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理人, 统计研究, 运营管理 > 民生银行猝变:继任者的必答题

民生银行猝变:继任者的必答题

2015年2月3日

编者按

1993年,泛海集团董事长卢志强出于解决民营企业贷款难之考虑,欲设立一银行,3年后,经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央行行长朱镕基批示,民生银行——新中国首家民营银行诞生。

就在民生银行即将迎来13岁生日(2月7日)之时,该银行因为两件事成为舆论焦点。其一是该行行长毛晓峰突然离职;其二为安邦保险跃升为该行第一大股东。民生银行最重要的人物、最重要的股东同时发生了变化,可谓“民生银行劫”。2月2日该行A股跌价3.17%,H股跌价3.07%。

经过一个周末的发酵,市场对这两件事解读颇多。但是却都忽略了一点,民生银行诞生的使命——解困民营企业融资之难。

事实上,民生银行助力小微企业一直是其标签。新行长能否继续这条道路是时代赋予其的作业。本期专题会有一文对此表达;另一方面,民生银行股权变动折射金融资本强势。以安邦保险强势入主民生银行为个案,中国金融业在过去十多年的发展无论是发展速度还是盈利能力都远超实体经济,这并非良性的结构。大量资本聚集在金融领域,实体经济面临高利率的窘境,此事如何破解,是摆在当前的难题。

不久前,微众银行宣告成立,或许有了些眉目?

重点提示

实际上,无论谁来当行长,都需要回答,未来的民生该如何再创业的命题。其传统小微业务该是收缩还是扩张,事业部改革向左还是向右,未来不良压力该如何化解?

而民生银行维持多年的分散股权结构,已被强势入主的安邦保险打破。但民生银行综合化经营的野心并不亚于安邦保险。两强相遇,如何融合还是个问号。

本报记者 宋佳燕 柳灯 北京报道

1月31日,民生银行临时董事会宣布,毛晓峰已申请辞职,行长一职由董事长洪崎代行。

对于行长空缺,民生银行管理层表示,将在4、5月份董事会换届之前,确定行长人选。

目前,民生银行副行长仅邢本秀一人,主管人事,他也是民生银行党委副书记。民生银行党委成员还有纪委书记陈进忠、工会主席陈世强,以及主管对公业务并兼任香港分行行长的党委委员林治洪。行长助理则有林云山、石杰、李彬三人。

正如中金公司的分析所指,市场之所以给予民生银行溢价,主要是民生银行股东背景和经营机制最为市场化,特别是管理团队最具创新基因、员工战略执行最为坚决。在大股东及高管变动的背景下,市场对民生银行未来战略、机制、管理层稳定性不可避免出现担忧。

“如果这次领导再委派一个陌生人,空降到民生当行长,股东大会上我投反对票。跪拜基金经理和民生股民也投反对票。”2月2日,史玉柱在微博表态。

实际上,无论谁来当行长,都需要回答,未来的民生该如何再创业的命题。其传统小微业务是该收缩还是扩张,事业部改革向左还是向右,未来不良压力该如何化解?

而民生银行维持多年的分散股权结构,已被强势入主的安邦保险打破。但民生银行综合化经营的野心并不亚于安邦保险。两强相遇,如何融合还是个问号。

小微业务:收缩还是扩张?

自2009年定位于“小微企业的银行”后,民生银行的小微金融业务以每年贷款余额递增1000亿元的速度迅猛增长。截至2013年底,已突破4000亿元。

而2014年以来,这一增速大幅放缓。小微贷款余额上半年仅比年初增长7亿元,第三季度末余额4063亿元,比6月末减少33亿元。

小微规模上的收缩与放缓,加上管理层变动,引来市场对民生银行战略动摇的猜测。不过,民生银行高层对外则称,总体战略并未动摇,只是调整结构。

“2012年6月前后,我们单户单笔贷款余额平均是270万,现在存量客户的户均余额已经下降到170万,新发放的单户单笔贷款已经降到100万以下。”林云山对记者表示:“换句话说,同样的4000多亿元贷款余额,服务户数大幅增长,银行风险也更加分散。”

过去几年,中小型银行奋力血拼小微业务,大型银行也混战其中,市场普遍认为,这一领域已沦为红海。而在洪崎看来:“红海只是在平均贷款为500万到2000万的范围,我们小微还在下沉,完全是蓝海。”

但不容忽视的是,去年各家银行的小微企业贷款不良资产已加速生成。小微企业贷款占比较高的资产结构,也预示着民生银行将承受比同业更大的资产质量压力。去年第三季度,民生银行不良贷款余额为181亿元,比年初增加47亿元,不良贷款率为1.04%,比上年末上升0.19个百分点。

公司事业部:向左走向右走?

比小微业务不确定因素更多的,是正在酝酿大改革的公司业务。

2007年启动的民生银行的事业部改革是前董事长董文标的得意之作。一开始对分行削权的做法颇为“激进”,到2013年12月,董文标开始全面启动2.0版事业部改革方案,具体来说,一是推动事业部逐步从传统的存贷款模式向专业化投行方向转型。二是建立高效的准法人管控模式。

2月1日召开的分析师会议上,民生银行管理层表示,公司业务全面调整提升,主要朝向低风险、低资本消耗的方向发展。

据悉,民生银行公司业务今后将锁定十二个行业,除原有事业部之外,加上消费、新能源、新材料等行业。客户目标则锁定细分市场和细分行业龙头企业,同时不排除部分锁定国企和地方融资平台客户。

