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支付专题 > 马近朱:对开展NFC手机支付业务的思考

马近朱:对开展NFC手机支付业务的思考

2014年12月23日

摘   要:本文从NFC手机支付角度出发,就其发展态势、竞争优势和关键问题进行阐述,借鉴美欧等已开展该类业务的国家和地区的先进经验,分析中国东部三大都市圈的地域特点和应用场景,探讨开展NFC手机支付业务的思路和方法。

8014c68e2816e83e

NFC手机支付是名副其实的O2O应用,本身就是线上线下资金流的汇集点,盈利模式清晰。NFC手机支付在东部发达地区因拥有巨大潜力而成为移动支付发展的主流业务,也必将成为移动支付业务开展的突破口。产业链中的各参与方要以现有NFC业务为基础,以NFC手机支付为切入口,进行NFC移动支付业务的重点布局,再辅之以各种增值业务的开发和延展性创新应用,在东部发达地区做到张弛有度,攻守自如,在新城镇化进程中以崭新商业模式带动传统业务格局,获取新的利润增长点,为未来国内国际市场同步发展打下坚实的基础。

NFC(Near field communication)指近场无线通信,广泛应用于包括支付在内的各类信息交互。NFC在移动支付中的使用原理,是用户和商户面对面交互,通过非接触式受理终端,使用非接触式芯片,在本地或接入收单网络完成支付过程。

本文从NFC手机支付角度出发,就其发展态势、竞争优势和关键问题进行阐述,借鉴美欧等已开展该类业务的国家和地区的先进经验,分析中国东部三大都市圈的地域特点和应用场景,探讨开展NFC手机支付业务的思路和方法。

  NFC手机支付业务的发展态势

近年来,随着智能手机日渐普及,配备NFC功能的智能手机出货量大增。据研究公司HIS Technology表示,NFC手机出货量已经连续从4.16亿台攀升至12亿台。该公司还预测,从2013年到2018年底,出货量有望增长325%。经过多年的不懈努力与试错,NFC手机支付业务在国际市场已呈现出继往开来的局面,国内市场则是在争议中稳步前进。

2012年以来,继谷歌钱包(GoogleWallet)、星巴克移动支付应用(Starbucks mobile payment app)逐步获得市场认同后,2014年9月初麦当劳宣布将在美国全境推出基于NFC支付的手机订购套餐服务。目前,NFC手机支付产品还包括万事达卡的PayPass、Telefonica的O2 Wallet以及VISA的V.me等。最引人瞩目的莫过于2014年9月苹果公司推出的Apple Pay支持NFC支付,并携手包括美国银行、花旗银行、大通银行等众多美国顶级银行共同推广。NFC支付在欧洲的发展势头同样迅猛,仅2013年一年,万事达和万事顺在欧洲的NFC交易笔数已翻了3番,交易量增加4倍。为此,万事达在欧洲设置了为期6年的时间框架,要求所有商户务必在2020年将现有全部终端升级至NFC受理标准。根据Forrester Research的相关预测,到2016年,美国1/4的消费者会拥有至少一台具备NFC功能的手机。万事达的数据则指出到2018年,全球三部移动电话中就有两部具备NFC功能。一旦用户将NFC手机支付嵌入个人生活,创新的步伐必然加快。

