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支付专题 > 裸泳”银联与支付宝激战线下支付费额

裸泳”银联与支付宝激战线下支付费额

2015年2月10日

一场小额支付市场的暗战正在悄然进行中。

受制于二维码支付暂停政策的支付宝等,正在调整“游戏规则”,迅速拓展小额支付市场。而这个市场,银联早在2008年就开始布局。一方绕道疾行,一方有先发优势,谁能够胜出?

艾媒咨询CEO张毅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银联而言,与支付宝‘同台’竞争,是一个难度很大的挑战。从以往案例来看,只要阿里、腾讯参与的市场,竞争对手都会比较吃亏。”

然而,小额支付市场突围,只是银联“二次创业”中的一役。银联的目标是成为“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开放式、平台型综合支付服务提供商”。

与十几年前相比,支付市场已然转变,支付宝、微信支付等创新支付手段正在悄然颠覆原有的市场格局。而现在银联左手“闪付”,主攻小额支付市场,右手“银联钱包”加紧打造开放平台,应对挑战。据银联内部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已为银联钱包专门成立事业部,未来可能在银联钱包中加入支付功能。

但仅借此两款产品,银联能否就能华丽转身?

其实,除此之外,在组织架构调整、思维转变等方面,银联尝试向市场化更近一步。在第一轮支付市场混战时,银联占据一席之地;十几年后,支付市场发生巨大变化,银联在第二轮混战中将如何突围?

暗战小额支付

在小额支付市场的跑马圈地上,支付宝来势汹汹。去年12月12日当天,阿里推出支付宝钱包支付即可打五折的活动,对线下商户则执行0.6%手续费,“首年返还”的优惠政策。当时,线下近100个品牌,约2万家门店参与活动,覆盖便利店、快餐店、甜品店、超市等多个日常场所。有消费者称,超市爆满,有消费者最后只好选择现金支付。

出于支付安全性问题,二维码支付业务曾一度被央行暂停,但支付宝绕道疾行。客户打开手机上的支付宝钱包点击“付款码”,收银员在类似POS机的设备上输入收款金额后,扫一下手机上的付款码,无需输入密码,只要“确认”即可完成支付。以创新支付方式及大幅的让利活动,支付宝迅速推广其线下支付业务。

但事实上,早在2008年,银联就看上了小额支付市场。“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一位银联内部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坦言。

据银联相关负责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2008年银联启动“闪付”试点。所谓闪付,是在金融IC卡等产品上加载非接触式支付功能,采用脱机交易的方式,当用户使用具备“闪付”功能的银联金融卡或NFC手机时,只需把卡或手机贴在支持“闪付”刷卡设备上,“嘀”的一声后即完成支付。无需输入密码和签名,操作方式类似于公交车刷卡。主要用于快餐、菜市场、景区和公共交通等小额快速支付和公共服务领域,物业社区、校园等集中使用领域以及便利店、超市等部分传统商户。

但受制于发卡系统改造、受理设备投放、受理环境改造等因素,虽然推广时间长达6年,“闪付”的用户、商户使用频率并不高。据时代周报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2012年2月底,国内支持“闪付”的终端超过62万台,一年后,超过110万台。

“虽然受理终端总数不多,但并不是每种支付场景都适合‘闪付’。就小额支付场景而言,这个覆盖率已经很高。”银联内部人士解释称。

近两年,“闪付”的推广速度有所加快,现在是银联主推的支付产品。而受益于央行的金融IC卡推广工作,支持银联“闪付”功能金融IC卡的发卡量迅速增长,数据显示,2014年,金融IC卡发卡量总量预计超过12亿张。另一方面,国内受理“闪付”的POS终端增至近400万台;2015年元旦假期金融IC卡交易笔数和金额分别同比增长超过300%和200%,其中“闪付”交易金额增幅接近500%。

但银联、支付宝等,谁能胜出现在还很难判断。根据相关规定,线下收单市场按商户类型,实行0.38%-1.25%的差别费率,对银联而言,这个政策现在成为掣肘因素。而支付宝则采取0.6%的统一费率,2015年全额返还,次年或将实行三七分成。

