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行业资讯 > 回顾:ATM的中国20年(珍贵照片)

回顾:ATM的中国20年(珍贵照片)

2010年6月4日

导读:

您知道中国第一台真正应用的ATM诞生于何时何地?它是什么牌子?您是否想珍藏中国第一台ATM的珍贵照片?

  上图是1988年中国第一台对外应用的自动取款机(上海工行)。

时任上海市长的朱镕基是第一位持有“浦江卡”的客户

上图是1987年中国银行珠海分行及其所属3家支行投入使用我国第一批自动取款机

1988年12月26日,上海。

这一年的最后一个星期一。就像每个周一一样,位于中山东一路24号的中国工商银行上海市分行营业部又开始繁忙起来。不过,这一天来到这里办事的人们,却在银行的入口处附近发现了一台新奇的机器。

外滩边,上海的第一台ATM

它有着一副白色的外壳,“身高”差不多一米五,正面的黑色硬塑“面孔”中有一个小小的屏幕———比起当时正在被淘汰的9寸黑白电视机还要小许多;屏幕的右方是一排蓝色的数字键,写着从0到9十个数字以及一个较大的回车键;屏幕的左下方则标着这样一个单词:PHILIPS。

“格是一台电子计算机?”有比较了解科技动态的年轻人用上海话问道。

“不是,伊叫‘ATM’,也叫做自动提款机。”正在调试机器的工作人员回答,“侬可以用伊来提钞票”。

“用这个东西真的能够取钱吗?”虽然在场的人都充满好奇,有些胆大的还凑上去看看屏幕上的汉字,摸摸它那洁白的外壳,可始终没有一个人拿出自己的工商银行的银行卡上去试试。更多人只是转了几圈,最后还是走到柜台边去排队……

这,就是上海第一台ATM自动取款机的第一天。

现在我们或许已经无法考证:这一天,在这台ATM上,究竟完成了几笔交易,但是这却是一个新时代的开始。

“1987年在中国银行珠海分行就出现了中国大陆的第一台ATM,不过据我所知,当时珠海的ATM更多的只是作为展示的功能———1988年出现在上海的这台ATM,或许才是真正意义上用于日常使用的中国第一台ATM取款机。”上海银行博物馆副馆长徐宝明向记者介绍(记者查阅了相关资料,发现当时在中国银行珠海分行及其所属3家分行投入使用的ATM,功能的确非常单一———不仅只能取款,而且并没有联网,珠海中行甚至专门针对ATM发了一批提款卡)。

无论如何,20年后,当年初出茅庐的ATM已经进入了这个国家每个人的日常生活。根据近年的一份统计,中国的ATM总数已超过20万台,从人均的角度来说,上海更是多年排名第一。在市区的主要街道上随意走上几步,你都会发现一台甚至数台ATM的出现;在ATM上,人们可以做的事情也已经远远超出了当年的取款功能———你可以存款、付费、查询、转帐……

在没有ATM之前……

当年的这台ATM,如今正静静地立在浦东的一座高楼中,它的身边,是各个时代的银行照片以及相关实物。

原来,这里就是上海的银行博物馆,几年前中国工商银行上海分行筹建这座博物馆时,将这台机器从黄浦江边“请”到了这里。银行博物馆的楼下,是工商银行的其它机构,最底层则是营业厅———当这台“古老”的ATM被高高置起时,它的“后辈”们却仍然在这里忙碌地“工作”着。

就像这个时代飞速发展的速度一样,ATM融入社会的速度也远远超乎我们的想像。就在工商银行第一台ATM推出一年之后,中国银行上海分行也在外滩边的中国银行大厅里启用了第一台ATM,而他的第一位用户更是特别。

1989年10月6日的《解放日报》这样报道这台ATM的启用。“昨天起,本市持有中国银行发行的长城信用卡的市民,只须花费30秒钟,就可以从自动取款机中取到所需钞票。这台漂亮的长城信用卡自动取款机安放在外滩中国银行大厅里,昨天首次启用时,第一位用户是市政府经济顾问汪道涵……

如今的年轻人已经很难想像离开ATM的生活,对于没有ATM之前的生活,他们就更加显得陌生了……

“那时我们在银行是怎样提钱的?”记者问银行博物馆的徐馆长。

徐馆长带着记者走到这台ATM机边,在它旁边,是一座模拟的当年的人民银行储蓄所。在储蓄所的柜台后面,记者看到了一个插着许多卡片的转盘,“这是什么”。

“这就是当时用来记录账务的本子,每个账户有一本,处理账务的时候,你一般只能来这家特定的储蓄所,工作人员会转起转盘,熟练地帮你找到你的账本,然后帮你登记和处理……”徐馆长说。

“这样不是会很慢吗?”