中国目前是全球最大的智能手机市场。艾媒咨询(iiMedia Research)2014年8月发布的《2014上半年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监测报告》显示,2014年上半年,中国智能手机市场销量超过1.85亿台。美国市场调查机构Strategy Analytics认为,全球智能手机市场整体增长已趋于平稳,但亚太地区市场仍能保持82.6%的高增长率,其中中国市场的增长尤为瞩目。随着智能手机保有量和渗透率的加速上扬,NFC支付在中国发达城市已逐渐成为潮流和发展趋势。作为NFC标准(13.56MHz)发起者的中国银联,截至今年5月末已完成NFC “闪付”终端改造量320万台,占全国POS终端总量的30%。三大运营商也同时发力,力争2014年普及NFC手机。据最新的《中国移动定制终端产品白皮书》,中国移动2014年计划销售3000万台NFC终端、发展600万NFC客户;中国电信在2014年产业链大会上表示,NFC产品目标是新增600万手机钱包,实现4G终端销售3600万部;中国联通虽未明确具体的NFC发展目标,但正与多家银行合作推广NFC手机钱包。国内主流智能手机生产厂商大都支持NFC功能,但也不排除在该问题上出现左右摇摆的厂商,如小米。2013年4月出品的小米2A手机配置有NFC功能,小米为此还专门拍摄了介绍相关应用的视频《小米的一天》,由于使用NFC功能的用户较少,该功能没有出现在2014年7月出品的小米4中。

由此可见,NFC手机支付在经历多年预热和争议后已受到市场追捧,将在全球迎来新的发展契机。

  NFC业务的内在竞争优势和NFC手机支付中的关键问题

NFC业务的内在竞争优势。NFC业务依托互联网和智能手机的普及获得长足发展源于其自身所特有的竞争优势。

NFC业务具备便利性。NFC支付是技术成熟的近距离支付方案,反应时间快。手机属于随身携带物品,具备NFC支付功能的手机可让人们省去携带现金、银行卡、预付卡等的麻烦。目前,英国伦敦公共交通运输系统的支付,包括公交车、码头区轻轨、电车、铁路、地铁等,已全部完成向NFC银行卡迁移的过程,为NFC手机支付的市场进入提供了基础设施保障。类似创新同样出现在美国:移动支付公司PayByPhone在纽约、旧金山、迈阿密、伦敦、温哥华、渥太华和布鲁克林第18区等世界城镇化率最高(超过90%)的地区完成了NFC系统的布局,注册用户使用移动电话的NFC功能即可在停车计时器上完成停车费支付。

NFC业务具有较高的安全性。其信用加密等安全功能集成在硬件上,相比其他基于软件应用的互联网支付,更多一层屏障。另外,较之于现金支付,其电子支付的模式不涉及假币和找零风险。

NFC业务还具备广泛的可扩展性。该特征使NFC业务可与其他多项业务捆绑,帮助实现信息流、支付流、资金流和物流的4流合一。法国的Cityzi服务不仅让用户快速扫描自己的移动设备进入火车站,还方便其在随处可见的NFC标签上挥动移动设备获取地图、产品信息或其他服务。比利时的Walibi游乐园推出的Walibi Connect NFC系统可让游园者用移动设备扫描NFC腕带,来自动发送或更新喜欢的活动和景点到Facebook网页。苹果最新推出的Apple Pay更将NFC与安全原件(Secure Element)芯片结合,用于共同保障被受理银行卡的卡号不会被商户截取或通过支付过程进行传输。中国企业也不甘落后,贵州茅台2013年即宣布国酒茅台将率先启用新兴科技溯源体系,消费者可以通过具备NFC功能的手机终端查验带有RFID芯片标签的每一瓶茅台酒品名、规格、生产批次、生产日期、销售渠道等信息。茅台此举一旦推广,无疑会为消费者提供验明产品真伪的新渠道。

简言之,NFC业务不仅增加了支付手段,简化了支付流程,更推动了线上与线下业务、实体与虚拟业务的融合,对O2O等新型商业模式的推广,乃至产生全新的业态具有极深远的影响。

NFC手机支付业务开展中的关键问题。NFC手机支付业务开展的前提,在于手机的电子钱包化和受理终端的非接触式支付功能。受理终端越多,手机支付就越便捷,其普及性就越强,受众就越多;反过来,手机电子钱包功能越强大,应用设计越合理,使用过程越安全,其普及性也就越强,注册用户就越多。这是典型的双边市场(two-sided market)平台经济问题。双边市场平台特有的间接网络外部性(indirect network externalities),即用户对某一产品的价值随着其他用户数量的增加而增加,决定了双边市场的真正触发(tipping)取决于平台的成熟性及其对平台双方参与者的培育。平台经济通常具有聚集效应(convergence),新兴平台往往因为聚集了更多高科技功能和应用,而能够迅速替代和覆盖旧有平台。NFC手机支付的受理市场建设符合双边市场平台的经济规律。