“我们也想公平竞争,但市场规则不统一,银联也没有办法。”银联内部人士表示。

而张毅表示:“阿里和腾讯有资源优势,以去年年初的打车软件之争为例,两方的‘烧钱补贴’赚足市场眼球,这与银联的老式打法不一样。对于银联而言,最好的解决办法还是依靠政策。”

成败银联钱包

小额支付市场突围战,只是银联“二次创业”中的一役。

从2013年9月履新至今,时文朝连续两年在公司内部发布新年贺词,而它们被外界视为探寻银联高层战略的线索。今年,时文朝的新年贺词分为五部分,其中一个小标题,专门谈“新竞-合”的内涵与边界。他认为,应该先从明确卡组织的定位开始。“新形势下,卡组织依然坚持不做发卡、不做收单”,“从单纯‘通过服务银行服务好持卡人、商户’向既‘通过服务银行服务好持卡人、商户’又‘通过服务持卡人、商户服务好银行’两者兼有的方向进行转化。”

但此时,银联面临的是更为激烈的竞争、合作关系。如何胜出?“中国银联将一手抓杀手级的产品应用,紧跟乃至引领产业技术的发展趋势,用最极致的产品和体验满足用户需求;一手抓平台化的系统战略,打造线上线下一体化的银联综合支付服务平台,”时文朝曾公开表示。

据银联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时文朝口中的“杀手级”产品,即是2013年7月推出的“银联钱包”。所谓“银联钱包”,是通过为银行、专业化服务机构和商户提供开放式平台吸纳整合各方资源,“银联钱包”在传统银联卡支付服务的基础上,为持卡人提供优惠折扣、消费积分、电子票券等更多个性化增值服务,同时实现线上线下刷卡消费协同互动.

据去年的公开数据显示,“银联钱包”目前已覆盖全国各省份,累计上线商户超过2万家,覆盖餐饮、百货、娱乐、购物等行业。

但一位第三方支付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如果留意的话,你会发现银联推出的产品非常多,但很多做得不温不火。‘银联钱包’也推出过一系列活动,但互联网时代,客户的忠诚度很低,在吸引用户之后,如何能够防止客户流失,是一个难题。”

另外,与支付宝钱包相比,银联钱包仍是“半成品”。现在仅支持优惠券、积分、电子票等,应用场景远少于支付宝钱包。在移动端的支付产品,是否具备互联网思维、用户思维才是制胜关键,在这一点上,支付宝领先于银联。

据银联内部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今年初,银联钱包已经从产品和市场部门分离出来,成立单独的银联钱包事业部,这是银联目前唯一一个为产品而设的事业部。目前,银联钱包正与海南移动试点积分通兑业务,未来也将扩展至银行、航空等其他领域。并且,可能会在银联钱包上叠加支付功能。

再突围胜算几何

时光倒流到十几年前,银联也曾像“支付宝”一样,担任行业颠覆者的角色。

但 “十年河东,十年河西。”在“躺着赚钱”十一年后,2013年,央行先后宣布废止“关于统一启用‘银联’标识及其全息防伪标志的通知”等五个文件。这意味着,“联网通用时代对中国银联的政策扶持与保护已经彻底取消,中国银联一夜之间开始‘裸泳’,躺着挣钱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时文朝称。

另一方面,支付宝、财付通、汇付天下等第三方支付公司在线上支付领域已经占据优势,银联再想拓展疆土,已经不易;而第三方支付机构绕过银联与银行直连,银联在线下支付市场的地位被动摇;而随着线上、线下界限越来越模糊,银联已有市场岌岌可危。

改革和调整从银联内部开始。

据时代周报记者从银联相关负责人处了解到,去年银联进行组织架构调整,实行板块化运作。银联总公司的组织架构分成九个板块,分别为战略板块、国际业务板块、市场与产品板块、业务支持板块、技术支持板块、财务板块、人力资源板块、办公行政板块和审监群工板块。

以市场与产品板块为例,该板块解决了前、中台部门职能重叠的问题,整合之后,加强了产品与市场的联系,形成产品需求、产品设计和产品营销的协同互动,并实现对产品进行全生命周期管理。

受制于市场规则、体制、思维、效率等因素,“二次创业”对于银联而言并非易事。能否再次从支付市场中突围,悬念待解。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