在苹果工作,主管为iOS设备生产耳机、接口、等辅助设备的团队。公司的首席运营官凯斯·拉博伊斯(Keith Rabois)说:“我们打算生产很多硬件。”拉博伊斯以前在贝宝和LinkedIn担任高管。拉博伊斯很小心地拒绝多说,但想一想这个:不久前,公司在一个试验项目中开始安装一个捆绑了软件和硬件的设备,包括给纽约市的出租车配备了运行Square软件的iPad和iPhone,用于支付费用,取代了出租车后座上那些让人讨厌的电视屏。了解Square公司计划的人说,未来公司希望为其它垂直市场开发类似的捆绑产品。公司还计划制作各种版本的读卡器,向全球扩张。(前面不是说了,多尔西很有野心?)

把Square的产品综合起来,我们可以一瞥未来交易的乌托邦世界是什么样子:比如你到了一个新城市,想吃寿司,于是你拿出手机查询,Square的软件向你提供了一连串合乎你口味的建议:附近一家打八折的餐厅吸引了你。一进入寿司餐厅,你的手机就以无线方式与餐厅的收银机互动,完成了付账,折扣也算在里面了。然后,餐厅将关于你的一些信息收集起来,用于未来向你做宣传。拉博伊斯说:“我们正在彻底重塑支付,依据的原理是未来人人口袋里都有一台通用的计算机。”

 

Square及其竞争对手的乌托邦存在的问题是,这是一个有围墙的花园,至少目前还是。Pay With Square仅能在75,000家小商贩那里使用,而且只能与Register无缝搭配,而配备了Register的商家要少得多。假如你想喝点咖啡提提神,你只能到极少数的城市独立咖啡店里使用Square。如果你手机安装的是Square的竞争对手谷歌的软件,你可以用它到皮茨咖啡馆(Peet’s)去买咖啡,只需将手机在商店的收银机上轻轻的碰一下就行,不过你只能用万事达卡,只能在少数的运营商为Sprint公司的手机上用。你喜欢星巴克?没问题,你在那儿也能用智能手机,只要你手机上面安装了星巴克的软件,功能很棒,只是别指望在星巴克之外的任何地方用它。

这还仅仅是咖啡。帮助星巴克开发移动软件的mFoundry公司首席执行官德鲁·西弗(Drew Sievers):“你有可能把消费者搞糊涂,不知道该做什么。”尽管对移动钱包和读卡器的投资不少,但市场仍然处于近乎僵持的状态:移动钱包不能成为更加主流的支付方式,零售商就不急着接受它们;能用电子钱包的地方不多,消费者也就不爱用。Greylock Partners的一位风险资本家詹姆斯·斯拉维特(James Slavet)说:“移动钱包还没到随处可见的程度,所以移动钱包只能是你付费方式的一种补充,而不是替代品。” Greylock Partners投资了一些做支付的新创企业。

而且,这个行业正变得越来越拥挤,更容易把消费者和零售商搞糊涂。现在似乎每个月,都有一家巨头——如微软或万事达——宣布进军电子钱包,其中许多采取一种名为“近场通讯”(NFC)的无线技术。支持这项技术的有几家电话制造商,但没有苹果。Square和它的一些竞争对手都对近场通讯不屑一顾,众多零售商持观望态度。与此同时,移动读卡器正在扩散。3月,eBay的贝宝推了一款供移动电话使用的读卡器,并给它的移动软件添加了Pay With Square所具有的那些功能。贝宝总裁戴维·马尔科斯(David Marcus):“我们能向在任何地方做生意的小企业提供帮助。”(此后不久,贝宝扩充了计划,允许客户用手机进入他们的贝宝账户,还提供了一个可在16家大型全国性零售商购物的个人识别码。)在贝宝行动后不到两个月,VeriFone也推出一款读卡器和POS系统,能与其他公司的产品通用,比如谷歌和ISIS(AT&T、Verizon、T-Mobile的合资企业)的数字钱包。贝宝和VeriFone都把手续费率定为2.7%,比Square低0.05个百分点。7月,NCR也拿出了自己的读卡器。

