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支付专题, 统计研究 > Square浮沉启示录

Square浮沉启示录

2015年8月4日
导读:美国《财富》杂志网络版撰文,记述了支付处理服务公司Square走过的坎坷发展道路。文章指出,对于Square来说,它的发展之路一直很曲折,充满了坎坷。但是,Square似乎最终找到了一个稳定的业务立足点,开始专注于为企业客户提供服务,这也为该公司的未来发展指明了方向。

“Square将何去何从?” “这家公司似乎迷失了。” “Square能否无愧于当前这种热度?”

这些都是风险投资人和科技界人士在向我们谈到Square时所说的话,这家硅谷热门支付服务公司由Twitter联合创始人杰克·多西(Jack Dorsey)创办。

上周五,有媒体报道称Square已秘密提交了IPO(首次公开招股)文件,科技行业似乎从中找到了部分答案,解开他们心中疑惑。据彭博社报道,Square已根据按照《促进初创企业融资法案》(JOBS Act)的规定提交了上市申请文件,该法案允许年营收低于10亿美元的公司秘密申请IPO。知情人士透露,Square预计将在今年秋天实施IPO,但也有可能会推迟上市进程。

一位投资银行家告诉《财富》杂志:“在得知他们提交了IPO申请文件后,我大吃一惊。我原来还以为他们境况不佳。”

与之前报道所不同的是,种种迹象表明Square的营收会出现增长。据知情人士透露,Square的营收增长速度目前是支付行业巨头PayPal的三到四倍,在从eBay分拆以后,PayPal成为一家独立的上市公司。根据PayPal上市后发布的首份财报,2015年第二季度,PayPal的营收增长了16%至23亿美元。

如果上述知情人士的消息可信的话,那么Square的营收正以同比至少50%的速度增长。但是,Square发言人拒绝对此发表评论。维萨战略合作与创新执行副总裁吉姆·麦卡锡(Jim McCarthy)最近在接受《财富》杂志采访时表示,在维萨信用卡处理系统中,来自Square的交易量排名前十。值得指出的是,维萨早在2011年就对Square进行了战略投资。

崛起

  创建了两家硅谷明星公司Twitter和Square的杰克·多西

  知名投资人马克·安德森(Marc Andreessen)最近在接受《财富》杂志采访时,展望了拆分PayPal以后的eBay未来,他说一些创业公司在硅谷“被捧上天了”。

“但我们尊重颇具魅力的的后起之秀,”他说。

Square或许已成为这种思维的牺牲品。这家公司最早在2009年引起媒体的广泛关注,那一年,多西不再担任Twitter的CEO,而是推出了一种白色时尚的信用卡读卡器,可插入移动设备中,允许iPhone或安卓智能手机用户接收信用卡付款。硅谷沙丘路(Sand Hill Road)的顶尖风险投资公司纷纷向这家公司投资,其中包括Khosla Ventures、红杉资本及Kleiner Perkins,甚至连维珍集团创始人理查德·布兰森爵士(Sir Richard Branson)也投了。

在拥有了充足的现金以后,Square就可以吸引硅谷最具天赋的操作人员、产品经理、工程师等顶尖人才加盟了,例如基斯·拉布伊瓦(Keith Rabois)、梅根·奎恩(Megan Quinn)、萨拉·弗莱尔(Sarah Friar)以及戈库尔·拉贾拉姆(Gokul Rajaram)。

一些媒体记录了Square发展过程中的每一步。Square常常被比作“下一个苹果”,而多西更是被誉为“下一个史蒂夫·乔布斯”。Square还与多家财富500强企业达成合作协议,包括2012年与咖啡连锁巨头星巴克的协议。那笔交易也使得星巴克CEO霍华德·舒尔茨(Howard Schultz)成为Square董事会成员。2013年11月份,《华尔街日报》披露称,Square正计划实施IPO,由高盛等顶尖投资银行担任承销商。

沉沦

  Square创新的支付方式

  但没过多久,Square便体会了从天堂坠入地狱的痛苦。

多西的声誉在2013年晚些时候遭受了第一次打击。当时,作家尼克·比尔顿(Nick Bilton)的新书《孵化Twitter》(Hatching Twitter)问世,该书详细记录了Twitter的成长故事,指责多西无力让Twitter的企业文化和技术走向稳定。第二次打击在2014年到来,有媒体披露Twitter已在那一年的早些时候推迟IPO,正在寻找卖家出售,而且与苹果、谷歌和eBay进行了谈判。

