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支付专题 > 支付宝一年沉淀现金300亿利息10亿 央行无明文规定利息归属

支付宝一年沉淀现金300亿利息10亿 央行无明文规定利息归属

2015年1月21日

马年岁末,网购热情重燃,今年的春节注定又要让网购消费者“荷包重伤”。

但消费者也并非一味只知购物,近期,一个关于支付宝等电商支付平台的话题受到关注—我们付款的利息去哪儿了?

这并不是一个小数目,由于有大量资金长期滞留在电商的支付平台,其年度收益可观,以支付宝为例,其仅通过消费者在淘宝网上的消费,每年获得的沉淀资金的年度收益,保守估计将近10亿元。

大家关注的核心话题是,这笔利息钱该归消费者?还是归支付平台?

第三方支付 “时间差”形成沉淀资金

只要具有网购经验的消费者,对支付宝、财富通等第三方支付平台都并不陌生,买家在拍下商品后,先将钱划转到第三方支付平台的账户内,等收到货,确认无误后,第三方平台再向卖家付款。这种方式大量避免了电子交易中的欺诈行为,也极大地避免了消费纠纷。

但问题是,钱被划转到第三方支付平台后,往往需要几天时间后才转给卖家,而由于电商的交易量巨大,虽然每一批交易的金额不大,但总额却较为惊人,更何况电商网站上的交易是持续性的,因此电商完全可以用当天订单收到的资金,去支付几天前形成的订单。

比如说,一家电商网站每天通过第三方支付平台进行的交易金额为10亿元,而平均每笔交易要持续7天后才确认付款,那么该支付平台实际上可以存留7天的交易资金共70亿元,支付平台可用当天收到的资金去支付7天前订单,形成循环支付,这样一来,这70亿元就始终留在第三方交易平台的账户内,成为沉淀资金。而这笔钱的时间收益(最基础的一种收益如定存利息)究竟该归谁?

支付宝一年沉淀资金近300亿,预计利息10亿

截至目前,全国第三方支付平台沉淀资金总额究竟有多少并无数据。但可以从侧面做出推测。2014年6月,阿里巴巴在赴美上市前夕更新了招股说明书,招股书中首次披露了天猫和淘宝的运营数据,据其内容,天猫2013年成交额达4410亿元人民币,淘宝2013年成交额为1.1万亿元人民币,两者合计交易金额达到15410亿元。

淘宝和天猫的绝大多数交易都通过支付宝进行,从买家向支付宝付款、卖家发货、物流配送、买家收货确认到最后支付宝付款,以平均每单交易需要的周期为7天为计算,支付宝平台沉淀下的资金为295.53亿元,由于后续付款可以通过即时收到的资金进行支付,因此这295亿元实际上是始终沉淀在支付宝平台的。

根据央行发布的《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存管暂行办法》,支付机构接收的客户备付金必须全额缴存至支付机构在备付金银行开立的备付金专用存款账户。也就是说,支付平台收到的钱都要存进银行。而且《暂停办法》第十六条规定,支付机构在满足办理日常支付业务需要后,可以以单位定期存款、单位通知存款、协定存款或中国人民银行认可的其他形式存放客户备付金。

既然是存入银行,就必然有利息,如果以一年期定期存款利息来计算,支付宝沉淀的295.53亿元一年的利息收益高达9.75亿元。但这只是一个概数,因为众所周知,如此巨大的一笔资金,如果采用协定存款的方式存款利率有较大上浮空间,那么客户在支付宝的沉淀资金,一年的利息收益肯定会超过10亿元。

钱该归谁?央行没做明文规定

10亿元不是一个小数目,那么下一个问题就是这笔钱该归谁?归掏钱的买家?归第三方支付平台?还是归已经发货的卖家?