“那时的人哪像现在这样,有那么多的钱要存啊!”徐馆长笑着说。

果然,在银行博物馆里,记者还看到了很多当年的存折,上面的数额大多都是一元、两元!是啊,ATM的背后,正是一个时代的变迁。

ATM,改变城市生活

齐女士还清楚地记得自己第一次使用ATM时的样子,那是上世纪90年代初,单位里第一次用银行卡给大家发工资,那天下班比较晚,她不想再排队了,就在银行里的ATM上查询起自己的工资。

“以前也看到过别人用ATM取钱,只觉得挺好玩的,把卡塞进去,按上几个键,一会钱就出来了”。不过当时ATM的使用还不是很普及,当齐女士第一次用ATM的时候,周围不时还有路过的人会凑过来看几眼,所以她难免还有几分紧张,“不过屏幕的显示很清楚,所以我很快就完成了操作,后来想想,其实也很简单的,并不像想像中那么神秘”。

齐女士印象中,最初的ATM几乎都是设在银行里的,后来慢慢在室外也出现了一些。“开始没有想到,后来才意识到,这意味着:如果你晚上去商店,即使钱没带够,也可以去ATM取钱。”ATM的出现,把银行的功能延伸到了夜晚———尽管在这之前,为了满足市民的业务需要,上海的几家银行也开设过通宵营业窗口,但毕竟不如ATM那么方便。

1996年,中国银行上海市分行在虹桥开发区开办了国内第一家自助银行,为客户提供全天候服务,这同时也加深了人们使用的自助设备的习惯。

而在1998年以后,随着ATM等自助设备在银行应用的逐渐成熟,开始出现了更多的自助银行,ATM自动柜员机、CDM自动存款机、存折补登机、全自动保管箱、热线电话、触摸式客户账户查询终端机、触摸式多媒体电脑等设备的出现,使得自助银行更接近于真正意义上的银行功能。

尽管如此,就像ATM第一次出现在上海的时候一样,每一样新生事物的出现总还是会有一个适应的过程。

“记得我第一次用自动存款机存钱的时候,真的有几分害怕。只看到自己一把一百块放进去,然后机器关上,刷刷几声就都不见了……”齐女士笑着说,“还好最后并没有出错。不过到现在我还是很少用存款机,有时宁愿去柜台排队———把钱交给机器总有些不放心。”

齐女士的想法依然十分普遍。每天,你仍然会看到很多老年人在社区边的银行取款或者仅仅是查询账户———尽管为此他们或许要排上一个小时。

“老年人一方面接受新生事物有个过程,同时他们眼花也怕看不太清ATM的屏幕。”银行博物馆的徐馆长分析,“不过更重要的原因,或许还是因为他们更相信人而不是机器。”

怎样让我们更相信一台机器

和很多人一样,我对自动存款机也曾有过一种“恐惧症”———不能怪机器,只能怪我们缺乏对于一台机器的信任。

当然,所有的信任都是可以培养的,即使它只是一台机器。当我使用自动存款机还款的机会越来越多(也就是当我的信用卡的透支额度越来越高……),我对于它的信任度也在不断地提升之中,如果可能,我已经不愿意再去柜台———与其说是相信机器,不如说是我更相信自己,因为我已经熟悉了这台机器的所有功能,我几乎已经可以利用ATM解决我的一切问题。

不过推销信用卡并不能完全解决ATM的“信用问题”,对于那些更愿意去银行排队的老年客户们来说,银行是不是能够换一些更亲切的方式,劝说他们不要为了几百块钱的账排上几十分钟的队。

比如说,在ATM机边设立一个指引的服务人员,既可以帮助他们,也可以让他们多一分信任感———航空公司推广电子机票和自助登机就是用这种方式。

又比如说,可以为ATM本身设计更多的人性化服务。据说欧美的很多ATM都有颇为新巧的的设计,如果当你的卡插入机器的时候,它会对你说一声:“李先生,早上好!”你的感觉会不会亲切许多?

其它可以做的事情还有许多:提示用户某笔定期存款将要到期,需要到银行办理;提醒用户活期存款数额太大,建议将一部分款项转存为定期;今天是用户家人的生日,代表银行致以生日问候等。

归根到底,让我们信任一台机器,其实就是在信任这台机器背后的服务.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