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支付专题 > Square COO:信用卡不会消失 NFC无助移动支付

Square COO:信用卡不会消失 NFC无助移动支付

2012年4月10日

北京时间4月10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凯斯•拉伯斯(Keith Rabois)已经在硅谷获得过多次成功。像今天很多的科技界大佬一样,拉伯斯在Paypal开始他的职业生涯,然后他成为了一名天使投资人,投资了Youtube、Yelp和LinkedIn等成功科技企业。现在,他正在帮忙运营旧金山地区发展最快的初创公司:移动支付公司Square。

Square首席运营官基思·拉布伊斯(Keith Rabois)

2010年,Square创始人杰克•多西(Jack Dorsey)招募拉伯斯担任公司首席运营官(COO)。自此之后,公司雇员从几十个发展到现在超过250个,公司估值据报道也超过10亿美元。有超过100万的客户在使用Square的读卡器和应用,今年Square处理的交易金额将超过40亿美元,而Square是在最低限度的广告宣传和没有直接销售人员的情况下完成这一切的,但Square的雄心壮志不仅仅局限于支付,它想解决小企业主遇到的各种困难。

最近拉伯斯接受了商业内幕网站的采访,以下是采访实录:

BI=商业内幕,KR=凯斯•拉伯斯

在伟大的经济时代,建立一家伟大的科技公司变得更加困难

BI:这个问题我同样问过Yammer首席执行官大卫•萨克斯(David Sacks)。当年的Paypal有何特别之处?为什么这家相对较小的公司涌现出这么多人才?

KR:我想在十年前,我们拥有一个非常优秀聪明、以企业发展为导向,雄心勃勃的团队,大家一起希望在支付行业掀起革命。在同一个地方集合这么多人才是非常少见的,一般他们都会倾向于分散到各处。

造成这一情况的部分原因在于,2000年到2002年是硅谷泡沫破裂后的休养生息期。因此所有工作招聘通常都有85%的录取率。

硅谷泡沫造成的不利情况之一就是它倾向于让天才们散落于各个公司,因此就出现了很多次优的成功公司。如果每个人都去自己开公司,你就不能在一个地方集合足够多的人才,而这是建立一家传奇公司所必需的,无论是过去的Paypal或苹果,还是现在的Yammer或Square。

此外,当时我们的想法都异于常人,现在这会被称为教士般的热诚,我认为这是最主要的理由。我们从头开始研究问题,从许多公理进行了再思考。

想在人才荒的时候招到伟大的员工,要解决一个实际问题。

BI:现在大家都在忙着自己开公司,Square如何克服人才荒?

KR:我们去年1月份的时候有雇员37人,今年年初我们的雇员数达到了210人。在硅谷吸引人才方面我们做得非常不错。

首先,对于在努力做的事我们有一个明确的目标,这个目标非常具有雄心,因此能吸引全球最优秀的人才。那些本专业的佼佼者,工程师精英、设计师精英都被困难的挑战激发起了动力,并勇敢面对。

其次是我们在市场中必须拥有有效和实质的发展势头,这样才能实现相应的目标。

再次,我们有积极的影响力。我们有一个使命:帮助本地企业茁壮成长,使他们可以雇人,使他们可以帮助美国经济。

这不是社交游戏,而是一门非常好的生意,对于在Square的人来说它可以是一项很有创造性的活动,但现在还不清楚它是否会对社会产生冲击,是否会有负面影响。

移动设备和应用正在扼杀网络

BI:大约在一年前你做出过一个很有趣的评论,认为网络正在死去。现在你还是这么认为吗?

KR:当时我这么说有一点点挑衅的意味。现在这已经很明显了,再说就无聊了。在硅谷任何有点智慧的人都同意这个观点。

在硅谷中,这种看法的三个最大鼓吹者是马克•安德森(Marc Andreessen)、多西和我。但我们三人两年前就清楚表达过这个观点了。而且一年前的所有证据都证实了这一观点,你们也做过一张图表,统计用iPad访问商业内幕网站的用户比例已经超过了PC的访问量,因此目前这已经是很明白的事情了。

BI:你说网络已死,意思是基于浏览的PC和台式机吗?

KR:是的,它们正在死去,因此举例来说,未来社会哪个更重要呢:是www-dot-url的网站还是这些东西中的某一个?[翻出他的iPhone]。

实际上Square最初的设想是扩散这些设备,不管是Android手机、iPhone还是iPad,这意味着全世界的支付和贸易都将完全改变,同样地,为什么你看到人们不断地在投资Instagram等照片共享应用,原因在于因为他们相信这样做可以自下而上、从零开始重塑移动设备上的社交。

我们就是在做那样的支付和贸易。

谷歌应该对移动领域的发展感到紧张

BI:拉里•佩奇(Larry Page)曾经说过,互联网有一种倾向,就是恢复到四分五裂的状态。你觉得这是一个问题吗?