这似乎是一个比较纠结的问题,在2011年11月4日,也就是在那一年“双十一”前,中国人民银行发布了《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存管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在这份征求意见稿的第三十五条:支付机构可将计提风险准备金后的备付金银行账户利息余额划转至其自有资金账户(至于风险准备金,征求意见稿中要求支付机构计提的风险准备金不得低于其备付金银行账户利息所得的10%)。通俗地理解,这部分沉淀资金所产生的利息,要拿出至少十分之一当做风险准备金,而剩余的十分之九归支付平台。

但这并非最终结果。2013年6月7日,中国人民银行公告〔2013〕第6号文件正式发布并实施的《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存管办法》中,原本征求意见稿中关于利息归属的内容被删除了。《办法》中并没有对计提了风险准备金后的利息余额归属做出规定。

买家和卖家

有人说归卖家

有人说捐了得了

10亿元不是小数目,虽然分摊到每个网购者身上并不多,但这笔钱的归属还是引人瞩目。第三方支付平台将利息划归到了公司经营的资金内,其他人怎么看,记者在采访过程中发现,消费者和商家存在较大分歧。

一位网上资深卖家陶先生对记者说,他认为这笔钱的利息应该归卖家,因为消费者在向第三方支付平台付款时,实际上已经确认是要买这个商品,如果是线下交易,钱早就交到卖家手里了。而且,消费者向第三方平台付款后,卖家立刻就发货了,这时,钱就应该是卖家的,寄放在支付平台那里产生的利息,当然应该归卖家。

而另一位卖家刘先生则认为,应该确定一下金额大小,如果一个网店一年的营业额没多少,那就算了;但如果是那种卖高价商品的,比如日成交额好几万的网店,第三方支付平台至少应该给卖家一点活期利息。

一位网络买家王文女士认为这钱应该捐出去,因为说不清是谁的。“现在网购不是经常有那种形式吗,每买一样商品,商家向慈善基金捐一毛钱什么的。既然说不清是谁的,干脆捐出去算了,一年10个亿,正经不少呢。”

另一位网上买家张月女士则认为这钱应该归第三方支付平台:“有第三方平台,买东西安全一些,买家享受到了服务,第三方平台收点钱是应该的,不然人家企业喝西北风啊。”

网上买家陈恒先生认为,这钱可以归第三方支付平台,但第三方支付平台应该明确一件事—第三方支付平台提供的并非是免费服务(很多人曾认为是免费的),因为作为消费者,对待免费服务和收费服务的态度是不一样的,出现问题,维权的态度也是不一样的,这一点才至关重要。

业内人士

目前归支付平台

这笔钱去哪儿了?第三方支付平台官方均不愿正面回应,一位业内人士说:这笔钱当然是第三方支付平台自己留下了。

“这个事情不好说,因为怎么说都不好听。”该业内人士说,监管部门原本在征求意见稿里是明确归支付平台的,但可能是后来考虑到多方面因素,又删掉了,但又没另作规定,国内所有第三方平台基本上都按照征求意见稿的方式做了,钱划到了企业的自有账户里。

还有业内人士说,第三方支付平台的日常维护、人员开支等费用都非常大。“我们这个支付平台,每年光给客户发确认短信的费用就要花掉好几个亿,都不收客户的钱。”该业内人士说,这笔沉淀资金的利息被纳入哪一项收益他也不清楚,但应该是补充到公司的运营中了。但有一点可以明确,沉淀资金都是放在监管银行里的,除了定期划转的利息之外,支付机构不能随意支配这笔沉淀资金。

法律人士

不应归支付平台

买家有优先权

采访中,网上买家周晓蕾认为这笔钱应该归买家。

周晓蕾认为,第三方支付平台提供的就是交易过程中资金监管服务,而不是代收款、代付款,不能监管来监管去,把利息监管到第三方支付平台自己的腰包里。而在交易没有完成之前,钱就是买家的。

辽宁安行律师事务所律师曹晓潮也认为此类交易中出现的利息应该归买家,因为首先,这笔钱不应该归第三方支付平台,我国合同法对保管人有明确规定“保管期间届满或者寄存人提前领取保管物的,保管人应当将原物及其孽息归还寄存人”。

其次,这笔钱究竟应该归买家还是卖家,要看谁在交易中承担更大风险。

很显然,网络交易中,买方在支付货款后要承担对方违约风险,例如货不对板、质量问题、退换货的时间成本等等,而承担风险一方理应有资金收益的优先获得权。

华商晨报 华商响网主任记者 于涛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