首先,NFC手机支付技术有标准。2012年12月,人民银行正式发布中国金融移动支付系列技术标准,涵盖了应用基础、安全保障、设备、支付应用、联网通用五大类35项标准。此次发布的中国金融移动支付系列技术标准金融行业标准以中国银联主导的国际主流技术标准13.56MHz作为NFC支付非接触通信技术的基础。该举措初步稳定了市场,使得NFC支付格局逐步成形,商圈共享成为新趋势。2013年2月,中国银联与中国移动完成TSM平台对接,并联合全国近40家主流商业银行共同实现NFC-SIM产品的空中发卡,达成金融和通信两大行业在移动支付技术方面的兼容。2013年8月,中国银联与中国银行、中国移动依托TSM移动支付平台推出的中国银行NFC手机支付产品正式投入商用。

与13.56MHz 标准并行的NFC支付标准是中国移动主导的基于2.45GHz的手机支付技术,属于我国企业的自主创新,具备自有知识产权。自2004年启动研发到2008年推出首批2.45GHz手机支付产品,三大运营商已依据该标准开展了一定程度的实际应用。鉴于手机支付技术涉及国家核心利益和金融安全,工信部于2014年8月起就《基于13.56MHz和2.45GHz双频技术的非接触式销售点(POS)射频接口技术要求》征求意见,力主中国境内所有受理NFC支付的POS机具同时支持上述两种射频技术。该要求是工信部互联互通标准基于13.56MHz和2.45GHz双频技术的首个立项标准,意味着中国NFC手机支付业务标准之争就此结束,两大标准融合于同一平台的新时代正式来临,NFC手机支付双边市场平台全面触发的基础已奠定。

其次,NFC手机支付需要遵循相关业务管理规范,并要求POS终端具备相应的非接触式受理功能。目前,各大主流终端厂商皆推出了可受理基于13.56MHz标准NFC手机支付的机具,对现有无非接功能的机具进行改造也无技术障碍。中国银联出台的《移动支付(智能卡模式)业务指南(试行)》是对13.56MHz标准移动支付收单规则的操作规范,有利于现阶段以商户POS机具改造为出发点,建设基于13.56MHz标准的NFC受理平台。2.45GHz标准属于自主产权技术,相关300余项专利全部由国内公司掌握,因此在机具制造和技术升级方面始终处于主动。工信部《基于13.56MHz和2.45GHz双频技术的非接触式销售点(POS)射频接口技术要求》在征求意见后将出台基于双频技术的POS射频接口技术要求,涵盖同一平台两大标准的移动支付业务管理规范也将随之更新。这意味着位于双边市场一方的B端(商户)将具备触发NFC业务双边市场平台的条件。

再次,在受理环境技术改造无太大障碍的情况下,关键是如何将位于双边市场另一方的C端(消费者)的行为由卡基支付导向NFC手机支付,最终达到双边市场平台的全面触发。NFC手机支付具有使用便捷的优势,但消费者已习惯于卡基支付。2012年10月出版的《世界支付报告》显示:2009-2013年,世界支付领域格局渐变,随着支票支付的没落,电子化支付和移动支付分别以每年20%和53%的速度增长,而卡基支付依然占非现金支付总量的56%,每3笔支付中超过1笔为贷记卡交易。中国的支付业起步稍晚,但自2002年中国银联成立至今,卡基支付受理环境发生巨变,银行卡产业获得爆发式成长。中国银联的统计数据显示:截止到2013年末,全国累计发行银行卡42.1亿张。