KR:我不知道。每个应用都放在了沙盒中。其实我觉得它的用户体验质量非常高。我打开Twitter、Facebook、Yelp、Square或日历等应用没有任何问题。所以我不能确定这有多大的影响。

我关注更多的是未来到底会怎么样,而不是变得更好或是更坏。但实际上如果每个美国人每天24小时都随身携带一台全功能的电脑,内容和应用类型根本改变将变得非常重要。乔布斯有句名言,人们不会用iPhone访问谷歌,他们会转到Yelp。

所以在这里搜索是最后的手段,不是最初的手段。在网络上,Facebook出现之前,搜索非常接近于最初的手段。但现在不是这样了,现在这是你找不到相关应用时才会做的事情。

还有另外两件事

首先,如果你是把应用放到主屏幕上,那不是偶然的。被放到主屏幕上就是鼓励更多的去使用,在网络上你不需要有这样的主屏幕。其次,放什么东西在我的主屏幕上是自我表达的方式。我知道人们会来看我的手机,所以我有意把Yelp放上去,有意把Twitter和Quora放上去。因此这不仅仅是快捷方式。

BI:这是一份个人声明。

KR:没错,但它还强调了哪些应用我用得最多。因为当我滑动屏幕到这里(他的iPhone屏幕的第三页),看起来我不太可能会使用这些应用。

Square正在考虑将业务范围拓展至支付以外

BI:所以你说你有一个非常明确的目标。Square的使命是什么?

KR:Square的使命是重塑贸易中的买卖双方。现实世界中购买的过程和出售的过程。赋予本地企业权利的方法就是让他们拥有可以和精英竞争的工具。

因此我们先从信用卡谈起。从历史上看,在这个行业中如果你要接受信用卡支付,它是别人给予你的一种特权,如果你运气足够好,可以在不受损失的情况下突破包围和障碍。你得申请,但必须等上几天、几周或几个月,你还必须提交信用检查。如果你之前从来没有经营过企业,通常会被取消资格。

不过,如果你通过了申请。很可能第一次接受信用卡业务销售额就会增长。因此每位新晋企业家开创自己的事业时如果不能取得接受信用卡支付,那么销售额就会下降,输给Target、沃尔玛和星巴克这样的大企业。我们让这样的现象变成历史,我们让每个人都可以接受信用卡支付,每个人都可以拥有这样的工具。

接下来的事情是大企业掌握很多的信息。商场经理努力获得各种分析,如何优化销售、定价,现在这样的分析我们免费提供给大家。因此你只要拿出iPad,安装Square Register,你就可以获得各种相应的分析。

传统上,我们服务的企业基本上都是数杯子型的,他们会将咖啡店里的杯子叠起来,这样就可以知道卖出了多少杯咖啡或卡布奇诺。这就是为什么他们不提供免费茶水的缘故,因为会破坏他们的库存管理系统。

但有了Square Register之后,每家企业可以获得管理自己的业务的工具。我是否应该早开门一小时,或是晚关门一小时?我是否应该改变健怡樱桃味零度可乐的定价,是涨价还是降价?下雨了该怎么办?下雪了该怎么办?在此之前,个体户和小企业主根本不可能获得这样的分析。

BI:所以从理论上讲,你们要解决所有个体户和小企业主面临的困难,比如财政和税收。

KR:是的。实际上我们正在研究小企业主碰到的所有困难,并按照他们的不利条件和困难程度进行次序排列。随着时间推移,我们将尽力为他们找出解决方案。这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BI:小企业市场非常地支离破碎,要照顾到所有业者非常困难。你如何克服这一点。

KR:我认为产品本身就能说明问题。Square读卡器加上体验基本上可以让人们有所顿悟,之前他们从没想到能做到这一点。

如果我经营一家餐厅,你要从我这里买一罐可乐,你可以在iPhone或iPad上的信用卡读卡器上刷卡完成消费。因此,我们的增长来自于现实世界中看到Square的那些人。可以说,如果我经营一家咖啡厅,我有着来自现实世界的各种客户,数学老师、记者、私人教练……

Square没有销售队伍

BI:你们做过广告吗?

KR:我们偶尔会在不同的渠道测试广告,但是Square的主要推动力是在现实生活中看到它。

BI:所有你们没有销售队伍。

KR:没有销售队伍,一个人也没有。我们买了一些在线广告,但都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在线广告。

我们的确向零售商出售Square。因此现在大约有1.15万个商家出售Square,其中有苹果、沃尔玛、Radio Shack、百思买、Office Max、联邦快递和UPS商店。消费者已经了解Square,并且非常希望能在家附近的店里找到,然后尽快买回来研究一番,而不是等我们寄给他们。

BI:看起来现在在旧金山的一些企业中,例如一些小餐馆和咖啡厅还是只收现金。这好像是他们值得骄傲的地方。你觉得这会是阻力吗?或者你觉得他们还没认识到,自己正在丢掉某些人的生意?