所有这些对于Square来说都不是好消息,除非它想获得最爱被模仿公司奖。Square的几乎所有竞争对手都拥有这家热门新创企业没有的东西:规模。大多数还具备远比它雄厚的财力、与移动电话业或金融服务业的深厚关系、全球化的布局。Square还没有向美国以外扩张。VeriFone公司的首席执行官道格·博格隆(Doug Bergeron)说:“我实在不知道,这些炒作都是怎么回事。众所周知,现在Square周围全是拥有真正商业模式的竞争对手,而他们还在大把大把地烧钱。” VeriFone的终端机每年处理数万亿美元的交易。多尔西和其团队坚决驳斥这种观点。拉博伊斯说:“技术的历史历来如此。总有坐拥庞大资产、难以撼动的大公司想和聚焦于单一业务且拥有诱人愿景、大量人才的新创企业竞争。”他的观点是:有了焦点、愿景和人才,Square公司将使当道者望尘莫及。

确实,没有数据表明Square的核心业务正在放缓。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 Byers的合伙人玛丽·米克尔(Mary Meeker)说:“我们对公司有着相当大的增长预期,但他们一直能满足甚至超过我们的预期。”米克尔还是Square的董事。

尽管如此,公司已经开始表现出一些后劲不足的迹象。一些员工在私下里和问答网站Quora上抱怨,Square的管理出现问题,工作不太好干了。与Square有合作的一些人说,多尔西过度聚焦于产品设计,对工程聚焦不够。他们抱怨,他的分心——每天8小时用于推特,8小时用于Square——让Square得不到来自首席执行官的必要的重视。(多尔西不理会这种批评。他说:“我要不惜一切代价确保这两家公司都取得巨大成功。”)Square尽管取得了一些成功,但规模仍相对较小。公司不披露财务数据,但据报道,经其处理的交易额60亿美元,公司从中收取2.75%的佣金,意味着1.65亿美元的营业收入。这些钱中落入Square口袋的只有一小部分,大部分去了支付处理机构和信用卡公司。

Square尚在推进的过程中,但星巴克的经历表明,消费者会喜欢数字钱包。这家咖啡零售商可能已经建成了美国第一个移动支付系统,用户通过一款相对简单的移动软件把星巴克忠诚卡上传到手机上,再用手机付费。公司不披露移动交易的精确数字,但它说,单单在2011年的最后九周,它就处理了超过600万笔移动交易。电话付费对顾客来说很方便,也加快了柜台结算速度,但支付并不是这款软件的重点。星巴克技术总监亚当·布罗特曼(Adam Brotman)说:“我们把软件当成讲述星巴克故事的一种方式。”布罗特曼说,移动软件的最大好处是吸引了更多顾客加入它的忠实卡计划,每年能为星巴克带来数十亿美元的收入。

事实上,无现金的未来比很多人想象的更加现实。戴维·沃尔曼(David Wolman)在《钱的终结》(The End of Money)一书中提到,他计划完全不用现金生活一年,结果基本成功。对于我们其他人来说,不用现金目前更可能是偶尔为之。万事达等信用卡机构和商家允许小额交易不用签名,在出租车上安装信用卡读卡器,自然助推了第一波浪潮。我们可能先接受一款软件,可能是星巴克、贝宝或Square的软件,然后越来越习惯于用手机购买,买的东西也越来越多。信用卡公司和零售商会牵头统一标准和收银机,以便能够接受各种形式的支付。当年,他们在信用卡上也是这么做的。Visa的移动全球主管比尔·贾吉达(Bill Gajda)说:“金融机构将发挥重大作用。”商家都不愿意因为某个顾客的手机型号不对而拒绝他。

多尔西相信,变革正在提速。不久前,在前往他生长的城市圣路易的路上,多尔西使用Square吃了午餐、晚餐,并喝了咖啡。他说,对这项技术的接受比他预想的快,因为人们渴望享受生活中各个方面的更具高触感的体验,包括在结账柜台的体验。他说:“我认为如今的美国文化中有一种普遍的愿望,就是寻找更精致、更个性化的东西。”任何收到过现金礼物的人都会对你说,现金是最没个性的东西了。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