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支付专题, 行业资讯 > 2015银联改革第一役:成立银联钱包事业部

2015银联改革第一役:成立银联钱包事业部

2015年2月9日

此前,银联钱包已从产品和市场部门分立,成立了单独的事业部。接近银联人士认为,银联钱包事业部成立的意义并不仅仅在于优化产品本身,这或许也将开启银联事业部制的深层次探索。

该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相比于银联其他业务部门,银联钱包事业部“流程机制大幅优化,实行扁平化管理,一切以追求效率为先,机制灵活。在银联内部,这70多人的事业部团队已经近乎一个小小的创业公司。”

而作为银联钱包事业部成立之后的业务创新探索之一,积分通兑业务已开始试点。据悉,银联钱包功能升级的第一个突破口将会是打通机构间的积分通兑业务,与此同时,将支付端整合到钱包也已经在推进中。“积分这块市场并没有精确的第三方统计数据,据市场粗略估算,目前把银行、航空公司等算上,整个积分市场的价值体量在8000亿元左右,但其中被激活的只是很小一部分。”银联钱包事业部相关负责人说。

业务下沉

经济观察报获悉,目前海南省移动公司已敲定成为银联钱包积分通兑业务的首家合作机构,海南移动用户在移动体系的积分可按照200:3的比例兑换银联积分,在银联钱包的合作商户采取线下POS终端刷卡时银联积分可直接以1:1的价格抵充消费金额。

事实上,银联并不是第一个发现积分消费痛点的企业。跟银联相比,2008年平安万里通已经开始打造积分平台,去年更是高调发力,成为平安集团进击互联网金融的拳头产品。“银联钱包之所以考虑到做积分通兑平台,是因为银联在这方面有天然的平台化优势。”上述银联钱包负责人说,“平台化的一个重要特性是,在与积分发行方、客户、积分承兑方构成的四方模式中,不与它方争利。而事实上,积分通兑确实不是我们致力打造的赢利点,我们只是通过这种服务来优化钱包功能,不会去考虑积分兑换的差价等盈利问题。”

另有市场分析人士认为,涉及到积分通兑的业务,都会涉及到数据开放和端口对接,这对很多积分发行机构来讲都是一件比较敏感的事情。

上述银联钱包负责人表示:“我们不会与其构成同质化的竞争——我们不可能去开一家银行,也不会去做一个电商,当然更不可能把它们的数据泄露出去。这是我们能够去做积分平台的一个前提。”

以银行卡市场为例,从目前银行卡积分的市场现状来看,尽管各家行基本都已经具备刷卡积分服务,但各家银行规则不一,管理方式也大相径庭。以招行为例,信用卡消费20元兑换1积分,而在合作商户处再以20积分抵扣1元,积分价值占据消费金额的千分之2.5,而其他银行的积分方式则以消费1元兑换1积分为主流,但积分价值占据消费金额的实际比例则在千分之一到千分之三之间。

积分兑换方式不一、激活场景不同不仅仅对持卡人来讲是一个积分消费的痛点,对积分发行方而言也同样存在困扰。目前,对积分发行方而言,主流的做法是采取积分商城“自我消化”的方式,往往就是线上下单,线下邮寄的方式兑换礼品,即使有线下服务类商户,拓展范围也较为有限。“这样的做法一方面日常运维成本交高,另一方面成效也未必好。而如果非银行、航空公司之类的积分发行方,自建承兑体系的成本也非常高,如果有一种通兑的方式让它的积分有了更广的使用渠道,更便利的兑换机制,就能够盘活现有的积分体系,带来更大的价值。”上述银联钱包负责人表示,“而对银联发展的积分承兑商户来说,当然是提供更多的客源,在客户现金消费能力已经饱和的情况下,又突然发现自己还有N多种积分可以当现金用,又可以再多消费一批。而这个新增的消费,只会流向银联发展的积分承兑商户,所以这些商户也有合作意愿。”

想象空间

某种程度而言,与银行卡的一体性确实是银联在线下到线上的攻坚过程中不可复制的优势。

目前而言,信用卡发卡量达到4.4亿。从积分沉淀的角度而言,目前国有银行沉淀的银行卡积分价值已经达到几十亿元量级,股份行也有几亿到十几亿元的价值体量,这些银行如果能够愿意开放积分体系,会是一个非常大的市场。甚至由Bin号为4、5的银联Visa、银联Mastercard“双标识卡”带来的积分存量也可能因此而得到盘活。

“当然,跟银行的合作也需要一个商务谈判的过程,不是所有银行都会参与进来,但现在已经有多家银行的谈判在逐步推进。”银联人士表示。

在互联网和移动支付领域,银联目前已与100多家银行展开线上收单业务的合作,另一方面,尽管苏宁等知名电商都已经拥有自己的支付牌照,但出于电商间的博弈,放弃对接支付宝的同时亦为银联所拥趸,“现在除淘宝系以外的电商几乎全线与银联达成合作,这也不失为银联可因势利导的一个领域。”一位电商行业分析师说。

目前,银联钱包目前线下合作商户达到3万多,用户数量达千万级。同时,同属银联体系的银联互联网和移动支付线上商户也已超过3万,用户数达到1.8亿。据悉,银联线上、线下客户服务体系已逐步打通,形成线上线下“一站式”服务体系。

结合银联总裁时文朝在年初新年致辞中提到“概念化地去理解我们产业的终端用户:场景一代表着银行与持卡人双边整合的需求,场景二代表着商户与消费者双边整合的需求,场景三代表着持卡人对综合支付服务解决方案的需求。”

这一次,银联似乎终于开始思考通过进一步下沉服务通过为产业链各方带来实际价值来获取用户黏性。

事实上,在银联的最初设计方案中,之所以只在银联钱包嵌入了积分和优惠券服务,是因为将银联钱包定位于银行卡的辅助工具,“在原本的设想中,银行卡+银联钱包才是一套完整的解决方案。”一位接近银联钱包的产品人士称,但这套看上去很美的解决方案还未来得及在市场普及就已经被挟势而来的互联网风暴所横扫。截止如今,千万级别的银联钱包用户数量与八、九亿银联卡持卡人的数量相较,开拓比例尚微。

银行卡在钱包的支付嵌入几乎已经成为银联发力移动端的必然诉求,这一场变革无论是来自于外部的刺激还是内生的蜕变已经不重要。“虚拟银行卡的市场接受度已经很高,已经到了一个可以也应该将支付叠加到现有服务上的时候”一位接近银联的人士如此评价,“接受银联卡受理终端的商户天然都是银联钱包的潜在受理端。以目前银联在线下境内1200万商户、境外1400万商户的市场基础,这会是一个什么体量的想象空间。”

积分通兑业务目前正是银联钱包事业部化后的“试水”项目之一,而银联钱包事业部本身也是银联市场化转型的探索。“如果事业部制被验证这是一种好的模式,不排除未来更多产品和服务创新都将以事业部的方式去推进。”一位接近银联高层的人士如此表示。(来源:经济观察报第707期)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