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支付专题, 统计研究, 银行卡 > 清算市场开放落定 “南、北联”将入场

清算市场开放落定 “南、北联”将入场

2015年4月28日

来源:经济观察报 作者:李意安

导语:对消费者和商家而言,虽然刷卡费率暂时不会有任何的变化。但竞争充分带来的服务提升是可以期待的。

经济观察报 记者 李意安 久盼之后,中国银行卡清算市场开放的靴子终于落地。

4月22日,中国政府网发布《国务院关于实施银行卡清算机构准入管理的决定》(下称《决定》),称从2015年6月1日,符合要求的机构可申请“银行卡清算业务许可证”,在中国境内从事银行卡清算。这不仅意味着在中国清算市场银联一家独大12年的垄断局面将被打破,同时也为整个清算业主导的支付生态注入了更多可能。

接近央行人士透露,清算市场开放之后或将成立“南联”和“北联”,分别由北京市政府和深圳市政府与当地央行相关部门联合主导,而之前呼声较高的工行、证通公司以及农信银资金清算中心(下称农信银)、城市商业银行资金清算中心(下称诚信银)则很有可能与首批失之交臂。而对以VISA、MASTERCARD(万事达)为代表的外卡组织而言,多年鏖战之后也终于迎来一丝曙光。

Visa、万事达的机会

上述《决定》内容称,申请清算许可证机构需要具备多项条件,包括“不低于10亿元人民币的注册资本”、“至少具有符合规定条件的持股20%以上的单一主要出资人,或者符合规定条件的合计持股25%以上的多个主要出资人,前述主要出资人申请前一年总资产不低于20亿元人民币或者净资产不低于5亿元人民币,且提出申请前应当连续从事银行、支付或者清算等业务5年以上,连续盈利3年以上,最近3年无重大违法违规记录……“这两项规定主要是在资本和经验上要求申请人有一定的积累。”上述接近央行人士称。

而申请成为银行卡清算机构的,则应当按规定向央行提出筹备申请,央行在征求银监会同意后,自受理之日起90日内作出批准或者不予批准筹备的决定。申请人应当自获准筹备之日起1年内完成筹备工作,筹备期间不得从事银行卡清算业务。“现在筹备期为一年,那这一年,除了资金到位以外,数据更新,技术准备等等工作都可以开始进行了,但是具体的很多细节性东西肯定还是要等监管细则。这个具体时间,我们也不知道,只能期待政府加快脚步。”一位接近Visa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

上述《决定》中提到,“境外机构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主体提供银行卡清算服务的,应当依法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设立外商投资企业,并根据本决定规定的条件和程序取得银行卡清算业务许可证;……外国投资者并购银行卡清算机构的,应当按照相关规定进行外资并购安全审查。”“如果外卡组织在中国单独设立机构从事人民币业务并将这块业务的服务器放在中国,接受境内金融监管,当然也会对他们引入充分的开放。”上述接近央行人士表示,“但是具体怎么操作,最终还是要等待细则。细则中会对业务要求、系统检测、监管标准都作详细的界定。”不过,该人士同时透露,6月1日之前出台细则的可能性不大。“从现在出台的政策来看,确实是这个意思。”一位外卡组织人士如此表示,“这个对我们来讲都不是问题,我们是商业机构,我们欢迎开放,也会尊重所在国家的监管规定。”

一位接近银联人士表示,根据目前发改委规定的刷卡手续费费率水平,境内卡组织所获得刷卡手续费与美国相比,仅为对方的六分之一到七分之一,因而外卡进入中国角逐人民币业务的利润空间本身其实十分有限。

然而,在Visa或者万事达的眼中,境内人民币业务本身或许并非醉翁之意。“万事达在台湾境内的手续费收入也不高,”上述外卡组织人士认为,风物长宜放眼量,“但是通过提供境内刷卡服务,我们拥有了更广阔的的获客渠道以及拥有更好的用户粘性,这个对增加跨境业务的效用是巨大的,而跨境消费是利润来源的主要驱动力之一。”

事实上,无论是万事达还是Visa,布局早已开始。2013年起,为了应对央行力推PBOC标准IC卡的问题,两家外卡组织需要更长的缓冲时间来挽留存量客户。在面临有效期届满需要提供续卡服务时,一些以“4”或“5”打头的双标识卡的新卡有效期默认地将三年增长到了五年。“希望时间来得及,因为如果在IC卡普及之后,存量双标识卡面临大面积到期,而境内人民币清算业务还没有开展,Visa和万事达就会非常被动。许多条款就需要双方重新谈判界定。”上述外卡组织人士说。

1988年,万事达成立北京代表处,5年后VISA也来到中国设立代表处,多年来,中国的银行卡清算市场始终未能开放,国际卡组织只能分享中国人境外消费的部分市场。

2010年6月,VISA与银联“反目”,VISA封堵中国银联部分境外通道,最终WTO定案:银联在中国市场并没有垄断行为,但需要尽快开放境内支付清算市场。

此后银联与Visa、万事达展开了多重博弈。一方面银联专门成立了子公司银联国际高举高打,一路高歌进军海外市场;另一方面,中国支付清算市场也进入了实质性的开放提速。去年10月底,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进一步放开银行卡清算市场,符合条件的内外资企业,均可申请在我国境内设立银行卡清算机构。4月22日,中国政府网发布《国务院关于实施银行卡清算机构准入管理的决定》。

但无论如何细则出台才是关键。

谁人属意

上述接近央行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清算市场开放之后,首批获准机构或将花落“南联”“北联”,分别由北京市政府和深圳市政府与当地央行相关部门联合主导设立,囿于“连续从事银行、支付或者清算等业务5年以上,连续盈利3年以上”之限,究竟以何种载体实现暂不可知。而之前呼声较高的工行、证通公司以及农信银、城信银则很有可能与首批失之交臂。“工行毕竟属于银行系统,自己成立一家清算机构具体怎么操作,如果工行放行了牌照,是不是其他几家大行也要放行?市场开放还属于初探阶段,这个问题比较复杂,开放初期一步一步来。”上述接近央行人士说。

而证通公司虽然曾有“证券版银联”之称,但究其核心业务,距银行卡业务本身并没有太大关系。而此前呼声颇高的农信银、城信银则可能因为区域经营不上规模而失之交臂。

值得一提的是,在资深支付市场人士看来,满足上述《决定》,且此前与银联颇有较劲意味的支付宝,此次对清算牌照的获取貌似兴趣不大。

一位接近支付宝的人士称:“或许支付宝并不是对清算业务本身不感兴趣,而是对于这套游戏规则或者说这个游戏场不感兴趣。拿了牌照就意味着接受游戏规则,要接受监管,支付宝主打创新牌,擅长在商业模式上做文章,某种程度上来讲,现在已经在传统游戏规则之外完成了部分转接清算服务,拿不拿这个清算牌照短期来看,不影响其业务,至少是没有太大的影响。”

当然在程序上来讲,银联也需要重新申请牌照。“但银联作为目前境内唯一一家清算组织,这基本都是走个流程的问题。”

“不算Visa和万事达,国内如果有三家清算组织就了不起了。”上述接近央行人士称,“没有多少机构有这个能力去做这类业务,而且市场也不需要那么多机构”。

对消费者和商家而言,虽然刷卡费率暂时不会有任何的变化。但竞争充分带来的服务提升是可以期待的,“其实这一年感受已经比较明显,银联现在危机感也很强。去年开始,银联给到我们的赞助支持比此前要要多许多。”一位股份制银行信用卡中心高管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未来卡组织竞争开放了,从产业的角度来看,一定是有利的。”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