据介绍,民生银行已成立战略客户事业部,由总行直接管理,覆盖具有行业核心地位的重要客户,分行负责在配套业务上进行落地。未来事业部继续改革,分为大客户事业部和中小客户事业部。

“因为小微压力大,而将重心回归侧重大公司的老路,可能缺少优势。”一位长期观察民生银行的业内人士称。

此外,零售板块的特色也有待发挥。

2013年7月启动社区金融战略以来,民生银行的社区网点在全国四处铺开。据林云山介绍,目前该行投入运营的社区支行及自助服务网点已超过5500家。然而,其获得牌照的速度远远跟不上网点扩张速度。目前,获得牌照的的网点不足十分之一。

没有牌照,社区网点就无法进驻足够柜员,无法进驻移动运营,对客户服务是个很大限制,很容易沦为有人值守的自助银行,而这与社区银行设立的目标相背离。

“小区金融会有一个蓄力期,未来会有指数型的快速发展。”民生银行高管近期表示。

在民生银行的未来战略规划中,目标是零售业务、中小微业务和公司业务“三分天下”,即各项资产占比各占三分之一。

据近期民生银行高管透露,当前,零售存款贡献24%,资产业务占比略小,中小微业务贷款25%,仍待提高。

不良如何软着陆?

除了业务变革,应对银行业不良压力更是迫在眉睫。

“银行业面临的不良压力还是很大的。”去年年底,一位银行高管在内部会议上指出。

中金报告显示,2014年上半年,民生银行逾期贷款环比大幅增长67%,逾期贷款率由2013年1.74%上升至2.69%。关注类贷款环比增长30%,占比增加28bps至1.57%。信用成本上半年下滑12bps至83bp,导致准备金覆盖率下滑至215.9%,拨贷比下降至2.10%。

据民生银行内部人士透露,毛晓峰走访各地分行期间,也多次因不良资产压力,为员工鼓气。

民生银行管理层近期提出,,过去两年利润增长减缓是自身主动的战略选择,主要因为公司进入了“利率不敏感但风险敏感”的客户群体。

该行管理层预计,2014年的问题并未彻底完全消化,对2015年判断亦不乐观,挑战压力更大。根据排查了解的情况,风险区域仍在蔓延,客户类型可能会扩散。

从客户类型上看,2013年风险集中于中小企业,2014年风险集中于小微企业,2015年为大型企业,后者主要是因为反腐带来压力。

与安邦保险博弈还是合作?

近期,民生银行维持多年的分散股权结构,已被强势入主的安邦保险打破。

2月1日的分析师会议上,洪崎表示,“和安邦之前就有很多合作,也是很好的朋友。之前和他们(安邦)沟通,安邦投资民生银行属于财务投资,未来将继续支持我们的工作。双方在存款、保险代销、信用卡发卡等有业务合作。”洪崎认为,安邦管理不错,安邦保险集团董事长吴小晖本人理念先进。

据民生银行基层人士称,目前已有销售安邦保险的产品。

对于双方的合作,国泰君安分析师邱冠华表示:“以存款为例,参照中国平安保险集团对平安银行的存款(直接和间接)拉动就不难理解,安邦亦有望对民生银行贡献相当可观的存款。”

不过,亦有分析人士认为,安邦保险斥资近400亿成为民生银行第一大股东,仅仅作为财务投资成本未免太高,安邦的真正意图可能在于将民生银行逐步发展为自身综合金融经营的核心平台。

梳理民生银行的经营部署发现,目前该行拥有租赁、基金和资管以及投行牌照,距离金融全牌照尚有多个空缺。

规模万亿的安邦保险,目前金融全牌照版图已涵盖银行、基金、券商等,仅缺一个信托牌照。

“安邦与民生的整合合作,还是一个大工程。管理层和员工,还有其他股东,安邦未必能真正掌控。业务合作过程,保险和银行的文化差异也不是一时半会可以消除。”业内资深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

毛晓峰5个月的行长生涯

毛晓峰辞职前, 按照原计划,2015年2月初的民生银行全行工作会议上,毛晓峰将发表主题讲话。“他在会上要发布新的战略方针,这是上任后第一次公布。讲话材料还在准备中。”1月31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民生银行内部知情人士处独家获悉。

但现时毛晓峰已不在行长位置上。

2014年8月底履新后,毛晓峰开始一轮密集调研活动,去各地听取分行、总行部门的业务发展情况汇报。

据民生银行内部人士透露,毛晓峰对手机银行、直销银行寄予厚望,提出将手机银行打造成助推全行业务做大做强的重要平台。去年12月,民生银行电子银行部改为网络金融部,作为全行网络金融及零售支付结算业务的统筹管理部门。

毛晓峰稍为高调的公开活动,多与交易银行业务有关。去年11月,毛晓峰以民生银行行长身份先后出席了与上海期货交易所、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签署战略合作协议的活动。据悉,去年下半年民生银行内部曾提出成立交易金融板块,大为提升对公业务的重视程度。

初步梳理管理架构的同时,毛晓峰履新后的人事调整也在进行。去年10月,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民生银行内部获悉,民生银行小微金融事业部已由信用卡中心副总经理陈大鹏主持工作,原负责人则另设新部门安排。

短短5个月任期内,毛晓峰诸多想法尚未来得及展示。值得一提的是,民生银行推出酝酿多时的员工持股激励计划,就在毛晓峰上任后推进。“这个激励计划,之前民生准备了挺长时间,一直没通过。”业内知情人士透露。

对此激励计划,2月1日的分析师会议上,民生银行管理层表示:“董事会和股东都非常支持,监管政策也是符合的,目前正在正常流程范围内。”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