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理人 > 中国银联总裁时文朝:银联需要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

中国银联总裁时文朝:银联需要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

2015年1月27日

在冬季达沃斯论坛上,时文朝身影繁忙。

21日上午论坛刚开幕的当天,他就有一场主题讨论,而论坛刚结束,又要和VISA领导人会面。而当晚,他和众多会议代表坐在会议中心大厅内,聆听李克强总理的演讲。

即使22日参加凤凰财经早餐会之前的短短半个小时中,他还应邀参加了一场会面。当日的早餐会聚焦中国企业走出去面临的机遇和挑战,时文朝发言不多,但令人印象深刻。外界看来,银联是中国企业走出去的先行者,国际化之路已经走了十年,“中国人去哪儿,银联就到哪儿”是这家卡组织的发展目标,在境外150个国家和地区都有业务,银联卡的使用覆盖全球大多数国家。

但时文朝并不认为银联的国际化已经完成,在他看来一家真正的国际化的中国银联,不仅仅是跟着中国人的脚步走向海外,而是要实现在当地发卡并服务于当地。

而这些都需要银联在市场化之路上不断的往前走。

随着银行卡清算市场的开放,银联在国内作为唯一清算组织的时代即将结束,再加上第三方支付的兴起,银联曾有的优势地位受到严峻挑战,银联不得不学会在市场竞争中与高手过招。

自时文朝上任银联总裁以后,中国银联在市场化之路上大踏步的前行,其一系列的改革举动令另外界瞩目。但是这条路并不好走,与当年他在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时期率先推动市场化改革并取得成功相比,银联市场化之路开启时已是强敌环绕。

在2014年年终岁尾之际,时文朝又在银联内部发表了题为《不一样的新年、不一样的银联》的新年致辞。在这份致辞中,时文朝称,银联正处在“卡组织六十年未有之大变局”中。银联原有的平台价值逐渐减弱,有被“过顶长传”、沦为通道的风险。时文朝提醒银联上下牢记“忘记终端将终遭离弃”这个道理,需要从应用场景入手帮助其所服务的机构提高终端用户黏性。

时文朝对现实认识清晰,但是知易行难,银联在市场化竞争中想脱颖而出并非易事。当地时间1月22日,在接受凤凰财经专访时,时文朝表示,靠政府保护,银联无法实现持续经营,市场化是银联的必由之路。

他认为银联不怕竞争,只有通过市场化的竞争才能降低行业的服务成本,提高效率,“但是竞争要公平”。而目前的情况是,被定义为国企的银联与市场化的互联网支付企业处于不平等的竞争环境中。

“对国有企业一直是法无明文规定则不可为,但对互联网公司则是法无禁止即可为,或者即使禁止了只要不是很严格的监管,都可以干,所以监管政策的不明确一定程度造成了不公平。”时文朝表示。

 

此外,在定价方面,银联也没有自主权。银联的价格是国家定,而互联网支付公司没有价格限制。“我们不是在一个跑道上面按照统一规则的做事情。”而银联被定义为国企是否准确也可能值得商榷,在一位接近银联人士看来,银联现在国资比例估计才30%多,股东中有大量民营企业、私募基金,据说央行也认为银联就是混合所有制企业。

即使如此,时文朝依然乐观,他相信监管层面会逐步创造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而且市场中除了竞争还有合作,在他看来,当前的市场竞争环境中,新技术,新产品,新运营模式不断出现,原来的竞争对手可能会变成合作方,竞争和合作的关系在不断的根据市场的变化而变化。

即使与舆论故事里总是和银联针锋相对的支付宝之间,双方也不是水火不容。

“媒体经常会写今天我找马云干仗了,明天说马云和我干仗了,不排除我们和阿里在某些领域是有竞争关系的,但是我们在另外一些领域又是可以有合作关系的。”

他认为对于商业机构来说,一定要找准最终的服务对象,把他们服务好,通过形成粘性实现相互信任的关系,所有竞合关系中其他都在变,只有这个不变。只有抓走了服务对象,才能在合作中掌握优势,而银联的当务之急是找准市场定位,在市场中做大做强。

“合作也是靠实力说话的!”时文朝表示。

以下为采访实录:

凤凰财经:很多中国企业走出去以后发现很难和当地融合,您认为主要表现在什么地方?银联有没有具体的策略促进与所在国的沟通?