《华尔街日报》的报道还称Square正在亏损:2013年全年大概亏损1亿美元,超出了该公司2012年的亏损额。此外,这则报道还透露Square的利润也在缩水。虽然Square竭力否认正就出售事宜与卖家谈判,同时驳斥了《华尔街日报》的报道,但所有这些对Square的核心产品来说都不是好消息,尤其是面向个人消费者的产品。

2014年,由于未能受到目标受众的欢迎,Square关闭了面向个人消费者的移动钱包产品Wallet。随着Wallet的关闭,Square与星巴克之间的合作也走向结束,虽然该公司仍然在处理星巴克的支付交易。按照双方之前达成的协议,星巴克顾客可以通过Wallet应用购买咖啡。

今年早些时候,Square又关停了Order,这款应用可允许顾客从餐厅订餐。与此同时,Square不再愿意让多西接受媒体采访,也减少了他在科技大会公开亮相的频率。于是,外界纷纷猜测,Square究竟出现什么问题了?整装再出发

今年早些时候,一种全新的战略开始在Square形成。除了对信用卡支付交易收费外,Square还专注于产品创新,推出了一系列让商家愿意付费的新功能并从中获利:开发票、预付现金、预约安排、营销功能以及商业数据份分析等。

今天,Square面向企业客户的服务数量超过了面向个人用户的服务数量,这其中就包括P2P应用Square Cash和Caviar——后者是Square去年收购的一家送餐服务创业公司。另外,Square与商家的关系现在还非常好:知情人士向《财富》杂志透露,作为一项向小企业主提供预付现金服务的产品,Square Capital的表现超出了预期。Square最近还表示,在过去一年里,它已将总额1亿美元的资金借给超过2万家小企业主使用。今年4月份,Square Capital又向小企业主提供了近2500万美元的贷款。

尽管《华尔街日报》报道称Square的利润正在缩水,但真实数据却得出了与之截然相反的结论。根据《财富》杂志去年获得的一份内部文件,Square的利润率保持在健康的34%。在一笔100美元的交易中,Square会抽成约3美元,该公司会将这些分成计为营收,其毛利润约为1美元。2014年,Square全年总计处理了价值约300亿美元的交易,由此看来,该公司的全年毛利润在3亿美元左右。

换言之,今天的Square与其说是一家消费类产品公司,倒不如说是一家金融服务公司——这预示着Square或许将做出一系列战略决策。

重新走上前台

  杰克·多西介绍Square支付工具

  由于不知道它准确的营收、利润和开支,我们很难判定Square的业务有多健康。正因为如此,Square上市的可能性才令人十分感兴趣。在Square最终提交其Form S-1文件的时候,我们将会看到这些运营数据——应该指出的是,Form S-1的最终公布时间完全取决于Square。按照《促进初创企业融资法案》的规定,Square必须在IPO路演前21天对外公布Form S-1文件。

看起来,多西已重新走上前台,并开始接受媒体采访,而Square也对它向外界传递的信息做了重新定位,强调其作为专注于数据的商家服务公司的愿景。多西还因为Twitter管理层的更迭而愈发受到媒体关注;该公司宣布,在迪克·科斯特罗(Dick Costolo)离职以后,多西将出任公司临时CEO——这一任命再次让多西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Twitter CEO遴选委员会已经排除了多西同时长期掌管Twitter和Square两家公司的可能性,随着后者提交IPO申请文件,多西更不可能辞去Square CEO一职了。

上周二,“满血归来”的多西召开了他的首次Twitter财报电话会议,向外界展现了自信的一面,随着Square即将成为上市公司,参加分析师财报电话会议对多西来说将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多西的支付公司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尤其是,它要向整个华尔街证明,该公司拥有一项可持续发展的业务。看起来,发展早期经历的波折更加坚定了Square的这种决心,也有助于外界完全明白它肩负的使命。在2015年,Square将展现出一种完全不同于2010年时的面貌。对于Square来说,这当然是件好事。

分类: 支付专题, 统计研究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