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统计研究 > 构筑农村金融服务全覆盖的长效激励机制

构筑农村金融服务全覆盖的长效激励机制

2012年1月11日

2012年中央1号文件颁布在即,回顾以往,自2004年以来,连续七个中央1号文件都是围绕三农的问题,提出加快金融体制的改革和创新,改善农村金融服务。改善农村金融服务,必须重点加强农村金融机构的服务功能建设,发挥好普惠制农村金融服务的作用,这既包含现有金融服务覆盖地区服务有效性提高的问题,还包括扩大金融服务空白地区基础金融服务覆盖的问题。

银监会日前表示,在2010年实现全国乡镇基础金融服务全覆盖的基础上,2011年解决了616个空白乡镇机构覆盖问题。截至2011年底,全国金融机构空白乡镇减至1696个,金融机构空白乡镇网点覆盖取得重大突破。实现乡镇机构和服务双覆盖的省份(含计划单列市)从工作启动时的9个增加到24个,偏远农村地区金融服务发生了历史性变化。业内专家对此普遍表示,进一步推动我国农村金融服务和机构全覆盖,有助于实现农村金融机构质量的稳步提升,金融服务农村经济社会发展的能力持续增强。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宗良告诉记者。银监会有关负责人说,通过优化网点布局、支持网点下乡、增设物理机具、延伸服务半径、增加产品种类、改善服务质量、创新服务方式,广泛开展“送金融知识下乡”活动等多种方式,帮助农村金融消费者提高金融风险意识和使用现代金融服务工具的能力,对不具备设立网点条件的行政村延伸服务网络,提升农村金融服务覆盖面和便利度,切实提高服务的可得性和便捷度,持续改善农村金融环境。

实现空白乡镇基础金融服务全覆盖和机构空白乡镇数量的大幅减少,标志着我国农村金融服务均等化建设取得了重大突破。但是,也有业内专家表示,破解我国城乡金融二元化结构难题仍然面临多重困难和严峻挑战,我国城乡二元经济结构短期内还无法根本破除,因此而形成的城乡金融发展不平衡的格局短期内也难以根本改变,农村金融服务成本高、风险大、收益低的问题也将长期存在。这就决定了需要各方形成合力,共同构筑激励农村金融服务全覆盖的长效机制。

本报专家组成员、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所研究员杜晓山认为,农村县域金融总体上处于弱势地位,特别需要加大政策扶持力度和深化改革创新强度,研究建立具有正向激励作用和约束机制的长效制度。他补充说,应该加快建立中央与地方政府相配合的财税政策与货币政策、监管政策和其他政策相协调的长效扶持机制。区别对待不同地区的特殊情况,对贫困地区和少数民族地区实行特殊政策。对所有涉及农村金融业务(而非机构)实行同一扶持标准,针对农信社和不同类型农村金融小机构的现实情况,采取特殊的政策安排。针对不同时期农村金融发展的重点,出台阶段性的特殊政策。应着力推进农村信用社、农业银行、邮储银行和农业发展银行等存量机构改革,发挥商业性、政策性支农大银行的作用,着重培育中小金融机构,积极开放县域金融市场,加快培育各类本土化的新型农村金融机构,推动民间金融的阳光化,构建适度竞争、多元化的农村金融市场。

与此同时,鼓励创新,提高农村金融服务便利性的重要作用日益凸显。银监会相关负责人介绍说,银监会坚持经营机制创新与产品服务创新相结合。结合各地风土人情、自然禀赋、产业结构、金融消费习惯等,大力探索低成本、可复制、易推广的金融产品和服务方式,将资源分配重点向乡镇倾斜,业务发展重点向“三农”倾斜,利益分配重点向一线倾斜。同时,充分发挥网络科技优势,创新使用转账电话和自助服务终端等多种机具设备,将金融服务触角有效延伸至乡村。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建议,为鼓励金融机构将经营重心下移,加强对农村金融服务的认识,应在农村有效需求的基础上采取特色化的服务,结合农村金融环境进行合理创新。合理调整农村金融机构网点布局,鼓励有条件的地区以县为单位建立社区银行,发展农村小型金融组织和小额信贷。

也有业内学者更进一步建议,为加大普惠制农村金融服务的支持力度,未来应争取尽早实现存款保险制度,完善金融机构市场退出机制;加快推进利率市场化进程,增强财税等政策支持金融机构力度;支持和扶持公益性扶贫小额信贷组织和贫困村资金互助项目的健康发展;培育发展农业保险、期货市场,设立农业投资基金;实行分层分类和差异化监管制度,有效防控风险和促进农村金融发展;继续培育优化信用环境,建立完善征信系统。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