C端行为模式能否改变取决于NFC移动支付产业链中所有参与方之间竞合关系(coopetition)的发展。发卡机构、支付机构、卡组织、转接清算机构、移动运营商、手机制造商等相关各方通过竞合,在位于双边市场一方的B端处共同向位于双边市场另一方的C端兑现如下承诺:第一,使用便捷最大化,即透过支付前、支付中、支付后的一连串购买行为,有效整合增值业务,为C端再造价值,攻克其在行为改变方面的心理障碍;第二,C端语境关联最优化,即掌握C端愿意通过牺牲个人交易数据,以获取专属商业服务内容的心理语境,运用大数据分析其行为模式,引导B端行为,同时向B端和C端提供强有力的支持;第三,C端体验极致化,即善用平台经济的聚集效应,开发基于手机的多种NFC应用,从内容到形式令C端深感手机集成了个人生活的方方面面,从而自愿从卡基支付向NFC手机支付转化。小米手机对NFC功能的浅尝辄止,充分说明了C端对触发NFC支付平台的重要作用。

  NFC手机支付的发展方向及布局

NFC手机支付是未来移动支付的大方向,产业链中各参与方在该领域的发展方向应是:大规模改造划定区域的受理环境,以现有NFC业务带动NFC手机支付,力求通过竞合,在该领域中形成各自的竞争新优势。

受理市场环境开发的区域划定。由于受理市场环境的开发需要投入时间和资金成本,因此选点布局更显重要。根据目前NFC支付的发展态势和NFC受理场景,该业务多存在于经济发达的地区,尤其是大型都市圈以及人口高度密集区。配合政府主导的新城镇化进程,笔者认为东部三大都市圈(珠三角、长三角、环渤海)是NFC手机支付业务布局的首选区域。统计数据表明,截至2012年末,全国城镇化率已达52.57%,高于该数字的城镇均分布于上述三大都市圈,如北京(85.0%)、天津(78.0%)、上海(88.6%)、广东(63.4%)、浙江(57.9%)、江苏(55.6%)等。随着新城镇化的逐渐深入和内地城镇化率的提高,未来可考虑将NFC手机支付业务逐步从东向西、自沿海往沿江有序推进。

三大都市圈的地域发展分析与NFC手机支付场景开发重点。三大都市圈虽然在城镇化方面已达到相当高度,但其各有战略定位和发展态势,因此在NFC手机支付受理环境改造和应用场景开发方面也需因地制宜。

  第一,珠三角和长三角的地域发展特色与NFC场景开发重点

珠三角和长三角是当今中国大陆最发达、最先进的两大区域。珠三角成形最早,实现了富饶地区的快速城镇化,形成了“外向导入式”为主的发展模式,并呈现出以农村城镇化为主导的“爆发式”城市化。长三角紧随其后,形成了综合性产业基地,城镇化呈现结构性大发展态势,城市与城镇工业化水平较高。过去30年的高速城镇化使两地在消费模式、消费能力、消费习惯等方面形成了较大共性,同时亦凸显出国际化程度高,容易接受新思想、新事物的特征。鉴于此,笔者建议未来两年在上述区域重点开发并扩大以下场景的NFC业务。

政府公共事业方面的应用。政府公共事业部门向来是支付业双边市场中位于C端的“关键买方”(marquee buyer),对B端具有特别意义。NFC手机支付在用于提高公共服务质量和效率方面大有作为。建议抓住全能政府向服务型政府转变的契机,在与市民生活息息相关的政府公共事业部门加大NFC应用推广,使市民能使用手机支付公共交通运输费用、各项公用事业费用,办理医保、社保等手续。

人车流量大的地区,如旅游景点、超市、车站、码头、机场、停车场、公路收费站、游乐园、商业美食街、大型购物中心等。这些地方与市民生活密切相关,易发生长时间排队等待及拥堵现象,具有快捷、便利特点的NFC手机支付在这一领域发展前景广阔。