KR:首先免费就是免费,免费可以吸引很多人。

这么说,我认为对大家来说他们牺牲了多少并不明显。所以我告诉那些做小生意的朋友,试用一天的Square。它是免费的,应用是免费的,试用一天,看看销售额能增长多少。如果你开了一家只收现金的酒吧,你知道自己损失了多少吗?你可能没有意识到。我们会逐一向他们解释。

维萨(Square投资方)也做了很好的工作。我是说过去40年来维萨的业务就是在传递这一点。美国运通在这方面也做了很好的工作。

其次,在旧金山很多商家知道Square的存在,但整个美国知道的还不多。这就是我们要努力的地方。

开拓美国以外的市场

BI:你们是不是还要走出美国?

KR:今年我们将在美国以外发布。在具体时间和先开拓哪个市场方面,我们还没有具体计划。

BI:不同的监管环境是不是主要挑战?

KR:很多东西都会不一样。不一样的语言、不一样的货币,有时候是不一样的法规,不一样的合作伙伴,因此在美国以外发布是非常复杂的。

但是在美国我们获得了很多经验,因此比起人们的想象,在新市场发布会变得越来越简单。小团队从头开始发布Square是非常困难的。现在我们有大量的专业知识、发展势头和已经取得的成功,发布将变得越来越简单。

物理信用卡不会消失

BI:支付发展到一定程度是不是读卡器不再是必需品?这是你的目标之一吗?

KR:我不知道。几乎每个年龄段和地区的美国人都知道如何使用这些塑料卡片。不用接受培训。你向他们出示卡片,他们就知道怎么做,知道如何用,知道如何刷卡。所以我认为信用卡还要存在很长一段时间。

现在我们已经开始让很多用户转变到用自己的名字付款,用自己的真实身份付款。从某些方面,信用卡就是和你关联的16位唯一标识码。

从1998年到1999年,Paypal想出了电子邮件地址是一种很好的唯一身份标志,这激发起了Paypal的许多魔力。现在听起来微不足道,但在当时却是具有革命性的。

因此最终你的姓名、照片和你的电话都是很好的唯一身份标识。所以,人们会开始发现塑料卡片是不必要的,实际上还会增加障碍。但它现在仍然是资金来源,是维萨之类的支付来源。它仍然是和维萨或万事达有关联,而不仅仅是块塑料片。

BI:你走进店里,什么也不要就完成支付,我仍然觉得这很有魔力。完全无摩擦。

KR:我们觉得走进商店,受到这样的VIP待遇也很神奇。Square是唯一在做这项工作的公司,使用你的姓名、照片和真实身份,以及一点技术确保整个系统运行良好。这样才能打造真正的忠诚,我会成为能认出我而且服务态度好的酒吧和餐馆的回头客,而不是因为他们给我提供折扣。

NFC(近场通信)无助于移动支付

BI:你是否认为NFC等短距离无线通讯技术的目的,就是可以让手机或其他设备变成信用卡?

KR:可能有一些技术令人惊艳,但NFC肯定不是这样的技术。两年前我就说过,NFC是一种寻找价值主张的技术。它对买卖双方都没有帮助。

BI:或者是手机制造商希望大家每两年更换一部新手机?

KR:但是实际上消费者不喜欢用,所以我认为它不会驱动购买。接个电话和摇动卡片当然比插卡和划卡更好。但事实上它更加复杂,因为手机一般都有锁定密码,NFC应用可能还会有另一个密码。还是使用信用卡更好。

商家也讨厌NFC,他们不想要新奇、昂贵和复杂的系统来对其支持。而且Square的优势在于,当我走进一家店,在我走近柜台和下单的过程中,双方就可以进行交谈。商家可能会说,炸薯条不错,要来点吗?很多人会说好,因为交易还没有完成。

这就好比亚马逊网站上的推荐书籍。我们将亚马逊上的体验带到现实生活中。

打造类似亚马逊推荐系统的引擎

BI:当我走进店内,商家会获得什么信息?

KR:有了Pay With Square应用,当你收藏了一个商家,会有一个地理触发。当到了一定距离后,它会在收银机上提醒商家。如果商家还想获得更多的信息,它还可以显示客人最后一次访问的时间和访问的频率。

BI:因此你是在打造类似亚马逊推荐系统的引擎。

KR:当然。(柯山)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