时文朝:总的来讲外国人对中国企业,特别是有国资背景的企业基本上从纯生意的角度来合作,做完就做完了,做到真正的信任还很难。我觉得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只能通过多沟通来解决。

银联一直在努力做,比如我们要告诉他们,我们过去不仅仅是为了在当地挣钱,即使我们离开后仍然能为当地留下有价值的东西。比如在东南亚地区,很多文化是和国内互通的,但是欧美和非洲的文化差异就比较大,我们现在尽可能通过经济的办法去解决这个问题,比如帮发展中国家建立当地清算网络,我们在当地投资,希望把银联的网络带进去,若干年以后再把股权转让或者赠送给对方,相互的信任可以省去很多经济成本,没有这种信任,就要花费很大的成本来获取信任。

凤凰财经:银联在国外发展比较好的市场有哪些?未来重点发展的有哪些?

时文朝:比如韩国市场,香港市场,日本也不错,东南亚地区新加坡做的也可以。中国企业走出去的过程中,开始都挺乐观,但是有经过三五年以后都落不了地的情况。比如在美国市场,虽然市场比较开放,但是企业真正走进去以后发现面临着各种各样的壁垒,比如技术壁垒,我给他们起了一个名字叫“默契壁垒”。他们的大机构之间非常默契,合作的时候会考虑当地合作伙伴的感受,可能拖很久审批的政策都落不了地,因此企业可能进入市场就会被拖很长时间。我们下一步要全面的国际化,一个是借助信任,把银联多年的经验和当地机构分享,让他们觉得银联的模式是可以接受的。另一个是通过创新的东西进行国际化。VISA,万事达已经在当地做了几十年了,你凭什么在境外拿到市场?只有通过产品服务方式,运营模式的创新,能够给当地市场带来成本更低、效率更高、更安全的服务。

凤凰财经:您昨天在达沃斯论坛期间和VISA方面有个会见,您此前也多次谈到支付业内新的竞合关系话题,应该如何理解这种关系?

时文朝:市场是在不断变化中的,以前就是磁条银行卡,最近出现了IC卡,再往后可能会无卡化,全部使用数字账号。新技术,新产品,新运营模式不断出现,原来的竞争对手可能会变成合作方,竞争和合作的关系在不断的根据市场的变化而变化的。以前没有那么多第三方支付机构,只有支付宝一家,现在腾讯,百度都在介入支付,然后要延伸做金融,都在争夺这块市场。以至于媒体会写道我找马云干仗了,明天说马云和我干仗了,不排除我们和阿里在某些领域是有竞争关系的,但是我们在另外一些领域又是可以有合作关系的。竞争不再像以前那么明确,竞争领域也不是长期固定的。所以问题的关键是对于商业机构来说,一定要找准最终的服务对象,把他们服务好,让其对你有粘性,有相互信任的关系,这是非常重要的,所有竞合关系中其他都在变,只有这个不变。只有抓住这个,即使甲和乙不和你合作了,丙和丁会找你合作,因为你有资源。

凤凰财经:您的观点我很认同,但是现在互联网支付企业在线上和线下抢占银联的市场,您如何看待?

时文朝:我们不怕竞争,只有通过竞争,市场化的方式才能降低行业的服务成本,提高效率,但是竞争要公平,比如互联网金融,第一,规则不清楚,到目前没有关于互联网金融的显性化的法规体系,互联网金融管理办法一直没出台,对国有企业一直是法无明文规定则不可为,但对互联网公司则是法无禁止即可为,或者即使禁止了只要不是很严格的监管,都可以干,所以监管政策的不明确造成了不公平。比如说定价,我们的价格是国家定的,他们没有价格限制,所以我们不是在一个跑道上面按照统一规则的做事情,所以是不公平的竞争。市场认为我们是没落的贵族,搞垄断,可是实际上,我来了之后发现银联是很委屈的。

凤凰财经:相对于之前有政策的照顾,银联为什么选择市场化这条相对难走的道路?

时文朝:因为没有别的路可以走,靠政府保护也好,靠政府给予特定的市场地位进行唯一性经营也好,这肯定不是长久之计,银联要做一个让持卡人、商户、发卡机构、收单机构、专业化服务公司都接受的公司,只能通过低成本高效率的服务来实现可持续发展,靠政府保护是不可持续的。

凤凰财经:那接下来和互联网公司的竞争是不是会很难?

时文朝:我们相信监管层面会逐步创造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随着市场的开放,逐渐会出现第二个银联,第三个银联,银联垄断的名声、这种市场地位慢慢就淡忘了,要求我们遵守的东西慢慢就市场化了,我们也会发挥现有优势,通过国内和国际化的并购,资本重组的方式慢慢强化我们的优势,合作也是靠实力说话的。(凤凰财经李磊发自达沃斯)

分类: 经理人 标签: ,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