企业集中度高的地区,包括各类开发区、工业园区、保税区、自由贸易区等。这些地区相对独立,往来人群稳定,各类行业、服务和消费场所集中度高。要充分利用NFC业务扩展性强的特点,在园区或企业内部将NFC的应用扩展到门禁系统、考勤、餐厅支付、物流等。

大学社区。学生的衣食住行都集中在校区内部,日常生活学习所经之处包括停车场、健身中心、图书馆、宿舍、食堂、洗衣房、教学楼等。大学生的年龄分布一般在18-25岁。这批社会新生力量对新型支付方式更易于接受,并将在未来成为该支付方式的忠实用户。

珠三角和长三角的发展态势固然表现出极强的共性,但各自的属地特性亦不容忽视。比如,珠三角地区呈现出多中心、高强度、聚集式的城市群发展形态,尤其在城市与乡村的连接地区出现了一种既非城市又非农村的特殊空间结构。从经济增长对民生改善的程度看,珠三角都市圈城乡民众生活的富足程度居三大都市圈之首,内部经济发展的差异度位列三大都市圈之末,经济发育的均衡度为三大都市圈最佳。因此,除了上述四大应用场景外,珠三角的NFC业务覆盖需特别关注市民生活聚集区的周边地带,尤其要重视位于既非城市又非农村区域的小型百货店、7-11便利店等适合小额、便捷、快速交易及公用事业费支付的场所。而长三角因城市综合实力全国领先、大物流条件优越、教育科技实力雄厚、高层次人才密集,并有望在2018年左右赶上东京都市圈,在经济总量上成为世界第一大都市圈,所以在上述列举的四大应用场景中,企业集中度高的地区和大学社区应成为NFC业务覆盖的重中之重。

第二,环渤海的地域发展特色与NFC场景改造重点

环渤海位于中国东部沿海的北部地区,其地域发展呈现出另一种态势:形成了中国重要的工业密集区和大型城市群;区域规划发展起步较晚,区域经济发展相对于珠三角和长三角明显落后。然而,环渤海地区坐拥中国政治、文化、军事中心北京和直辖市天津,两者的城镇化率分别高达85.0%和78.0%,是开展NFC手机支付的绝对重点地区,其应用场景的创建类似于珠三角和长三角。北京是中央政府所在地,NFC手机支付在“关键买方”政府公共事业部门的应用场景开发工作急需深耕广种,力争达到以中央带动地方的效果。北京又密布着超大型央企国企的总部,每每在其中某一总部推广了NFC手机支付应用,便能在其所属千百个企业和上下游产业链得到迅速普及,收获事半功倍的效益。

国家近期有关京津冀一体化的决策为该地区跨越式发展释放了重大政策红利。随着首都城市战略新定位的逐步落实,大量产业和人口将迁出北京,进入天津市和河北省,京津冀三地一体化成为必然。三地在交通、生态、产业等平台实现互联互通不仅惠及自身,并将辐射至整个环渤海地区。因此,在该区域进行NFC手机支付的布局时,不仅要重视北京和天津,还要关注快速发展中的河北省。以下应用场景和平台值得开发和对接:

海关口岸。在京津冀一体化中,三地企业可自主选择报关报检、纳税和货物验放地点,以构建便利、高效、统一的商品通关业务模式。该区域适合进行NFC手机支付的开发应用。

围绕大型批发市场形成的商圈。北京知名批发市场,如大红门、动物园等批发市场,有望逐步向河北省迁移。在承接该类产业时,河北省已在产业集中度、交通便利和商业配套上进行了探讨,将以各大批发市场的入驻为契机,积极打造商圈。商圈内的各类便民、饮食、娱乐等适合小额、便捷、快速支付的场景均可开发NFC手机应用。

各类新兴产业园区和基地,如曹妃甸产业园、新机场临空经济区、中关村在河北的成果转化基地、北京汽车产业基地等功能区。上述地区相对独立,往来人群稳定,各类小额、快捷、便利NFC手机支付的应用场景多、扩展性强,可实现门禁、考勤、物流等无缝对接,助力“智慧园区”或“智慧基地”建设。

