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支付专题, 统计研究, 银行卡 > 告别垄断 银联信用卡转结算收入预计损失惨重

告别垄断 银联信用卡转结算收入预计损失惨重

2015年4月29日

6月1日起银行卡清算业务放开,外资巨头“势在必得”,银联信用卡转结算收入预计损失惨重

一出唱了12年的独角戏要迎来新的玩家。

从2015年6月1日起,符合要求的机构可申请“银行卡清算业务许可证”,在中国境内从事银行卡清算业务和推广新的卡品牌。这意味着在中国清算市场一家独大12年的局面被打破,中国银联将告别垄断时代。

对于新的规则,国际卡组织势在必得,表现得最为积极。万事达卡中国区总裁常青明确表示:“一定会申请清算牌照。”VISA中国表示,对中国开放银行卡清算市场表示欢迎,希望早日看到实施细则,并期待早日在中国开展境内业务。

除此之外,据记者了解,一些地方政府有意成立地方政府主导下的区域性银行卡清算组织,比如“北联”“南联”。

银联的竞争对手们就要来了,没有垄断优势的银联还有多大话语权?

银行发卡曾要银联批

在银联诞生之前,各家银行自建受理网络。2002年,银联的成立,把银行连接了起来,不必考虑地区、银行的不同,国内银行“诸侯割据”时代结束。十年后,境内受理商户、POS、ATM分别是银联成立前的17.2倍、17.5倍、7.6倍。

随着银联的壮大,对银联垄断的指责也越来越多。

由于银联是当前国内唯一的支付清算组织,银行要发行银行卡只能找银联合作,银行卡是否能顺利发行自然也取决于银联。

在中国市场有一个特殊的卡片——双币卡,就是一张银行卡上出现两个卡组织的标志,在国内是走银联的清算渠道,在国外就是走VISA或者MASTERCARD的渠道,这是此前国际卡组织曲线分享中国市场的途径。

但2010年银联很少再批新的双币卡。2010年时,银联曾向各家银行下发文件:“银联要建国家品牌,需要各银行支持,希望银行新发卡中银联标准卡占到50%以上。”“虽然不是强制的规定,但是银联标准卡之外的银行卡迟迟申请不下来,银行只能是选择银联标准卡。”一股份制银行信用卡总经理向记者表示。

国际卡组织的业务空间不断压缩,原来双币卡的客户逐步被置换成银联的客户。国际卡组织就采取延长银行卡有效期的方式继续维持着存量客户。比如新申请的信用卡有效期从3年延长到5年。

不过在2013年,时文朝履新银联总裁之后,银联颇有改观。时文朝为银联制定的新战略是要保持其规则和标准为市场、为行业所接受,“以后原则上银联都不再印发红头管理文件了。”

随着银联高层的更迭换代,银联一改过去相对封闭不透明的低调风格。目前,银联已经开始了新的市场定位: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开放式、平台型综合支付服务商。

转接清算收入损失大

支付清算开放后,银行发卡可以跟多家机构合作,不只是银联一家,自主选择交给了银行,这对银联是最大的冲击。

一位中小银行信用卡中心负责人对记者表示,今后银行发卡有了多种选择,选择连VISA的网络、万事达的网络、还是银联的网络,银行自主决定,这就是拼市场的时候了。当然在短期内,银联依然有很大的市场话语权。

对于市场开放,银联的心思复杂。

一位银联内部人士对记者表示:“我们也挺欢迎的,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银联都被指责垄断,但其实银联在国际市场上与国际卡巨头厮杀,在国内也遭到第三方支付的侵占,银联的日子也不好过。现在丢掉了垄断的帽子,在同一个市场下竞争,对我们来说也是期待已久,真枪实弹地干起来。”

