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支付专题, 银行卡 > 清算市场开放:银联“劲敌”万事达将如何开拓?

清算市场开放:银联“劲敌”万事达将如何开拓?

2016年6月15日

随着央行日前发布《银行卡清算机构管理办法》(下称《办法》),明确了银行卡清算机构准入的具体条件和办理程序,并对境内外投资者申请设立清算机构同等对待,中国人民币清算市场正式开放。这也意味着,国际卡组织将可以正式申请进入这一市场。

万事达卡是全球最大的卡组织之一,其进入中国市场已经第31年,只不过之前一直以外卡持卡人及外币清算业务为主。面对人民币清算市场开放,万事达卡将如何布局?而在此之前,万事达卡已经做了哪些准备?“愉见财经”专栏就此专访万事达卡中国区总裁常青。

集团战略重点瞄准中国区

对于《办法》的落地,万事达卡方面表示欢迎。常青称此“将成为产业大发展的重要里程碑”。他表示,银行卡清算市场的开放和机构准入不仅对万事达卡充满意义,更对中国消费者至关重要,万事达卡将与中国的金融机构、消费者、商业机构和政府部门通力合作,充分发挥产业促进经济增长的积极作用。

值得一提的是,在万事达卡总部今年的投资者大会上,全球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彭安杰就指明了集团的两大工作重点:Digital(数字化)和China(中国区业务)。常青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坦言,总部对中国区是有明确的利润贡献要求的,同时也会“把很多资源倾斜性地投放到中国区业务上来”。

在清算市场开放后,常青表示,万事达卡一定会申请牌照。而事实上,万事达卡早已开始为从事境内的人民币清算业务做起了准备工作。

常青称,万事达卡的准备工作,一方面是对自身能力的提高,因为“对中国支付市场抱有敬畏之心”。比如在人员配置方面,万事达卡中国区的员工数量在过去一年已经足足翻了一倍,扩容的部门包括产品、技术、市场、销售团队。另一方面,万事达卡也在打“合作牌”,和更多机构展开更深层次的合作。

2015年4月,国务院公布了《国务院关于实施银行卡清算机构准入管理的决定》,已经指明了人民币清算市场开放的大方向。包括万事达卡在内的有意入局市场的国际卡组织在这一年间均在暗中加速布局。

向上开拓还是向下开拓?

事实上,“发卡量”也是各家机构暗中卯足劲儿要争取的,因为这意味着市场占有。万事达卡也不例外。谈及“合作”,常青举例称,万事达卡近期开始与浙江农信合作发卡。这是全国省级农信系统的首张国际信用卡,而从万事达卡的角度来看,这也是其与农信系统机构的第一次正式合作。浙江农信也参与成为了万事达卡的卡组织会员机构。

扩大与银行业金融机构的合作,其实就意味着获得更多持卡人。眼下看来,万事达卡发卡的主要目的是满足境内持卡人境外消费需求,而未来当万事达卡正式获得了人民币清算业务资格时,这些曾经的基础发卡,都将在后台系统统一完成某种无缝对接,持卡人直接可以在境内完成人民币刷卡。

对于这种布局,市场一度猜测,在银联卡已经形成绝对优势份额的境内银行卡市场中,包括万事达卡在内的国际卡组织,作为“后来者”,会如何在空隙中寻找市场机会,会“向上”还是“向下”开拓。

所谓“向上”开拓,是去打开高端持卡人市场,一如美国运通,吃准“超高端”这一小众市场并形成其商业运行逻辑,而在“超高端”和“普通”消费者人群之间,还存在一个“中高端”的市场可供深度开拓,而这也是万事达卡目前市场占有集中的地带,有猜测称,万事达卡或会进一步挖掘这一市场需求;所谓“向下”开拓,则是走向卡支付覆盖率相对较低的郊区或农村金融市场,那里或仍是一片“蓝海”。

那么,万事达卡在华30多年来首度发展农信机构卡组织成员,会不会是一种“向下”发展更大的基层市场的开端?对于第一财经记者的这一提问,常青首先表示,与类似浙江农信这样的机构进行合作,在未来会成为一个趋势,万事达卡将与更多小银行合作。

由于金融服务具有一定的集中性,万事达卡在境内先期的合作,是从国有大行、股份制商业银行这些大中型机构开始的,但在清算开放之后,“做更多的事情,就需要更多的朋友一起来,不能之和‘大个子’合作,也要和‘小个子’合作”。常青说。

而究其原因,常青称,一来,从中国的经济转型发展来看,三、四线城市是当前GDP增速较快的地方,经济发展的驱动力已经扩展到更广袤的地域;二来,若以美国作为参照物的话,美国除了花旗、美银这样的大型机构外,还有众多区域性的小银行,它们中有不少业务能力、盈利能力都很强,而卡组织在美国的合作策略就是“兼顾小个子”,才能覆盖社会各方人群。

至于市场猜测的“向上”和“向下”的市场发展走向,常青对“愉见财经”表示,未来在两个方向上都会继续开拓,但他认为,万事达卡的出发点,更多是“去抓用户的痛点”。比如满足持卡人在海外某些地点有使用WIFI的需求;满足留学生海外支付安全、天灾人祸冷暖病痛时资金给付及时性等需求;以及在B2B层面,常青透露,比如万事达卡和上海自贸区有一个试点项目,在贸易环节使用万事达网络提供有效清算等。

此外,常青称,万事达卡正在推进的业务支持还包括移动和物联网设备支付,以期成为更有效的支付主体,以及利用支付过程中沉淀下的大量信息和数据,为机构提供咨询类衍生服务。

与银联:有竞争更有合作

毋庸置疑,当人民币清算市场开放,同为卡组织的中国银联与万事达卡等之间,存在着对持卡人、对交易份额的竞争关系。但另一方面,他们之间又有着“英雄所见略同”的市场站位共性:都讲求四方模式、都只做开放的“平台”而不与银行等交易环节上的机构逐利、都不做交易链条的“闭环”。

常青在采访中提及万事达卡与银联的战略合作。他表示,未来整个支付产业面临的大的课题,比如国内现金的使用仍然在全社会各类交易中占比较高、各地电子支付发展不平衡等,将是各家支付清算组织共同要解决的问题。

“如何在中国搭建一个市场化的支付生态圈,更好的优化各方利益,形成好的市场定价机制,如何在竞争中形成合作,维护市场安全,这都需要各方努力。”常青表示,人民币清算市场开放后,万事达卡和银联之间一定会有竞争,但也希望能够维持好的合作,双方仍有很大的合作空间。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