“京津冀旅游一卡通”智旅平台。该一卡通是以中国建行龙卡为载体,为持卡人在京津冀区域提供服务优惠的银企联名卡。截至目前,持卡人已达40万,涵盖景区150余家、生活类企业近千家、国内外旅游线路500条。在推广开发NFC手机支付应用场景时可直接同该平台对接,实现合作共赢。

加强受理市场建设,造就新竞争力优势。无论NFC以何种方式实现,也无论兼容两大技术标准的POS平台射频接口技术要求何时出台,位于双边市场两方的B端和C端始终是决定胜败的关键,谁拥有这两个群体,谁就占据规模优势,换言之,线下市场是关键战场。NFC业务各参与方大都拥有海量B端和C端资源,未来应在以下方面发力,力争获取竞争优势。

在三大都市圈范围内改善NFC业务受理环境,并对上述各重点场景,尤其是尚未开发卡基业务的场景加大开发力度。特别要配合京津冀一体化和长江经济带建设等国家战略,在相关区域铺开重点开发场景。

在产业政策框架内,以市场经济规律为导向,在新业务开展初期给予新平台上的B端和C端以明显低价甚至以倒贴(negative prices)方式,提高双方的参与度,从而打开局面。双边市场的多重归属(multi-homing)特性,即位于双边市场的一方或几方因归属不同平台而具有可选的替代品,会影响平台的整体定价体系,NFC手机支付业务亦不例外。前文述及伦敦交通运输系统支付目前正从现金向NFC银行卡过渡,采用的即是向C端提供优惠的方法。对商户降低手续费率则是向B端让利的最直接手段。随着平台成熟度的提升,聚集效应逐渐发挥效力,NFC手机支付的市场份额发生跨越式提升后,产业链中的竞合各方再重新设计和维持最优的价格结构,以保持双边市场的平台顺时性和均衡性。

使用大数据技术手段,为B端(尤其是B端大商户)提供C端(尤其是C端“关键买方”)的行为模式分析,提升B端营销与C端消费的匹配度,继而为B端创新支付场景,研发各式增值业务,切实提升NFC手机支付的客户体验。例如,松下公司研究发现超过70%的乘客在飞行期间会随身携带智能手机,到2016年55%的智能手机将加载NFC功能。因此,松下通过在其“飞行旅途娱乐(In-Flight Entertainment)系统”中引入兼容EMV的NFC技术,从而获得2015年夏季进入各大航线空中支付市场的机会。该创新业务既能用于旅客飞行中购买商品、定制私人服务、激活免费Wifi,也方便机组乘务人员空中考勤,甚至准许航空公司在飞行中向乘客推送信息。松下未来还将整合航空业内其他NFC应用场景,如行李处理、登机手续办理、机场物流等,力争实现“无缝旅行”的理念。松下在航空业领域的场景开发对NFC业务参与方有借鉴意义:公海上行驶的邮轮与空中航线相似,由于聚集了丰富的应用场景,如餐饮、娱乐、购物、休闲、门禁、中途上下客时的身份验证、货物流转、工作人员考勤等,理应可以成为下一个推广NFC手机支付及其他扩展性应用的新领域。

随着信息技术与金融业相互渗透的步伐加快,NFC业务各相关方务必充分发挥自身优势、整合资源,不断开发移动支付业务,吸引用户为各类应用支付费用,在造福商户的同时,形成自身在移动支付整体产业链中的竞争优势。比如,为配合伦敦公交运输系统支付向NFC银行卡过渡,巴克莱银行卡中心特邀伦敦市民注册1万个免费bPay非接腕带,帮助通勤族“以挥代刷”,避免卡卡相撞。此举必然对巴克莱银行推广旗下其他移动支付业务提供了很好的营销机会,对其进行业务捆绑式销售大有裨益。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