但冲击是必然的。“因为VISA、万事达卡有自己的转接清算网络,银联的收入将出现滑坡式下跌。”时文朝此前对媒体表示出担忧。

这块市场有多大?目前,VISA、万事达卡的国内业务均通过银联转接,信用卡中双标卡约占50%。假如这些双标卡都分流为VISA、万事达卡的单标卡,意味着银联来自信用卡的转结算收入的一半就没有了。

这正是外资巨头最期待的市场。通过在境内发行人民币信用卡占领市场,从而带动这些持卡人在境外的刷卡消费。

被第三方支付蚕食份额

事实上,银联的垄断优势仅在传统的清算业务上,在互联网时代,包括支付宝在内的第三方支付绕道银联,银联甚至有些“弱势”。

“互联网通用时代对中国银联的政策扶持与保护已经彻底取消,中国银联一夜之间开始‘裸泳’”。中国银联总裁时文朝称。

按照相关规定,国内每刷一次卡,提供刷卡机的商户都需要支付一笔手续费,发卡银行拿走70%,提供POS机的银行或银联的子公司“银联商务”拿走20%,银联拿走10%。但第三方支付公司利用移动互联网,通过与银行直连,绕开了银联收单——转接——清算的传统模式,银联这10%的手续费就收不到了。

“第三方支付机构当中前20家占了90%多的市场份额,这20家机构千方百计地绕过银联进行转接清算,银联的交易量分流得非常明显。”时文朝说。按银联的说法,第三方支付公司直接转接银联标识卡,并未经过银联授权,没有向银联支付银联品牌的知识产权费,侵犯了银联的合法权益。

但如果支付宝、财付通拥有了支付清算牌照,那这一切将变得合理合法,银联品牌使用费、转接费都被分流。

5年内银联地位难撼动?

事实上,银联这些年来也一直在多元化发展,盈利模式也不再简单的依靠手续费。目前中国银联的营业收入结构主要为:一是境内ATM收入,比如跨行取款中收取的手续费;二是境内POS交易转接收入,即刷卡商户的佣金部分;三是国际业务收入;四是一些创新业务收入,比如移动支付。

“拓展国际、巩固线下优势,发力线上”,银联二次创业正朝着这个方向发展。中国银联董事长葛华勇表示,银联接下来将继续拓展国际业务。在有群众基础的周边国家和地区,银联将增大发行量;在影响力较弱的欧美地区,将通过吸引各类发卡机构、收单机构加入银联网络来扩大受理面。而庞大的线下受理网络是中国银联的传统优势,是必须保住的阵地。对于线上业务,实际上银联起步并不晚,但步伐迈得不如一些互联网公司大。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分析,尽管其他清算机构一时难以撼动银联的老大地位,但消费者将有更多选择权,一批兼顾效率、安全以及差异化服务的清算机构将带给银联越来越大的竞争压力,并以此倒逼银联提升清算效率和整个产业的服务水平。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短期来看,起码5-10年时间,银联在国内的地位无法撼动,期待国内能有第二银联的出现。

国际支付市场寡头格局

纵观全球性支付清算机构的发展历史,迄今为止也只有五家,VISA、MasterCard、美国运通、日本JCB和中国银联,在激烈的竞争中形成了一个相对垄断的市场格局。

以中国台湾梅花卡为例,在上世纪80年代占据中国台湾近八成市场,但随着清算市场对外资开放后,其品牌迅速萎缩,1994年市场份额仅为9%,2001年仅为0.53%。目前中国台湾市场份额最大的卡组织是VISA。

目前控制全球银行卡标准的主要机构是美国的VISA、万事达。在全球各发卡机构发行的银行卡中,80%以上是VISA、万事达卡。

事实上,跟这些巨头比,银联还有差距。以VISA为例,它拥有约3900万家受理商户,其中3200万家在美国以外市场;而银联2600万家受理商户中一大半都在内地。

有专家认为,清算市场网络效应极强,无论初期有多少参与者进入,随着市场收购和兼并,最终会是一个寡头垄断市场。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苏曼丽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